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九十八 结局

书名:蒙梭罗夫人  作者:大仲马  本章字数:4391 字  创建时间:2014-12-25 11:56

国王忧心忡忡,脸色苍白,听到一点声音就颤抖,在武器大厅里来回踱步。他凭着自己内行的经验,在估量他的几个嬖幸要花多少时间才能与敌手见面和战斗,又根据他们各自的性格、气力和灵活程度,来测度他们的运气是好还是坏。

他起初说道:“现在这时刻,他们正在越过安托万大街。他们现在走进了决斗场。大家拔剑出鞘。现在他们一定打起来了。”

可怜的国王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浑身哆嗦,只好跪下来祈祷。

可是他一心记挂着决斗的事情,嘴唇白白地背诵祈祷词,心里没有听进去。

片刻以后,国王又站了起来,他说道:

“最要紧的是凯吕斯不要忘记了我教给他的还击方法,用剑一挡,左手的匕首立刻刺过去。

“熊贝格性格沉着冷静,他一定能杀死里贝拉克。莫吉隆如果运气好一点,很快就能除掉利瓦罗。只有埃佩农!唉!他必死无疑。幸而四个人中他是我最不钟爱的一个。不过不幸的是,他一死,比西,可怕的比西,就能如虎添翼地帮助其他几个人。啊!我的可怜的凯吕斯!我的可怜的熊贝格!我的可怜的莫吉隆!”

克里荣在门外叫喊:“陛下!”

国王惊叫道:“怎么?已经有了结果?”

“不,圣上,我不是来报告消息,是安茹公爵要求谒见陛下。”

国王问道:“为什么要见我?”他始终隔着门同克里荣对话。

“他说时候到了,他要告诉陛下他为陛下做了什么事;他还说,他告诉陛下的事情可以减轻眼前陛下的部分忧虑。”

国王说道:“好吧!带他进来。”

克里荣正要转身去带公爵,楼梯上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只听见一个声音对克里荣说:

“我要立刻觐见国王。”

国王听出来是圣吕克的嗓音,亲自打开了门,说道:

“来吧,圣吕克,来吧。发生了什么事?你怎样了?我的天主!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死了吗?”

圣吕克脸色苍白,不戴帽,不佩剑,浑身斑斑血迹,仓皇冲进房间,跪在国王面前,大声叫喊:

“圣上!报仇!我来求您报仇!”

国王说道:“可怜的圣吕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吧,谁能使你灰心失望到这等地步?”

“圣上,您的一个最高尚的臣子,您的一个最勇敢的兵士……”他心里一酸,喉咙哽得说不出话来。

克里荣一听见这几句话,尤其是最后那一句,认为自己有权利听下去,立刻走了过来,问道:“什么?”

圣吕克终于把下半句话说完:“昨天晚上被人背信弃义的杀害了,谋杀了。”

国王心里只记挂着四个嬖幸,听见是昨晚发生的事,他今早还看见过他们,就放宽了心。他问道:

“昨天晚上被人杀害了,谋杀了,是谁呀,圣吕克?”

圣吕克继续说道:“圣上,这个人您不喜欢他,我知道,可是他十分忠诚,我可以向您保证,在必要时他肯为陛下献出生命,否则我也不会同他结为知己了。”

国王开始明白了,他说了一声:“啊!”

他的脸上闪耀出一线光芒,纵使不能说是快乐的光芒,至少可以说是希望的光芒。

圣吕克大喊:“圣上,为比西先生报仇!报仇!”

国王重说一遍:“为比西先生复仇?”他说每个字都顿一顿。

“是的,为比西先生报仇,昨天晚上有人派了二十人去谋杀他,尽管他们是二十个,他杀死了其中十四个……”

“比西先生死了……”

“是的,圣上。”

国王禁不住喜形于色,脱口说了出来:“那么今天早上他不能去决斗了。”

圣吕克向国王瞪了一眼,国王忍受不住这眼光,回过头去,看见克里荣还等在那里听候吩咐,他作了个手势叫克里荣把安茹公爵带进来。

圣吕克厉声说:“是的,圣上,比西先生没有参加决斗,这就是我为什么来请求陛下伸张正义的原因;我刚才请求陛下报仇,我错了,应该请求陛下伸张正义才对。因为我爱圣上,尤其爱护圣上的荣誉超过一切,我认为谋杀比西先生,对陛下不仅无利,而且大大地损害陛下的荣誉。”

安茹公爵到了门口,他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宛如一尊铜像。

圣吕克的话使国王心里亮堂了,他想起了他的弟弟,自称帮了他的忙的事。

他的目光同公爵的目光相遇,他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了,因为公爵不仅用目光回答他是这么一回事,而且公爵还微微地点了点头。

圣吕克大声说:“您知道现在人家要怎么说吗?如果您的朋友在决斗中胜利了,人家会说,他们胜利是因为您叫人谋杀了比西的缘故。

国王问道:“谁会这样说,先生?”

克里荣说道:“见鬼!人人都会这么说。”他像平时一样,不拘礼节,随便插话。

比西死后,克里荣就成为王国的第一名勇士。国王听见克里荣也这么说,不由得心中感觉不安,他说道:“不,先生,人家不会这么说的,因为你会把主谋凶手告诉我的。”

圣吕克看见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是安茹公爵,他刚向房间走进去两步。圣吕克回过头,认出了他。圣吕克立刻站起来说道:

“是的,圣上,我会说出谁是元凶首恶的!因为我已决心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证明陛下同这样一件卑鄙可耻的行为无涉。”

“好呀!说出来吧。”

公爵停下脚步,泰然自若在那里等待。

克里荣站在他的背后,斜着眼睛看他。同时摇了摇头。

圣吕克继续说:“圣上,昨天晚上有人做好圈套,陷害比西:比西去看一个热爱他的女人时,一个奸贼通知了她的丈夫,丈夫带着一批杀人犯回到家里,到处都布置好,街道上,院子里,一直到花园里,都埋伏了杀人凶手。”

公爵虽然很有自制力,听了最后几句话也变得脸无血色,如果国王的房间里不是门窗都关紧,大家就看得很清楚了。

“比西像头雄狮那样自卫,陛下,可是由于双方人数悬殊……”

国王打断他的话头说道:“因此他被打死了,死得很公道,因为我肯定不会为一个奸夫报仇的。”

圣吕克接下去说:“圣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不幸的比西在房间里自卫了半个钟头以后,打败了他的敌人,他自己也受了伤,浑身是血,四肢残缺,他逃走了。这时候,只要伸出援助之手就能救活他,我本来可以伸出这样的手的,可是我同他托付给我的女人在一起,被这些杀人犯抓住了,他们把我捆绑住,塞住我的嘴巴。不幸的是,他们堵住了我的嘴,却忘记了遮住我的眼睛,圣上,我看见了比西的大腿被铁丝网钩住,我看见两个人走近比西,我听见比西向他们求助,因为他完全有权利认为这两个人是他的朋友。您猜怎么着?圣上,我真不忍心说出来!但是更可怕的是当时听见了和看见了这种情景:其中一个人命令向比西开枪,另一个人执行了。”

克里荣攥紧拳头,皱起双眉。

国王也不由自主地感动了,他问道:“那你认识那个杀人犯了?”

圣吕克回答:“当然。”

他转过身来对着安茹公爵,把一直压在心头的全部怨恨一下子用手势和语言表达出来。他指着公爵说道:

“杀人犯,就是亲王殿下!杀人犯,就是所谓的朋友!”

国王早已料到这句话,公爵听了眉头也不皱一皱。

他冷冷地说:“是的,圣吕克把一切都看见了,也听到了,是我叫人杀死比西先生的。陛下一定很赞赏这举动,因为比西先生固然是我的手下人,可是今天早上他要拿起武器反对陛下哩。’”

圣吕克大声叫喊:“你撒谎!杀人犯!你撒谎!比西当时浑身是伤,手被砸得粉碎,肩膀上中了一弹,当时的比西一条腿被挂在铁丝网上,即使他的死对头看见了也会产生怜悯之心,他的死对头也会伸出援救之手。而你,杀死拉莫尔和柯柯纳的凶手,你却杀死了比西,你杀了一个又一个,把你的朋友都杀死了。你杀死比西,并不因为他是你哥哥的敌人,而是因为他洞悉你的一切秘密活动。啊!蒙梭罗就知道得很清楚为什么你要犯下这桩罪恶。”

克里荣在旁边喃喃自语:“妈的!可惜我不是国王!”

公爵看见克里荣攥紧了拳头,圣吕克用血红的怒目瞪着他,他感到自己很不安全,不由得吓得脸色如土,忙说道:“哥哥,他们在您面前污辱我。”

国王说道:“出去,克里荣!”

克里荣走了出去。

圣吕克继续呼喊:“伸张正义!圣上,伸张正义!”

公爵说道:“圣上,处罚我吧,因为我今天早上援救了陛下的朋友,因为我使陛下的事业获得光辉的胜利,陛下的事业其实就是我的事业。”

圣吕克再也忍不住了,他喊道:“我告诉你,你的所谓事业是魔鬼的事业,你走到哪里,天主的愤怒就落到哪里!圣上,圣上!您的弟弟帮助过我们的朋友,他们一定会遭到不幸!”

国王听了吓得打了一个寒战。

这时候只听见外边人声嘈杂,有急促的脚步声和匆忙的问答声。

接着是一片深沉的静寂。

在这片静寂中,仿佛上天的声音前来证实圣吕克的话说得很对似的,克里荣的有力的大手在门上庄严而缓慢地敲了三下。

亨利立时惊出一身冷汗,容貌都改变了。

他叫道:“打败了!我的可怜的朋友们打败了!”

圣吕克大声说:“我刚才不是对您说过了吗,圣上?”

公爵惊慌地合拢双手。

圣吕克用尽气力大骂:“你看见了吗,卑鄙的家伙!这就是杀人犯维护君王的荣誉的结果!你也来杀害我吧,我手里没有剑。”

说完他把自己的绸手套向着公爵的脸上扔去。

弗朗索瓦愤怒地大叫一声,脸色变成死灰色。

可是国王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他把头埋在手中。只听见他喃喃地说:

“啊!我可怜的朋友们,他们打败了,也许受了伤?啊!谁能把他们的确实消息告诉我啊?”

希科回答:“我,圣上。”

国王听出了这个友好的声音,伸出双臂,问道:

“怎么样?”

“两个已经死了,第三个快要断气了。”

“第三个没有断气的是谁?”

“是凯吕斯,圣上!”

“他在哪儿?”

“我叫人把他抬到博瓦西公馆里去了。”

国王再也听不下去,他发出悲哀的喊声,冲出了房间。

圣吕克事先将狄安娜带到他的妻子冉娜-德-布里萨克家里,所以到卢佛宫来迟了。

可怜的狄安娜昏迷不醒,冉娜在她的身边看护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精疲力竭的冉娜走去休息了一会儿;两小时后,她再回到狄安娜的房间,狄安娜已经无影无踪了。[注]

为了捍卫国王的事业而进行决斗的三个人中,凯吕斯受了十九处伤,被希科送到博瓦西公馆中,在那里苟延残喘有三十天时间,最后在公馆里死于国王的怀抱中。

亨利的痛苦无法得到慰藉。

他叫人为他的三个朋友建造了极其豪华的陵墓,用大理石雕塑了同真人一样大小的三个塑像。

他为他们举行了弥撒,请所有神父都为他们祈祷,把下列的两行诗中加进他日常的祷文中,他终其一生在念完早课和晚课之后,都要背诵这两行诗:

愿凯吕斯、熊贝格和莫吉隆

三个勇士都获得天主圣宠。

在大约三个月中,克里荣监视着安茹公爵,国王对他仇恨极深,一直没有饶恕过他。

这时已到了九月,希科一直没有离开他的主子,如果亨利接受安慰的话,他早已安慰好亨利了。那一天他收到了从博姆修道院寄来的一封信。

这封信是一个教士手书的,内容如下:

亲爱的希科老爷:

我们这地方风和日丽,今年勃艮第的葡萄又可获得丰收。据说被我救

过性命的国王,始终愁肠百结,亲爱的希科先生,把他带到我们的修道院

里来吧,我们要请他喝我在食物贮藏室里发现的一种一五五○年的陈酒,

这酒可以使人忘却最大的痛苦。我毫不怀疑,这酒能使他心情舒畅,因为

我在圣书里读到过这样一句值得赞美的话:‘好酒能使人心欢乐。’这句

话在拉丁文里妙不可言,将来我一定要请您念一念。来吧,亲爱的希科先

生,同国王一起来吧,同埃佩农先生,同圣吕克先生,一起来吧。您会看

到,我们大家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发福的。

您的谦卑的仆人和朋友,

戈兰弗洛院长。

又及:请您告诉国王,他请我为他的朋友祈祷,由于我初来乍到,有

许多琐事要处理,还没有时间为他的朋友祈祷。不过,葡萄收获一过,我

一定照办。

希科说道:“阿门,这几个可怜的家伙只有靠天主保佑了!”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亩羭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不灭神印
作者:戏风
类别:玄幻小说
点击:
更新:10-31
[阅读]
白莲集
作者:
类别:古典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巴人源流及其文化
作者:
类别:世界名著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艾蕾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