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正文 22.滑稽列传

书名:史记  作者:司马迁  本章字数:15316 字  创建时间:2021-02-02 16:34

【原文】

孔子曰:“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太史公曰:天道恢恢,岂不大哉!

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

【译文】

孔子说:“六经对于治理国家来说,作用是一样的。《礼》可以规范人的行为,《乐》可以使人团结、和谐融洽,《书》可以使人记述往事,引以为鉴,《诗》可以表达情感,《易》可用奇妙方法发现事物的变化,《春秋》可以使人通晓大义知道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太史公说:“世上的道理及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多,难道不伟大么!言谈如果稍稍切中事理,就能解决不少问题。”

【原文】

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长不满七尺,滑稽多辩,数使诸侯,未尝屈辱。齐威王之时,喜隐,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沉湎不治,委政卿大夫。百官荒乱,诸侯并侵,国且危亡,在于旦暮,左右莫敢谏。淳于髡说之以隐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鸣,王知此鸟何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于是乃朝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诛一人,奋兵而出。诸侯振惊,皆还齐侵地。威行三十六年。语在《田完世家》中。

【译文】

淳于髡是齐国的一个上门女婿,身高不到七尺。他说话对答如流,应变能力强,擅长辩论。他多次出使各诸侯国,没有受过屈辱。齐威王在位的时候,喜好讲隐语,又喜欢彻夜饮酒过度,沉湎在酒里,不理政事。把国家大事委托给卿大夫处理。朝中百官荒淫无度,政治腐败。诸侯各国都来侵略。国家危在旦夕。齐王身边大臣都不敢进谏。淳于髡用隐语劝他说:“都城中有一只大鸟,停歇在您的庭院中。这只鸟三年来既不飞,也不叫。请问国王您知道这鸟是怎么回事吗?”齐威齐说:“这只鸟不飞则已,一飞就会冲上云霄;不叫则已,一叫就会使人大吃一惊。”于是马上召见七十二个县长,奖赏一个,杀了一个,又整顿军队发兵御敌,各诸侯国十分震惊,都把他们侵占齐国的土地还给齐国。强大的齐国威行三十六年,这些话都记载在《田完世家》里。

【原文】

威王八年,楚大发兵加齐。齐王使淳于髡之赵请救兵,赍金百斤,车马十驷。淳于髡仰天大笑,冠缨索绝。王曰:“先生少之乎?”髡曰:“何敢!”王曰:“笑,岂有说乎?”髡曰:“今者臣从东方来,见道傍有禳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瓯窭满篝,污邪满车,五谷蕃熟,穰穰满家。’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故笑之。”于是齐威王乃益赍黄金千镒,白璧十双,车马百驷。髡辞而行,至赵,赵王与之精兵十万,革车千乘。楚闻之,夜引兵而去。

【译文】

齐威王八年,楚国大举进军攻打齐国。齐威王派淳于髡去赵国搬救兵。让他携带百斤黄金,十辆马车作礼物。淳于髡仰天大笑,把帽带子都笑断了。齐威王说:“先生嫌带的少吗?”淳于髡说:“怎么敢呢。”齐威王说:“既不嫌少,那你为什么笑呢?”淳于髡说:“今天我从东边来,看到在路旁有向土地神祈祷的农夫,供上一只猪蹄、一杯酒,祈祷说:‘高处狭小的田地收获满筐,低洼平坦的田里收获满车;五谷丰登,米粮满仓。’我看见他供奉祭品那么少,而要祈求的东西又那么多,所以笑他。”于是齐威王把礼物增为黄金一千镒、白璧十对、马车百辆。淳于髡就告别齐威王来到赵国。赵王拨给他精兵十万,裹有皮革的战车一千辆。楚国闻讯,连夜撤兵。

【原文】

威王大说,置酒后宫,召髡赐之酒,问曰:“先生能饮几何而醉?”对曰:“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曰:“先生饮一斗而醉,恶能饮一石哉!其说可得闻乎?”髡曰:“赐酒大王之前,执法在傍,御史在后,髡恐惧俯伏而饮,不过一斗径醉矣。若亲有严客,髡鞠,侍酒于前,时赐余沥,奉觞上寿,数起,饮不过二斗径醉矣。若朋友交游,久不相见,卒然相睹,欢然道故,私情相语,饮可五六斗径醉矣。若乃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堕珥,后有遗簪,髡窃乐此,饮可八斗而醉二参。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藉,堂上独灭,主人留髡而送客,罗襦襟解,微闻芗泽,当此之时,髡心最欢,能饮一石。故曰酒极则乱,乐极则悲,万事尽然。言不可极,极之而衰。”以讽谏焉。齐王曰:“善。”乃罢长夜之饮,以髡为诸侯主客。宗室置酒,髡尝在侧。

其后百余年,楚有优孟。

【译文】

齐威王十分高兴,在后宫设酒宴,招待淳于髡,赐他饮酒。问他说:“先生喝多少酒才醉呢?”淳于髡回答说:“我喝一斗也醉,喝一石也醉。”齐威王说:“先生喝一斗酒就醉了,怎么能喝一石呢?能把其中的道理说给我听听吗?”淳于髡说:“大王当面赏酒给我喝,执法官站在旁边,御史站在后面,我心惊胆颤,低头伏地喝酒,喝不过一斗就醉了。假如父亲有贵客,我卷起衣袖,弯腰跪着,捧着酒杯,在席为大家服务,客人不时地把喝剩的酒赏给我喝,我也端着酒杯不时敬酒,几次下来,喝不到二斗就醉了。倘若是老朋友久未蒙面,突然相遇,高高兴兴地回忆往事,彼此说点体己话,大概喝上五六斗就醉了。如果是乡里聚会,男女杂坐,不紧不慢,轮流互相敬酒,又玩六博、赛投壶,呼朋唤友,握手言欢,不受处罚,眉目传情无禁忌,面前有坠下的耳环,后面有掉落的簪子,我发自内心地高兴,大概喝上八斗酒也只二三分醉意。太阳落山了,酒也喝完了,将酒杯剩下的酒合在一起,男女促膝而坐,脚挨着脚,杯盘零乱不堪,堂上的灯烛也灭了,主人留下我而送走别的客人。女人的绫罗衣襟已经解开,隐约能闻到阵阵香气,在这个时候我最快乐,能喝下一石酒。所以说:酒喝得太多会出乱,乐极生悲,一切事情都是如此。这也就是说什么事都不能过分,过分了就要衰败。”淳于髡用这些话来规劝齐威王。齐威王说:“你说得很好!”于是不再通宵夜饮,任命淳于髡负责接待各诸侯国的使者。齐王王室举行酒宴,淳于髡常常作陪。

淳于髡以后一百多年,楚国出了个优孟。

【原文】

优孟,故楚之乐人也。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楚庄王之时,有所爱马,衣以文绣,置之华屋之下,席以露床,啖以枣脯。马病肥死,使群臣丧之,欲以棺椁大夫礼葬之。左右争之,以为不可。王下令曰:“有敢以马谏者,罪至死。”优孟闻之,入殿门,仰天大哭。王惊而问其故。优孟曰:“马者王之所爱也,以楚国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礼葬之,薄,请以人君礼葬之。”王曰:“何如?”对曰:“臣请以雕玉为棺,文梓为椁,枫豫章为题凑,发甲卒为穿圹,老弱负土,齐、赵陪位于前,韩、魏翼卫其后,庙食太牢,奉以万户之邑。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王曰:“寡人之过一至此乎!为之何?”优孟曰:“请为大王六畜葬之,以垅灶为椁,铜历为棺,赍以姜枣,荐以木兰,祭以粳稻,衣以火光,葬之于人腹肠。”于是王乃使以马属太官,无令天下久闻也。

【译文】

优孟原来是楚国的乐官,身高八尺,能言善辩,常在谈笑间规劝楚王。楚庄王当政时,非常喜欢一匹马,楚庄王给它穿锦绣的衣服,把它养在华丽的房屋里面,睡在设帷帐的床上,拿枣脯来喂他。后来马因为长得太肥,死了。楚庄王让群臣为它办丧事,要用棺椁收敛尸体,按照安葬大夫的礼仪标准安葬它。左右群臣对此议论纷纷,认为不应该这样做,庄王下令说:“谁敢反对这事,就判谁死罪!”优孟听说了这事,走进殿门,仰天大哭。庄王见此情形大吃一惊,问他为什么哭,优孟说:“这匹马是您的心爱之物。凭楚国的实力,还有什么事情办不到的呢?国王却只按大夫的礼仪埋葬它,礼仪太轻了。请国王按安葬国王的礼仪来埋葬它。”庄王说:“那该怎么葬。”优孟回答说:“我请求国王用雕刻花纹的美玉做棺材,用漂亮的梓木做棺椁,用、枫、豫、樟等上等木料做护棺,派士兵挖墓穴,让年老体弱的人背土垒坟。齐国、赵国派人陪侍在前面,韩国、魏国的代表在后面护卫。设立庙堂,用最高规格的祭品来祭祀,封给万户大县作为它的供奉。诸侯各国听到这件事,就都知道大王轻视人而重视马了!”庄王说:“我竟然错到这种地步吗?该怎么办呢?”优孟说:“请让我替大王把它当作一般的牲畜一样来安葬,挖个土灶作外椁,用铜铸的大锅作棺材,再用姜枣调味,铺上木兰树皮,用稻米作祭品,用大火做衣裳,把他葬在人们的肚子里。”于是楚庄王就派人把死马交给主管宫中膳食的官,不让天下人传闻他贵马贱人的事。

【原文】

楚相孙叔敖知其贤人也,善待之。病且死,属其子曰:“我死,汝必贫困。若往见优孟,言‘我孙叔敖之子也’。”居数年,其子穷困负薪,逢优孟,与言曰:“我,孙叔敖子也。父且死时,属我贫困往见优孟。”优孟曰:“若无远有所之。”即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余,像孙叔敖,楚王及左右不能别也。庄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孙叔敖复生也,欲以为相。优孟曰:“请归与妇计之,三日而为相。”庄王许之。三日后,优孟复来。王曰:“妇言谓何?”孟曰:“妇言慎无为,楚相不足为也。如孙叔敖之为楚相,尽忠为廉以治楚,楚王得以霸。今死,其子无立锥之地,贫困负薪以自饮食。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因歌曰:“山居耕田苦,难以得食。起而为吏,身贪鄙者余财,不顾耻辱。身死家室富,又恐受赇枉法,为奸触大罪,身死而家灭。贪吏安可为也!念为廉吏,奉法守职,竟死不敢为非。廉吏安可为也!楚相孙叔敖持廉至死,方今妻子穷困,负薪而食,不足为也!”于是庄王谢优孟,乃召孙叔敖子,封之寝丘四百户,以奉其祀。后十世不绝。此知可以言时矣。

其后二百余年,秦有优旃。

【译文】

楚国宰相孙叔敖知道优孟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对他很好。后来孙叔敖病危,嘱咐他的儿子说:“我死了以后,你一定会穷困潦倒。到那时,你就去拜见优孟,你对优孟说,‘我是孙叔敖的儿子。’”过了几年,他儿子生活果然很贫困,背着柴在路上遇到优孟,就对优孟说:“我是孙叔敖的儿子。父亲临死时,嘱咐我贫困时去拜见您。”优孟说:“你不要到远处去。”自己马上做了和孙叔敖一样的衣服帽子穿戴着,模仿孙叔敖的言谈举止。一年多过去了,优孟模仿得很像孙叔敖了。楚庄王和左右大臣根本认不出他是优孟。有一天楚庄王设宴,优孟上前敬酒。庄王大为惊讶,以为孙叔敖复活了,想用他做楚国宰相。优孟说:“请允许我回去和妻子商量一下,三天后再给您答复。”庄王答应了他的请求。三天以后,优孟又来见庄王。庄王问他说:“您妻子怎么说?”优孟说:“妻子说千万不要答应,做楚国宰相不值得。像孙叔敖那样,做宰相的时候,尽忠尽职,为政廉洁来治理楚国,楚王才得以称霸。如今他死,他的儿子没有立锥之地,穷得靠打柴来维持生活。如果像孙叔敖那样做楚国宰相,倒不如自杀!”接着唱道:“住在山野耕田很苦却得不到足够的食物。拼命做官,本身贪污卑鄙的,积赚钱财,而不顾耻辱。想在自己死后家庭富足,又怕贪赃枉法,犯下大罪,自身被处死而家室也被灭绝。由此看来,怎么能做贪官呢?想到要做个清官,奉公守法忠于职守,到死都不敢做非法的事,可是又怎能做清官呢!楚国宰相孙叔敖,一生廉洁,一直到死,现在妻子儿子却以打柴为生。做清官不值得啊!”楚庄王听优孟这样一说,于是向优孟表示歉意,就召见孙叔敖的儿子,将寝丘四百户的地方封给他,用来供奉孙叔敖的祭祀,此后传到十代没有断绝。像优孟这样,算是懂得把握讲话的时机了!

在优孟以后二百多年,秦国有个优旃。

【原文】

优旃者,秦倡侏儒也。善为笑言,然合于大道。秦始皇时,置酒而天雨,陛者皆沾寒。优旃见而哀之,谓之曰:“汝欲休乎?”陛者皆曰:“幸甚。”优旃曰:“我即呼汝,汝疾应曰诺。”居有顷,殿上上寿呼万岁。优旃临槛大呼曰:“陛郎!”郎曰:“诺。”优旃曰:“汝虽长,何益,(幸)雨[中]立。我虽短也,幸休居。”于是始皇使陛者得半相代。

【译文】

优旃是秦国的戏子,又是个侏儒。擅长讲笑话,但他讲的笑话合乎大道理。秦始皇的时候,有一次,宫中大摆酒宴,正赶上下雨。在殿阶下拿着盾牌站岗的卫兵,衣服都被淋湿了,冻得直哆嗦。优旃见了很同情他们,于是对他们说:“你们想休息吗?”卫兵都说:“非常希望休息。”优旃说:“等会儿,我一喊你们,你们马上大声喊‘喏’!”过了一会儿,宫殿上向秦始皇敬酒。高呼万岁。优旃走到栏杆旁大声呼喊,“卫兵们!”卫兵高声回答:“喏!”优旃说:“你们虽然身材高大,可有什么用呢,只能在雨中站岗!我虽然长得矮小,倒有幸能够在屋里休息!”于是秦始皇让卫兵分成两班,让他们轮流休息。

【原文】

始皇尝议欲大苑囿,东至函谷关,西至雍、陈仓。优旃曰:“善。多纵禽兽于其中,寇从东方来,令麋鹿触之足矣。”始皇以故辍止。

二世立,又欲漆其城。优旃曰:“善。主上虽无言,臣固将请之。漆城虽于百姓愁费,然佳哉!漆城荡荡,寇来不能上。即欲就之,易为漆耳,顾难为荫室。”于是二世笑之,以其故止。居于何,二世杀死,优旃归汉,数年而卒。

【译文】

秦始皇曾经召集群臣商议,想要扩建皇家猎场。东到函谷关,西到雍县、陈仓。优旃说:“太好了!多放些禽兽在里面。如果东边有敌人入侵,让麋鹿用角去撞他们就可以了!”秦始皇因此就停止了扩大园林的计划。

秦二世即位,又想要油漆他的咸阳城的城墙。优旃说:“很好!皇上即使自己不说出来,我也会请求皇上这么做。漆城虽然劳民伤财,可是很美啊!把城漆得光亮平滑,盗寇来了也爬不上去。给城墙上漆其实一点不难,困难的是要荫干城墙上的油漆得建一座大房子把整个城墙遮起来。”于是秦二世笑了起来,因此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过多久,秦二世被杀,优旃归顺了汉朝。几年以后就死了。

【原文】

太史公曰:淳于髡仰天大笑,齐威王横行。优孟摇头而歌,负薪者以封。优旃临槛疾呼,陛得以半更。岂不亦伟哉!

【译文】

太史公说:淳于髡仰天大笑,齐威王就称霸天下;优孟摇头歌唱,卖柴为生的人得到封赏;优旃凭栏大喊一声,阶下的卫士可得轮换,这些难道不都是很伟大而值得称颂的事吗!

【原文】

褚先生曰:臣幸得以经术为郎,而好读外家传语。窃不逊让,复作故事滑稽之语六章,编之于左。可以览观扬意,以示后世好事者读之,以游心骇耳,以附益上方太史公之三章。

【译文】

褚少孙先生说:我很荣幸因为通晓儒术而做了郎官,而且喜欢读《六经》以外的史传杂说。自不量力,又写了六篇滑稽故事,将它们的编在后面。可供阅览,扩充见闻,把它留给多事而又不嫌麻烦的人看,可以愉悦心志,刺激耳目。把它附在上面太史公所写的三则滑稽故事后面。

【原文】

武帝时有所幸倡郭舍人者,发言陈辞虽不合大道,然令人主和说。武帝少时,东武侯母常养帝,帝壮时,号之曰“大乳母”。率一月再朝。朝奏入,有诏使幸臣马游卿以帛五十匹赐乳母。又奉饮飧养乳母。乳母上书曰:“某所有公田,愿得假倩之。”帝曰:“乳母欲得之乎?”以赐乳母。乳母所言,未尝不听。有诏得令乳母乘车行驰道中。当此之时,公卿大臣皆敬重乳母。乳母家子孙奴从者横暴长安中,当道掣顿人车马,夺人衣服。闻于中,不忍致之法。有司请徙乳母家室,处之于边。奏可。乳母当入至前,面见辞。乳母先见郭舍人,为下泣。舍人曰:“即入见辞去,疾步数还顾。”乳母如其言,谢去,疾步数还顾。郭舍人疾言骂之曰:“咄!老女子!何不疾行,陛下已壮矣,宁尚须汝乳而活邪?尚何还顾!”于是人主怜焉悲之,乃下诏止无徙乳母,罚谪谮之者。

【译文】

汉武帝非常宠爱一个叫郭舍人的戏子。郭舍人所说的话虽然不合大道理,却能使皇上听了心情愉快。汉武帝年幼的时候,东武侯的母亲曾经乳养过他。武帝长大以后就叫她“大乳母”。大乳母几乎每个月都要进宫看皇上两回。每次大乳母入朝的通报一送进去,武帝下诏让他宠爱的侍臣马游卿赏赐给大乳母五十匹帛,并准备酒菜招待乳母。一次大乳母上书说:“某地方有一块公田,希望能把它借给我。”武帝说:“乳母您想要吗?”便将那块公田赏赐给乳母。武帝对大乳母言听计从。还下诏让乳母乘坐的车子要在御道上行走。这时,公卿大臣,都敬重乳母。乳母家的子孙、奴仆、侍从等仗势在长安城中横行霸道,在大街上拦截别人的车马,抢夺人家的衣服,这些事传到了宫中,武帝不忍心依法治乳母的罪。主管官员报请武帝把乳母一家发配到边疆去,武帝同意。按规矩乳母应当入朝进见武帝,当面辞行。她事先去见郭舍人,并为此伤心流泪。郭舍人说:“你入朝见了皇上,马上向皇上辞行,辞行后赶快离开,并且要多次回头看皇上。”乳母按照郭舍人的话去做,向武帝当面辞行后,赶快离开,并且多次回头望着皇上,郭舍人大声骂乳母说:“呸,老太婆,为什么还不快走!皇上已经长大了,难道说还要靠吃你的奶来活命吗!还回头看什么!”这时皇上可怜大乳母,非常伤心,就下诏令不得迁徙乳母,反而对谗害乳母的人进行处罚。

【原文】

武帝时,齐人有东方生名朔,以好古传书,爱经术,多所博观外家之语。朔初入长安,至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公车令两人共持举其书,仅然能胜之。人主从上方读之,止,辄乙其处,读之二月乃尽。诏拜以为郎,常在侧侍中。数召至前谈语,人主未尝不说也。时诏赐之食于前。饭已,尽怀其余肉持去,衣尽污。数赐缣帛,檐揭而去。徒用所赐钱帛,取少妇于长安中好女。率取妇一岁所者即弃去,更取妇。所赐钱财尽索之于女子。人主左右诸郎半呼之“狂人”。人主闻之,曰:“令朔在事无为是行者,若等安能及之哉!”朔任其子为郎,又为侍谒者,常持节出使。朔行殿中,郎谓之曰:“人皆以先生为狂。”朔曰:“如朔等,所谓避世于朝廷间者也。古之人,乃避世于深山中。”时坐席中,酒酣,据地歌曰:“陆沉于俗,避世金马门。宫殿中可以避世全身,何必深山之中,蒿庐之下。”金马门者,宦[者]署门也,门傍有铜马,故谓之曰“金马门”。

【译文】

汉武帝的时候,齐国有个人叫东方朔,喜欢看古代流传下来的史传书籍,喜爱儒学,博览诸子百家的著作。东方朔刚到长安的时候,到公车府上书,一共用了三千片木简。公车派两个人去搬才搬动,皇上到官署阅读。告一段落后,就在所读过的地方做上一个记号,读了两个月才全部读完。皇上下令任命东方朔做郎官,东方朔经常在皇上身边听候差遣,皇上屡次叫他到跟前谈话,没有不高兴的时候。皇上时常当面赐宴给东方朔,吃完饭,东方朔就把剩下的肉全部揣在怀里带走,衣服上尽是油污。皇上多次赐给他绢帛,他扛着挑着就走。他用皇上赏赐的钱财绢帛在长安城中选娶年少貌美的女子。一年娶一个漂亮女人。皇上所赏赐的钱财,全都花在女人身上。皇上身边的那些郎官,多半叫他“疯子”。皇上听到了说:“假如东方朔专心做官,不做这些荒诞的事,你们哪里比得上他呢?”东方朔任用他的儿子做郎官,他又做了掌管内廷传达的官,经常持节出使,东方朔在殿中行走,郎官对他说:“大家都以为先生是个疯子。”东方朔说:“像我东方朔这样的人,就是所说的在朝廷中隐居的人。古代的人,则隐居在深山里。”经常在酒席上,喝酒兴起,蹲在地上唱道:“沦落在俗世中,避世在金马门。可以隐居在宫殿里,保全性命,何必要躲到深山之中,茅棚里面呢。”金马门就是宦官署的大门,因为大门旁边有铜马,所以叫做“金马门”。

【原文】

时会聚宫下博士诸先生与论议,共难之曰:“苏秦、张仪一当万乘之主,而都卿相之位,泽及后世。今子大夫修先王之术,慕圣人之义,讽诵《诗》、《书》、百家之言,不可胜数。著于竹帛,自以为海内无双,即可谓博闻辩智矣。然悉力尽忠以事圣帝,旷日持久,积数十年,官不过侍郎,位不过执戟,意者尚有遗行邪?其故何也?”东方生曰:“是固非子所能备也。彼一时也,此一时也,岂可同哉!夫张仪、苏秦之时,周室大坏,诸侯不朝,力政争权,相禽以兵,并为十二国,未有雌雄,得士者强,失士者亡,故说听行通,身处尊位,泽及后世,子孙长荣。今非然也。圣帝在上,德流天下,诸侯宾服,威振四夷,连四海之外以为席,安于覆盂,天下平均,合为一家,动发举事,犹如运之掌中。贤与不肖,何以异哉?方今以天下之大,士民之众,竭精驰说,并进辐凑者,不可胜数。悉力慕义,困于衣食,或失门户。使张仪、苏秦与仆并生于今之世,曾不能得掌故,安敢望常侍侍郎乎!传曰:‘天下无害,虽有圣人,无所施其才;上下和同,虽有贤者,无所立功。’故曰时异则事异。虽然,安可以不务修身乎?《诗》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苟能修身,何患不荣!太公躬行仁义七十二年,逢文王,得行其说,封于齐,七百岁而不绝。此士之所以日夜孜孜,修学行道,不敢止也。今世之处士,时虽不用,崛然独立,块然独处,上观许由,下察接舆,策同范蠡,忠合子胥,天下和平,与义相扶,寡偶少徒,固其常也。子何疑于余哉!”于是诸先生默然无以应也。

【译文】

一次,宫中会集了通晓古今的学者参讨政事,这些学者诘难东方朔说:“苏秦和张仪,一遇到大国的君主,就贵为卿相,恩泽后代。现在先生您研修先王的治国之术,仰慕圣人的仁义,熟读《诗经》《书经》,博览诸子百家著作,数不胜数,又有著述,自以为海内没人比得上您,可以说是见多识广,聪颖善辩。可是您竭力尽心来侍奉英明的皇上,过了这么长时间,有几十年了,官职不过是个侍郎,职位也不过是个执戟卫士,想来是您有什么过失吧,这是什么缘故呢?”东方先生说:“这本不是你们所能理解的。苏秦、张仪所处的是一个时代,现在时代变了,怎么可以同日而语呢?在张仪、苏秦的时代,周朝政权十分衰败,诸侯都不去朝见天子,都凭借武力争相称霸,相互用兵攻伐侵略,互相兼并成十二个国家,决不出胜负。得到人才的就强大,失去人才的就灭亡。所以他们的建议常被人主听信采纳,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身居高位,恩泽后代,子孙也可久享荣华富贵。现在就不是这样了。英明的皇帝在位,恩德遍布天下,各诸侯国都服从君主的领导,威势震慑四夷,普天下皆为王土,国家安定,天下太平,合成一家,有什么行动,举办什么事情,尽在股掌之间。贤和不贤的人,凭什么区分他们之间的差异呢?当今天下这么大,有识之士这么多,都竭精尽力到处游说,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京城,想谋得官职的人,不可胜数。他们尽心尽力,仰慕道义,仍避免不了缺衣少食,有的投靠无门。假使张仪、苏秦和我都生在今天这个时代,恐怕他们连一个掌故的官都得不到,怎么敢奢望做侍郎呢?古书上说:‘天下假如没有什么灾害,即使有圣人,他也无法施展他的才华;君臣上下如果能同心协力,即使有贤人,也没有他建功立业的地方。’所以说:‘时代不同,情况也就不一样。’即使这样,难道可以不努力提高自身修养吗?《诗经》上说:‘在宫殿内敲钟,声音可以传到外面。’‘鹤在沼泽深处鸣叫,声音可以传到天上。’假如能够修养好品德,还用担心不能荣耀显贵吗?姜太公亲身行仁义七十二年,碰到周文王,才得以实行他的主张,封在齐国,七百多年没有断绝。这就是士人所以夜以继日努力修学,推行自己主张,孜孜不倦的原因。当今世上那些没当官的人,当时虽不被任用,但像山石一样矗立,像泥土一般安定独处,远视许由的为人,近看接舆的处世,谋略有如范蠡,像伍子胥一样忠诚,天下太平,修身自持,卓尔不群,这本来是很正常的情形。你们为什么怀疑我呢?”于是那些先生都默不吭声,无言以对。

【原文】

建章宫后重栎中有物出焉,其状似麋。以闻,武帝往临视之。问左右群臣习事通经术者,莫能知。诏东方朔视之,朔曰:“臣知之,愿赐美酒粱饭大飧臣,臣乃言。”诏曰:“可。”已,又曰:“某所有公田鱼池蒲苇数顷,陛下以赐臣,臣朔乃言。”诏曰:“可。”于是朔乃肯言,曰:“所谓驺牙者也。远方当来归义,而驺牙先见。其齿前后若一,齐等无牙,故谓之驺牙。”其后一岁所,匈奴混邪王果将十万众来降汉。乃复赐东方生钱财甚多。

【译文】

在建章宫后阁的双重栏中,跑出来一只动物,它看起来像麋鹿。武帝听说后就跑去看。武帝问身边侍臣中熟悉各种动物、通晓经学的人,却没人认识那种动物。武帝下诏让东方朔来看看。东方朔说:“我知道这是什么,请赐给我美酒好饭,让我好好吃一顿,我才说。”武帝说:“行。”酒足饭饱后,东方朔又说:“某某地方有几顷公田、鱼池、蒲苇地,陛下把它赏给我,我才说。”武帝说:“可以。”这时东方朔才说:“这就是所说的驺牙呀!远方的国家要来归附,驺牙便先出现,它的牙齿前后一样,大小相等而没有臼齿,所以把它叫做驺牙。”此后一年多,匈奴的混邪王果然带领十万人归降朝廷,武帝又赏赐给东方朔很多钱财。

【原文】

至老,朔且死时,谏曰:“《诗》云‘营营青蝇,止于蕃。恺悌君子,无信谗言。谗言罔极,交乱四国’。愿陛下远巧佞,退谗言。”帝曰:“今顾东方朔多善言?”怪之。居无几何,朔果病死。传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之谓也。

【译文】

东方朔年纪大了临死时,对汉武帝说:“《诗经》上说:‘飞来飞去的苍蝇,落在篱笆上。善良仁慈的君子,不要听信谗言。谗言不止,天下大乱。’希望陛下远离奸巧佞臣,不要听信他们的谗言。”武帝说:“现在看来你东方朔也会说很多好话么!”感到很奇怪。不久,东方朔果然病死了。古书上说:“鸟到快死的时候,它的叫声也悲哀;人到快死的时候,说出的话也很善良。”就是这种情况吧。

【原文】

武帝时,大将军卫青者,卫后兄也,封为长平侯。从军击匈奴,至余吾水上而还,斩首捕虏,有功来归,诏赐金千斤。将军出宫门,齐人东郭先生以方士待诏公车,当道遮卫将军车,拜谒曰:“愿白事。”将军止车前,东郭先生旁车言曰:“王夫人新得幸于上,家贫。今将军得金千斤,诚以其半赐王夫人之亲,人主闻之必喜。此所谓奇策便计也。”卫将军谢之曰:“先生幸告之以便计,请奉教。”于是卫将军乃以五百金为王夫人之亲寿。王夫人以闻武帝。帝曰:“大将军不知为此。”问之安所受计策,对曰:“受之待诏者东郭先生。”诏召东郭先生,拜以为郡都尉。东郭先生久待诏公车,贫困饥寒,衣敝,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道中人笑之,东郭先生应之曰:“谁能履行雪中,令人视之,其上履也,其履下处乃似人足者乎?”及其拜为二千石,佩青出宫门,行谢主人。故所以同官待诏者,等比祖道于都门外。荣华道路,立名当世。此所谓衣褐怀宝者也。当其贫困时,人莫省视;至其贵也,乃争附之。谚曰:“相马失之瘦,相士失之贫。”其此之谓邪?

【译文】

汉武帝时候的大将军卫青,是卫皇后的哥哥,被封为长平侯。他带兵去打匈奴,追到余吾水边才返回,斩杀俘虏了许多敌人,立功归来,武帝下令赏赐黄金千斤。卫青将军走出宫门,齐人东郭先生,以江湖术士的身份在公车府候差,在路上截住卫将军的车子,拜见大将军说:“有事禀告将军。”大将军停住车,把东郭先生叫到跟前。东郭先生靠近车边说:“王夫人近来备受皇上宠爱,可是她的家里很穷,现在将军得到黄金千斤,如果送五百斤给王夫人的父母亲,皇上知道了一定很高兴。这就是所谓巧妙而便捷的计策。”卫将军感谢他说:“很高兴先生向我献计,我一定按先生的话去做。”于是,卫将军就拿出五百金献给王夫人的父母。王夫人把这事告诉了武帝。武帝说:“大将军自己不会知道这样做。”问卫将军哪里来的主意,卫将军回答说:“是从候差东郭先生那里得来的。”于是皇上下令召见东郭先生,任命他做郡都尉。东郭先生长期在公车府候差,穷困潦倒,饥寒交迫,衣服是烂的,鞋子是破的,在雪中行走,鞋子只有鞋面而没有鞋底,两只脚全踩在地上。过路人见了笑他。东郭先生回答他们说:“谁能在雪地上行走,让人家看见脚上穿着鞋子,鞋下面踩出来是脚印而不是鞋印呢?”等到他被任命为两千石的官,佩带着印绶,走出宫门,去房东那辞行。以前在公车府和他一起候差的人,成群结队在都门外为他饯行,一路风光显耀,在当时就出了名。这就是所说的穿着粗布衣,怀里装着珍宝的人。当他贫困潦倒的时候,没有人理睬,等到他显贵了,就争着依附他。俗话说:“相马人挑马因马瘦而错失良马。从外表观察人因人贫穷而埋没了人才。”大概就是说的这种情况吧!

【原文】

王夫人病甚,人主至自往问之曰:“子当为王,欲安所置之?”对曰:“愿居洛阳。”人主曰:“不可。洛阳有武库、敖仓,当关口,天下咽喉。自先帝以来,传不为置王。然关东国莫大于齐,可以为齐王。”王夫人以手击头,呼“幸甚”。王夫人死,号曰“齐王太后薨”。

昔者,齐王使淳于髡献鹄于楚。出邑门,道飞其鹄,徒揭空笼,造诈成辞,往见楚王曰:“齐王使臣来献鹄,过于水上,不忍鹄之渴,出而饮之,去我飞亡。吾欲刺腹绞颈而死,恐人之议吾王以鸟兽之故令士自伤杀也。鹄,毛物,多相类者,吾欲买而代之,是不信而欺吾王也。欲赴佗国奔亡,痛吾两主使不通。故来服过,叩头受罪大王。”楚王曰:“善,齐王有信士若此哉!”厚赐之,财倍鹄在也。

【译文】

王夫人病重,皇上亲自去看望。问她说:“应该封你儿子为王。你想让他封在什么地方?”王夫人回答说:“希望把他封在洛阳。”皇上说:“那不行。洛阳有武器库和粮仓,又是要道,是天下的咽喉。从先帝到今,按规矩,不在洛阳封王。不过关东的封国,齐国最大,可以封他为齐王。”王夫人用手拍着头叫道:“太幸运了!”王夫人死后,就称为“齐王太后逝世”。

从前,齐王派淳于髡到楚国去进献天鹅。淳于髡出了城门,半路把天鹅放飞了,只好提着空笼子,编造了一篇假话,去见楚王,说:“齐王派我来进献天鹅,过河时看到天鹅口渴,我于心不忍,把它放出来让它饮水。结果他离开我飞走了。我想剖腹或上吊自杀,担心别人议论说君王因为鸟兽的缘故而致使士人自杀。天鹅是长着羽毛的禽类,有很多和它相像的。我想买一只来代替,这样做不诚实而欺骗君王。我想逃到别的国家去,又担心这会影响我们两国的交往。所以我前来磕头认罪,请大王处置。”楚王说:“不错,齐王竟有这样讲信用的人!”于是重赏淳于髡,所赏赐的财物比进献的天鹅还多一倍。

【原文】

武帝时,征北海太守诣行在所。有文学卒史王先生者,自请与太守俱:“吾有益于君。”君许之。诸府掾功曹白云:“王先生嗜酒,多言少实,恐不可与俱。”太守曰:“先生意欲行,不可逆。”遂与俱。行至宫下,待诏宫府门。王先生徒怀钱沽酒,与卫卒仆射饮,日醉,不视其太守。太守入跪拜。王先生谓户郎曰:“幸为我呼吾君至门内遥语。”户郎为呼太守。太守来,望见王先生。王先生曰:“天子即问君何以治北海令无盗贼,君对曰何哉?”对曰:“选择贤材,各任之以其能,赏异等,罚不肖。”王先生曰:“对如是,是自誉自伐功,不可也。愿君对言:非臣之力,尽陛下神灵威武所变化也。”太守曰:“诺。”召入,至于殿下,有诏问之曰:“何以治北海,令盗贼不起?”叩头对言:“非臣之力,尽陛下神灵威武之所变化也。”武帝大笑,曰:“於呼!安得长者之语而称之!安所受之?”对曰:“受之文学卒史。”帝曰:“今安在?”对曰:“在宫府门外。”有诏召拜王先生为水衡丞,以北海太守为水衡都尉。传曰:“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君子相送以言,小人相送以财。”

【译文】

汉武帝时,征召北海郡太守到皇帝行宫去。有一个掌管文书的小吏王先生,主动要陪太守去,说:“带上我对你有好处。”太守答应了他。其他的官吏都劝太守说:“王先生喜欢喝酒,好吹牛,没什么真本事,恐怕不宜一起去。”太守说:“王先生想去,不好违背他的意愿。”于是就让王无生和他同行。到了行宫门外,在宫府门等待召见。王先生只顾拿钱买酒,和卫队的长官一起喝酒,整天喝得醉醺醺的,从不去看望他的太守。太守要入宫拜见皇上,王先生对守门的郎官说:“希望您替我把我的太守叫到宫门内,我远远地和他说几句话。”郎官就替他喊了太守。太守走过来望见王先生。王先生说:“天子如果问您用什么方法治理北海郡,使得那里没有盗贼,你怎么回答?”太守回答说:“选拔贤能的人,按照他们的能力分别加以任用。奖赏政绩优异的人,惩罚无能的人。”王先生:“这样回答,是自我夸耀,是不行的,希望您回答说:‘不是我个人的力量,都是皇上英明神武所感化的结果。’”太守说:“好吧!”太守被召入宫中,走到殿下,武帝下诏令问太守说:“你是怎么治理北海郡,使得那里没有盗贼的?”太守叩头回答说:“这不是我个人的力量,完全是陛下英明神武感召下的结果。”武帝大笑说:“哎呀!难得忠厚的人能说出这种话,你从哪里听来的?”太守回答说:“是掌管文书的小吏教我的。”武帝说:“他现在在哪里?”太守回答说:“在宫门外。”于是武帝下诏任王先生为水衡丞,任北海太守为水衡都尉。古书上说:“美好的言辞可换取高官,高贵的德行可以施给别人。君子赠人良言,小人赠人钱财。”

【原文】

魏文侯时,西门豹为邺令。豹往到邺,会长老,问之民所疾苦。长老曰:“苦为河伯娶妇,以故贫。”豹问其故,对曰:“邺三老、廷掾常岁赋敛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与祝巫共分其余钱持归。当其时,巫行视人家女好者,云‘是当为河伯妇’,即娉取。洗沐之,为治新缯绮衣,闲居斋戒;为治斋宫河上,张缇绛帷,女居其中。为具牛酒饭食,(行)十余日。共粉饰之,如嫁女床席,令女居其上,浮之河中。始浮,行数十里乃没。其人家有好女者,恐大巫祝为河伯取之,以故多持女远逃亡。以故城中益空无人,又困贫,所从来久远矣。民人俗语曰‘即不为河伯娶妇,水来漂没,溺其人民’云。”西门豹曰:“至为河伯娶妇时,愿三老、巫祝、父老送女河上,幸来告语之,吾亦往送女。”皆曰:“诺”。

【译文】

魏文侯的时候,西门豹做邺县县令。西门豹到了邺城,召集年高德重的人询问老百姓的疾苦。那些人说:“老百姓苦于给河神娶妻,因此穷困潦倒,民不聊生。”西门豹问为河神娶妻的具体情况,回答说:“邺县的三老、廷掾,每年向老百姓征收赋税,搜刮他们的钱财达数百万之多。他们用其中二三十万给河神娶妻子,其他的就和巫婆一起分掉,拿回家去。这时候,巫婆到穷人家里看到漂亮女孩,就说这个女孩应当做河神的妻子。就把她聘娶过来,为她洗澡洗头,替她缝制新丝绸的衣服,让女孩一个人住并斋戒;并在河岸边建斋戒的房子。挂上红色的帷帐,让女孩子住在里面。十多天造酒准备饭食,等到那天,大家来装饰这嫁娶的场面,像女儿出嫁一样,准备一张席子,让女孩坐在上面,漂在河中。起初还浮在水面上,漂浮了几十里就沉下去了。所以有漂亮女孩子的人家,担心大巫婆要把女儿给河神,大多带着女儿逃到远方去了。因此城里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贫困,这种情况已经很久了。民间传说:‘如果不给河神娶妻子,就会发大水,淹没田庄,淹死老百姓。’”西门豹说:“到了给河神娶妻子的时候,三老、巫婆、乡亲们把女孩送到河边上。希望你们来告诉我,我也要去送新娘。”长老们都答道:“是!”

【原文】

至其时、西门豹往会之河上。三老、官属、豪长者、里父老皆会,以人民往观之者三二千人。其巫,老女子也,已年七十。从弟子女十人所,皆衣缯单衣,立大巫后。西门豹曰:“呼河伯妇来,视其好丑。”即将女出帷中,来至前。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后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簪笔磬折,向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顾曰:“巫妪、三老不来还,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邺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后,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译文】

到了给河神娶妻子的时候,西门豹到河边与大家会合。三老、官吏、豪绅以及村里的父老都到齐了。算上去看热闹的老百姓一共有二三千人。大巫婆是个老太婆,已经七十岁了,身边带着十几个女弟子,都穿着丝绸祭服,站在大巫婆的后面。西门豹说:“把河神的新娘子叫过来,看看她漂亮不漂亮。”巫婆就把女孩子从帷帐中带到西门豹面前。西门豹看了看,回头对三老、巫婆、父老们说:“这个女子不漂亮,麻烦大巫婆进去报告河神,等后天找到漂亮的女子再给他送去。”就让小吏和差役一道把大巫婆抱起来丢到河里。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巫婆这一去怎么这么久呢?让弟子快去催催她!”又把大巫婆的一个弟子扔到河里。过了一会儿又说:“弟子这一去怎么这么久呢?再派一个人催催看!”又把一个弟子扔水中,一共扔了三个弟子。西门豹说:“巫婆和弟子都是女人,不能禀告事情,麻烦三老进去禀告一下。”又把三老投入河中。西门豹头上插着毛笔一样的簪子,躬身作揖,对着河水站着等了很久。长老、官吏在旁边观看的人都吓坏了,西门豹回过头来说:“巫婆、三老不回来,怎么办?”想再派廷掾和一个豪绅去催他们。廷掾、豪绅都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把头都磕破了。血流满地,面如死灰。西门豹说:“好吧!暂时再等待一下。”过了一会儿,西门豹说:“廷掾起来吧!看样子河神要留客人多呆些时候,大家都回去吧!”邺县的官吏百姓都很害怕,从此以后,不敢再说为河神娶妻的事了。

【原文】

西门豹即发民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田皆溉。当其时,民治渠少烦苦,不欲也。豹曰:“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给足富,十二渠经绝驰道,到汉之立,而长吏以为十二渠桥绝驰道,相比近,不可。欲合渠水且至驰道,合三渠,为一桥。邺民人父老不肯听长吏,以为西门君所为也,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长吏终听置之。故西门豹为邺令,名闻天下,泽流后世,无绝已时,几可谓非贤大夫哉!

【译文】

西门豹就役使百姓开凿十二条河渠,引漳河水灌溉农田,所有的田地都得到灌溉。当西门豹开渠的时候,百姓嫌凿渠辛苦,都不愿干。西门豹说:“可以和百姓共享劳动成果,但不能和他们一起谋事。现在乡亲们虽然埋怨我让他们受累,但是百年以后,他们一定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直到现在那里都能得到河水灌溉的利益,百姓因丰收而富裕,十二条渠道都横穿大道。到汉朝建立,地方官吏认为十二条渠道的桥梁隔断的御道,彼此相隔以很近,不行。想要合并水渠,把流经御道的水渠合三为一,只架一座桥,邺县的百姓父老都不肯听从地主官吏的意见,认为这些水渠是西门先生规划开凿的,贤良长官定下的规矩是不可以更改的。地方官终于尊重老百姓的意愿而放弃了并渠的计划。所以西门豹为邺县县令,名声传扬天下。为后代造福,永远不会终止。难道可以说他不是一位贤良的官吏?

【原文】

传曰:“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子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三子之才能谁最贤哉?辨治者当能别之。

【译文】

古书上说:“子产治理郑国,百姓不能欺诈;子贱治理单父,百姓不忍心欺诈;西门豹治理邺县,百姓不敢欺诈。”他们三个人的才能,哪一个最高呢?

评论政治的人,自然能分辨得出。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欲望青春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350625
更新:08-11
[阅读]
魔术师谋杀
作者:
类别:悬疑出版
点击:137793
更新:09-06
[阅读]
薰衣草之恋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114758
更新:12-14
[阅读]
遇见你时,花满倾城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70811
更新:01-2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