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74

书名:花间集新注  作者:欧阳炯  本章字数:4045 字  创建时间:2014-09-28 11:38

【析】

这首词写青楼春愁。

上片用“青楼”点明女主人公的身份;“寂寞”与“锁春愁”写她的心

境;“风触”三句用凄丽的境界加深了女主人公的思想感受。

下片首句极微约地写“愁”之由;“泪脸”三句写她的“愁”容;“思

悠悠”紧锁全篇,照应过片与上片的结尾与开头。

其二

雨渍花零,红散香凋池两岸。别情遥,春歌断,掩银屏。

孤帆早晚离三楚,闲理铀筝愁几许。曲中情,弦上语,不堪听!

【注】

渍(zì字)——浸泡、淋湿。

零——飘零、零落。

三楚——古地域名,所指范围说法有异。秦汉时分战国楚地为三楚。《史

记?货殖列传》以淮北沛、陈、汝南、南郡为西楚;彭城以东东海、吴、广

陵为东楚;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长沙为南楚。《词海》按:“南郡与淮

北诸郡隔绝,不应同为西楚;项羽都彭城称西楚霸王,则彭城当属西楚,《货

殖列传》所载疑有误。”《太平寰宇记》以郢(江陵)为西楚,彭城为东楚,

广陵为南楚。与秦汉时所指有所不同。此用“三楚”,泛指江陵一带。

细筝——以金箔所饰的筝。

愁几许——多少愁之意。

【析】

这首词写别后愁思。

上片头两句用“花零”、“红散香凋”,既烘染离去的景况;又隐喻女

主人公的凄楚;“别情遥”三句写别后歌断、屏掩的愁苦。

下片“孤帆”句是女主人公对离去人的想象,殷勤厚挚,隽永感人。“闲

理”四句,本想理筝遣愁,无奈声增愁怨,思绪更乱。

其三

秋雨联绵。声散败荷丛里。那堪深夜枕前听,酒初醒。

牵愁惹思更无停,烛暗香凝天欲曙。细和烟,冷和雨,透帘旌。

【注】

牵愁惹思——牵引愁绪,惹起情思。

香凝——香已灭。

细和烟三句——意思是窗外的细烟冷雨,透过了帘幕。和:含着、夹着。

【析】

这首词抒写了秋夜愁怀。

上片写酒醒夜深所闻,秋雨不断,声散败荷,用倒装写出。

下片写醉醒后的愁思之状,妙在将不可捉摸的无形愁思,与联绵秋雨交

织在一起,如牵如惹,觉其“细和烟,冷和雨”,自夜至晓,“透帘旅”,

成为可感可触的具体形象,玲珑剔透。

其四

秋月婵娟,皎洁碧纱窗外。照花穿竹冷沉沉,印池心。

凝露滴,砌蛩吟,惊觉谢娘残梦。夜深斜傍枕前来,影徘徊。

【注】

秋月婵娟——意思是秋月娇媚秀丽。婵娟:形容形态美好,这里是形容

词。《文选?西京赋》:“嚼清商而却转,增婵娟以此豸。”

砌蛩吟——砌阶上蟋蟀鸣叫。

谢娘——泛指美丽的妇女。

影徘徊——指月影动荡。徘徊:依恋不舍的样子。李白《月下独酌》: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析】

这首词写女子秋夜梦醒后所见所闻所感。

全词的枢纽在“惊觉谢娘残梦”一句。上片为梦醒时所见碧纱窗外,秋

月皎洁,照花穿竹,倒影池心;所感是“冷沉沉”的。

下片“凝露滴”二句为梦后所闻;“夜深”二句用月影傍枕徘徊,写女

主人公不能入睡。清冷的自然环境,反映出她冷寂的心情。

望远行

其一

春日迟迟思寂寥,行客关山路遥。琼窗时听语莺娇,柳丝牵恨一条条。

休晕绣,罢吹萧,貌逐残花暗调。同心犹结旧裙腰,忍辜风月度良宵。

【注】

迟迟——舒缓、从容不迫之意。《诗经?幽风?七月》:“春日迟迟,

采繁祁祁。”

琼窗——精美华贵的窗户。

牵恨——引起闺怨。

休晕绣——停止彩绣。晕(yùn运):晕气,日光所发出的彩色光气,

这里是指用彩线绣花,使其色柔美如晕。

同心句——表示爱情的“同心结”,还在昔日的裙腰之上。同心结:用

锦带制成的菱形连环回文结,表示恩爱之意。梁武帝《有所思》诗:“腰中

双绮带,梦为同心结。”又称“同心方胜”。

【析】

这首词描写闺妇念远的情态。

上片写春日迟迟,琼窗莺语,而女主人公思绪寂寥,恨如柳丝牵动,一

条又一条,这都由想到“行客关山路遥”所致。

下片具体描绘她对行客思念的情状:“休晕”二句是其行动为行客而慵

倦;“貌逐”一句是其容颜为行客而憔悴;“同心”二句是心理为行客而幽

怨。色泽浓淡相宜,深浅相间,细意熨贴,晕化无迹。

其二

露滴幽庭落叶时,愁聚萧娘柳眉。玉郎一去负佳期,水云迢递雁书迟。

屏半掩,枕斜欹,蜡泪无言对垂。吟蛩断续漏频移,入窗明月鉴空帷。

【注】

幽庭——幽深的庭院。

迢递——遥远。左思《吴都赋》:“旷瞻迢递,迥眺冥蒙。”

蜡泪句——双蜡默默,相对垂泪,把蜡烛拟人化。

漏频移——时光一刻刻在消逝。移:刻漏上银箭在移动。

鉴一一照。

空帷——帷帐内无所爱之人,故觉空虚。

【析】

这首词写少妇夜深怀人。

上片首句写景托情;第二句写少妇的愁容;三、四句写愁聚之由:玉郎

一去,千里路遥,书信难过,空闺独守!

下片围绕“愁聚”展开:“屏半卷”三句,从情态写怀人之愁;“吟蛩”

二句,从听觉与视觉的角度写怀人之愁。

菩萨蛮

其一

回塘风起波纹细,刺桐花里门斜闭。残日照平芜,双双飞鹧鸪。征帆何

处客?相见还相隔。不语欲魂消,望中烟水遥。

【注】

平芜——平展的荒郊。

隔——情意不通。

望中——视野之内。

【析】

这首词写一女子的无名相思。

上片写女子所在的环境,用“双双飞鹧鸪”一句兴起下片。

下片写女子对“征帆何处客”的爱恋,语浅情深,清音有余。

其二

等闲将度三春景,帘垂碧砌参差影,曲槛日初斜,杜鹃啼落花。恨君容

易处,又话潇湘去。凝思倚屏山,泪流红脸斑。

【注】

三春——孟、仲、季三春,即整个春季。或指春季最后一月为“三春”。

容易——古时,它不是一个双音词,约在唐宋时,渐连读而成词,有轻

易,不在乎之意,宋邵雍《秋日饮后晚归》诗:“水竹园林秋更好,忍把芳

樽容易倒。”

屏山——画有山景的屏封。

【析】

这首词写春残恨别。

上片“等闲”以下,都是将要分别时的感叹之辞,意在说两人在一起的

时间过得太快,而又觉太短了,美好的“三春景”就要在“杜鹃啼落花”中

消逝了,幸福美满的爱情生活实在令人留念。

下片首二句是恨,是怨,更是爱,是对要去的情郎的倾诉!结尾二句是

临别时的依恋与痛苦,情景逼真。

其三

隔帘微雨双飞燕,砌花零落红深浅。捻得宝筝调,心随征棹遥。楚天云

外路,动便经年去。香断画屏深,旧欢何处寻?

【注】

砌花——落洒在阶台上的花片。

捻得二句——弹筝的曲调,心也仿佛随着征帆飘往那遥远的地方。捻(ni

ǎn碾):弹奏弦乐的一种指法。白居易《琵琶行》:“轻拢慢捻抹复挑,初

为霓裳后六么。”宝筝:精美的筝。征棹:借代为远出之人所乘之舟。

楚天云外——古楚国地域以外,表示路程遥远。

动便句——动不动就一去经年。动:常常、每每,副词。又崔涂《春夕

旅怀》诗:“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唯两鬓生。”便:即、就。经年:经

过一年以上。

【析】

这首词写思妇怀远。

上片开头二句写景、起兴、寓怀;三、四句直抒对远人的思念。

下片“楚天”二句紧承“心随”而来,念情人远在天外,一去经年;结

尾两句,思路回到现实,与词的开头相呼应,“旧欢何处寻”与“双飞燕”

对照,见其孤苦,青春虚度。

李珣《菩萨蛮》三章兼得温韦之妙。浓丽如温庭筠,疏朗似韦庄。

西溪子

金缕翠钿浮动,妆罢小窗圆梦。日高时,春已老,人来到。满地落花慵

扫。无语倚屏风,泣残红。

【注】

金缕翠钿——首饰富丽之状。

浮动——颤动。

圆梦——推断梦中事,以定凶吉。

残红——残花,落花。

【析】

这首词也是写女子怀人。

开头二句写她早起妆成的姿态,以及对昨夜梦事的推想;“日高时,春

已老”写现实;“人来到”是对梦的圆好,就是远,做了那样的好梦,在现

在日高春老之时,那人应该要来了!事实上,人还是没有来,故又有了后面

三句,用她的行动显示其怀人的痛苦心情。

虞美人

金笼莺报天将曙,惊起分飞处。夜来潜与玉郎期,多情不觉酒醒迟,失

归期。映花避月遥相送,腻髻偏垂凤。却回娇步入香闺,倚屏无语捻云篦,

翠眉低。

【注】

分飞处——分别处。意思是莺声惊醒了将要分离的情侣。

潜——暗地里。

失归期——将回去的时间耽误了。

映花句——意思是穿过花丛,避开月光,依依不舍地相送。

却回——返回。

捻云篦——玩弄着云篦,表现空虚无聊之意。捻:用手指搓动。云篦:

云母所饰的篦梳。白居易《琵琶行》:“钿头云篦击节碎,血色罗裙酒翻污。”

【析】

这首词写男女幽会。

上片开头两句用莺啼报曙、惊起分飞,兴起了幽会一夜的情侣;“夜来”

三句明白写出两人由幽会,到贪恋,直至天将曙的过程。

下片写这对情侣担心依恋的心理,以及别后女子的情状。

河传

其一

去去!何处?迢迢巴楚,山水相连。朝云暮雨,依旧十二峰前,猿声到

客船。愁肠岂异丁香结?因离别,故国音书绝。想佳人花下,对明月春风,

恨应同。

【注】

迢迢巴楚——意思是巴山楚水,相隔遥远。迢迢:遥远。巴:四川一带。

楚:江汉一带。

丁香结——丁香的花蕾,含苞不放。

故国——故乡,这里指蜀地。

想佳人三句——意思是遥想美人在花下,迎春风,对明月,她的离愁别

绪,是同我一样的。冰本断为:“想佳人花下对明月,春风,恨应同。”

【析】

这首词写男子的离愁别恨。

上片写离人去处虽然渺茫、遥远,但巴山楚水,朝云暮雨,十二峰前,

总是相连,以喻离愁也似山水接连不断,愈远愈深愈长,更用随船的猿声,

衬托离人的愁思。

下片开头三句直写因离别音书隔绝而愁肠百结。结尾三句,变换笔法,

远扬开去,为妻子着想,她在花下明月春风之中,离恨该与自己一样。柳永

的《八声甘州》中的“想佳人妆楼颙望”一句似从此出。《白雨斋词话》评:

“一气舒卷,若断若连,有水流花放之乐,结得温厚。”

其二

春暮,微雨,送君南浦,愁敛双蛾。落花深处,啼鸟似逐离歌,粉檀珠

泪和。临流更把同心结,情哽咽,后会何时节?不堪回首,相望已隔汀洲,

橹声幽。

【注】

南浦——泛指送别之地。江淹《别赋》:“春草碧色,春水绿波;送君

甫浦,伤如之何!”

愁敛双蛾——含愁而皱双眉。

粉檀句——珠泪与粉脂混合而下。檀:檀红色,指胭脂之类。

橹声幽——摇橹之声已渐幽微,说明舟已远去。

【析】

这首词写佳人送别。

上片“春暮”三句交待离别的时间、环境、地点;后四句写佳人送别时

的愁容泪态以及离恨之情。“落花深处”、“啼鸟”、“离歌”,可谓情、

声、景相映成趣,感人肺腑。

下片写临别一瞬。前三句中的“同心结”喻两情忠贞;“情哽咽”表离

情凄恻;“后会何时节”是对归期的预想,三句三层,曲尽离别时的复杂心

理。“不堪回首”四字,总揽一笔,包容了过去的欢乐、现在的痛苦、日后

的难堪。结尾两句,既有“相望已隔汀洲”的依恋画面,更有“橹声幽”的

画外音,拟人化了的“橹声”,像也是为不忍离别而幽咽抽泣。这一结尾,

由画及声,由声及船,由船及人,声随船远,心随声去,写出了佳人送行的

呆立遥望的情状。以声传情,声情并茂,含思落句,混茫无穷,令人百读不

厌。《栩庄漫记》评道:“声情绵渺。以此结束《花间》,可谓珠壁相映。”

意思是说,这首词与《花间集》的第一首词——温庭筠的《菩萨蛮》是首尾

照应,相互媲美的。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亩羭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不灭神印
作者:戏风
类别:玄幻小说
点击:
更新:10-31
[阅读]
白莲集
作者:
类别:古典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巴人源流及其文化
作者:
类别:世界名著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艾蕾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