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正文 第八十四章(完结)

书名:江湖路  作者:独孤红  本章字数:4806 字  创建时间:2014-12-29 10:06

一条淡青人影,飞一般地翻上山麓,可不正是冷遇春,厉勿邪愕然叫道:“冷遇春,你怎么那么快?”

冷遇春含笑说道:“厉大侠,我没走到长白,在山东遇见了一队采参商人之后就折了回来。”

厉勿邪道:“遇上了一队采参商人?”

“是的。”冷遇春道:“他们经常到‘长白’去,对‘长白’的各处了若指掌。”

厉勿邪道:“他们怎么说?”

冷遇春道:“长白根本没有‘冰雪谷’这个地名……”

在场俱皆一怔!

冷遇春接着说道:“却有一处谷地叫‘葫芦谷’……”

厉勿邪道:“‘葫芦谷’?”

“是的。”冷遇春道:“顾名思义,那谷的形状像葫芦,但这‘葫芦谷’两端均有出入口,且两端的谷地一模一样,尤其中间那细小的一段特长,长度总在百丈以上……”

厉勿邪道:“那跟‘冰雪谷’有什么关系?”

冷遇春道:“事实上,所谓‘冰雪谷’就是‘葫芦谷’的一端,而那‘冰雪谷’的名称,则是逼迫我的那人告诉我的。”

厉勿邪“哦!”地一声,道:“那么,冷遇春,你是说……”

冷遇春道:“‘葫芦谷’既有相同的两端,那该能表示长白有两处完全相同的‘冰雪谷’,也就是说,今日这位‘南令’皇甫大侠也有可能是被害之人。”

“哦!”不知是谁“哦”了这么一声。

费云飞冷笑说道:“冷遇春,你倒会说话,那么我问你,你当初害的是谁?”

冷遇春慨然说道:“你费大侠!”

费云飞道:“是利用谁害了我费云飞?”

冷遇春道:“碧目魔女!”

费云飞道:“你可听说过‘碧目魔女’有两个?”

冷遇春道:“没听说过。”

费云飞道:“当初告诉你‘冰雪谷’的那人是谁?”

冷遇春毫不犹豫点道:“‘南令’!”

费云飞冷笑说道:“以‘无影之毒’害你的又是谁?”

冷遇春道:“‘南令’!”

费云飞冷笑连声地道:“这就够了。”

“不够。”冷遇春道:“如今我已然知道,当日的那位‘南令’,不是今日的这位‘南令’。”

费云飞冷笑说道:“那么你说当日的那位‘南令’是谁?”

白如雪突然说道:“他就在眼前这些人之中。”

此言一出,众人都感错愕,目光一起投射过来。

皇甫林诧声说道:“雪妹,你……”

白如雪淡淡说道:“琼儿刚才告诉了我一件事。”

皇甫林道:“什么事?”

白如雪道:“她说她对眼前这些人中的一位有熟悉之感,也就是说那人的言谈举止,像极了那位‘安乐居士’邵景逸。”

皇甫林双眉一轩,道:“雪妹,此人是谁?”

白如雪目中魔芒箭射,道:“‘中尊’费大侠。”

众人俱皆一怔,费云飞仰天大笑,道:“皇甫林,你有个能帮忙的好女儿……”

费慕人突然厉声叱道:“皇甫琼,你父女害得我父子还不够……”

费云飞沉声喝道:“慕人,别忘了你的身份。”

费慕人强忍了忍,道:“皇甫琼,往日的一切我已不愿再提,那份‘天宝图’我也不愿再要,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已有了,有了……”

别看他悲怒填膺,这话他还不好出口。

皇甫琼娇躯暴颤,垂下了螓首。

白如雪目中碧芒直逼费慕人,道:“她是已有了身孕,怎么样?”

现场有好几个人一震。

“那好!”费慕人一点头,道:“今日我父子放过你,孩子是我费家的,等孩子出世之后,我再找你了断你我间这段情。”

皇甫琼娇躯剧颅,猛抬螓首,颤声说道:“费……你……”

费慕人冷笑说道:“我什么?皇甫琼,我已经认清了你,你跟你父亲一样地卑鄙无耻……”

“费慕人,你住口。”

白如雪一声娇叱,闪身欲动。

“雪姨,”皇甫琼颤声说道:“我自己的事让我自己了断……”

一顿接道:“费慕人,你以为我骗你的‘天宝图’,告诉你,我不稀罕,拿去。”探怀摸出那份“天宝图”,便要抛。

费慕人道:“我说过,我不要……”

“慕人。”费云飞冷然截口说道:“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不要?”

话声方落,皇甫琼已扬了皓腕,那份“天宝图”化一道白光直投费慕人,费慕人伸手接了下来。

皇甫琼接着说道:“费慕人,不错,我是有了身孕,可是我告诉你,孩子是我的,像你这种人不配做孩子的父亲,你永远别想要我的孩子,永远别想。”

费慕人勃然色变,厉喝说道:“皇甫琼,你敢……”

皇甫琼道:“你看我敢不敢,你不要仗恃中尊当世无敌,我是不愿为已太甚,要不然我这‘无影之毒’下……”

费慕人哈哈笑道:“皇甫琼,你是仗恃那‘无影之毒’?告诉你也无妨,我有解‘无影之毒’的处方,并且已经有配制之解药,你那‘无影之毒’是半点无法奈何我父子了……”

皇甫琼脸色一变,方待再说。

左车突然叫道:“少主……”

费慕人道:“左伯伯,你弄错了,我不是你的少主。”

白如雪、皇甫琼、厉冰心一怔讶然望向皇甫林。

皇甫林淡然说道:“左大哥,让我跟费少侠说几句话……”

左车应声退俊。

皇甫林抬眼望向费慕人,道:“费少侠,我跟费‘中尊’之间或有仇,但我绝没想到你会这样对我的女儿……”

费慕人冷然说道:“你要我怎么对她?”

皇甫林道:“各本良心。”

费慕人脸色一变,默然无语,但旋即他叫道:“她骗了我……”

皇甫林道:“骗你,我承认,起先是,以后就不是了,以后的事,我没怪你,你更不该怪她。”

顿了顿,接道:“如今我再跟你回到那个‘骗’字上谈谈……”

费慕人道:“你既然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皇甫林听若无闻,道:“她当初之所以骗你,那是受命于那位既称‘南令’,又叫‘安乐居士’邵景逸的人,所以我认为你该怪那个人而不该怪她……”

费慕人道:“而那个人就是你。”

皇甫林道:“你错了,费少侠,那个人绝不是我,我现在虽然已有八分把握知道那人是谁,但我若无凭据,说出来你也绝不会相信,所以……”

费慕人道:“那你还是别说的好。”

皇南林道:“我可以不说,但费少侠你却不可不明白一件事,你是‘南令’的儿子皇甫英,而不是‘中尊’的儿子费慕人。”

现场响起了好几声惊呼,白如雪忙道:“林哥,你……”

“雪妹放心。”皇甫林道:“我不是糊涂人,我既敢当场认他,就表示没有关系……”

“好啊。”费云飞笑道:“皇甫林,你又想夺我的儿子……”

皇甫林道:“你要弄清楚,是你夺了我的儿子,不是我夺了你的儿子。”

费云飞道:“你我不用争辩,且问问费慕人,看他信不信。”

费慕人冷然说道:“我不信。”

皇甫林道:“费少侠,你身上梅花痣的奇征,举世只有一人……”

费慕人道:“但我绝不是你的儿子。”

皇甫林还待再说,蓦地……一缕清越琴音由君山之上传下,那赫然又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皇甫林等闻声一怔,费云飞脸色大变,急喝道:“慕人,快走。”

他拉起费慕人便要腾身。

两条白影自君山之上,恍若星殒石泻,飞射而下,直落“湘君庙”前,也就是费云飞的背后。

那是姬玉娘与皇甫瑶,姬玉娘两手空空,皇甫瑶手里捧着一具玉质瑶琴。

皇甫琼脱口刚一声:“娘!”

费云飞转身一掌劈出。

姬玉娘倏然冷喝:“瑶儿!”

皇甫瑶玉指抚了一下玉质瑶琴,“叮”地一声脆响,费云飞身形一震踉跄而退,骇然色变。

姬玉娘冷然说道:“费云飞,你那身功夫抵不过我这琴音的……”

费云飞厉喝说道:“慕人,杀她。”

费慕人迟疑了一下,应声欲动,皇甫瑶及时玉手再抚琴,“咚!”地一声脆响起处,费慕人闷哼一声,身形一弯。

姬玉娘陡然轻喝:“濮阳兄弟,接住他。”

香袖展处,费慕人一个身形凌空飞起,直向皇甫林等人站立处飞去,濮阳兄弟已掠出了两个,腾身接住了他。

费云飞骇然说道:“姬玉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姬玉娘冷然说道:“费云飞,是谁的儿子该归谁,如此而已,如今当着这多位的面,你是要我把你抖出来,还是你自己说。”

费云飞机伶暴颤,突然仰天大笑:“好,好,好,姬玉娘,费云飞十多年心血,没想到到头来会毁在你的手里,那怪谁,怪只怪我当初一念淫心,我承认,假扮‘南令’的是我,那‘安乐居士’邵景逸也是我,你们可不能不明白,长白‘冰雪谷’那是怎么回事,如今我愿意说明,那是说先用‘碧目魔女’害了皇甫林,然后在另一处‘冰雪谷’,用另一个‘碧目魔女’害了我自己,自然,那个‘碧目魔女’是假的,那一手也是专为演给冷遇春看的戏,现在你们该明白了,只是,姬玉娘,情爱已断,覆水难收,纵然皇甫林要你,你还有何面目卧于枕席,你又能得到什么……”

姬玉娘道:“我得到了良心的稍安,这就够了。”

费云飞笑道:“或许你的良心已然稍安,可是他皇甫家呢?你且看,兄妹手足之间乱伦,这岂不是大悲剧?”

费慕人厉喝说道:“我真是……”

费云飞笑道:“这还有假么,当日‘南令’被害之后,我率沈东山与左右二奴夜袭‘祝融’,把左车击落断屋,掳走了你,当时我见你年犹在稚龄,天赋奇佳,遂一念不忍……没想到我这一念不忍如,今竟有了这大收获……”

哈哈哈又一阵得意狂笑。

费慕人大呼一声,突然挣脱濮阳兄弟的掌握,腾身向山下奔去,皇甫林急忙喝道:“雪妹,小心琼儿……”

话犹未落,皇甫琼已反掌拍向自己“天灵”,白如雪早就有了提防,一掌击上皇甫琼手肘,另一掌闪电跟出,捏上了皇甫琼两耳之下,她心细,也恐皇甫琼咬舌自绝。

这里,皇甫琼方要腾身去追费慕人,君山之下一条轻影闪电翻上,迎着费慕人一掌拍下。

费慕人一幌倒下,那轻影趁势一把抄起了他,点足又起,直上山麓,影敛人现,那赫然是“西魔”呼延海。

众人脱口一声:“呼延老儿!”

呼延海咧嘴一笑,道:“当日我把他击落‘祝融’极颠,今天我救他于洞庭之滨,如今是谁也不欠谁的,我老人家从此安心矣。”

伸手把费慕人递向“四灵”。

四灵齐出接过,皇甫林突然喝道:“雪妹,濮阳兄弟,制住他二人该制之穴,然后让他两个能看能听我说话。”

白如雪与“四灵”应声照做。

如今,费慕人与皇甫琼是能听能看,但却四肢不能动弹,有嘴张不开来。

皇甫林淡然一笑,转望费云飞,道:“费云飞,一念之恶,遗恨无穷,你足为后世武林之戒,如今,我告诉你,你白费心,空欢喜了,我皇甫家没有乱伦惨剧,英儿是个身世不明的孤儿,是我的义子兼徒弟,如今我把义子这两字取消,他是我生平唯一的徒弟,也是我‘南令’的衣钵传人,当众我把琼儿许配给他,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言一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转忧为喜。

费云飞则骇然失声,道:“皇甫林,这,这是真的?”

皇甫林淡然笑道:“你应该再看看,英儿可有一处像我?”

费云飞脸色大变,默然无语。

皇甫林道:“雪妹,濮阳兄弟,如今行了。”

白如雪与四灵连忙解开了那两位的穴道,皇甫琼红透耳根,垂下螓首。

费慕人迟疑了一下,砰然跪倒:“爹,请恕孩儿……”

皇甫林伸手相扶,笑道:“英儿,别求我,该多求求你琼妹妹跟冰心妹妹。”

在场的几位都笑了。

皇甫琼的头垂得更低,娇躯也泛起了颤抖。

费慕人,不,皇甫英投过极度歉疚的一瞥……突然,皇甫瑶一声惊呼:“娘。”

众人一震投注,费云飞口喷鲜血,身形一晃,砰然倒地不动,姬玉娘面如寒霜,冷然说道:“你还想走,你害我还不够么……”

缓缓转注皇甫林与白如雪,唇边浮起一丝笑意:“祝二位相偕白首,雪姑娘,请代我照顾两个苦命的孩子……”

这话,任何人都懂,众人刚扬惊呼,未见姬玉娘抬手,却见她突然盘膝坐下,一整脸色闭上了眼。

皇甫琼与皇甫瑶珠泪四涌,嘶声颤呼:“娘……”

姐妹便要双双扑过去。

皇甫林突然大喝:“琼儿,瑶儿,别打扰你娘。”

姐妹俩娇躯一震停住,头一低,失声痛哭。

皇甫林颤声叫道:“你两个不该哭,没想到她有这样的成就,有道是:‘一念悟,后福无穷’,你两个该高兴……”

话虽这么说,谁又高兴得起来。

厉勿邪等人暗叹之余,白如雪洒落了珠泪两行。

默立好一会儿,皇甫瑶首先收泪,扬起螓首,袅袅走过,向着皇甫林大礼一拜,然后说道:“爹,娘诉告我她喜欢这君山……”

“我懂,瑶儿。”皇甫林点了点头,转望左车道:“左大哥,帮帮‘四灵’兄弟。”

左车与“四灵”一声答应发动,片刻之后,这君山“湘君庙”侧营就一冢,墓碑上写着:“亡妻姬氏玉娘之墓。”

另外,在山边上也立了一坟,那是:“中尊费云飞之墓。”

立碑的,却是“南令”皇甫林。

皇甫林率白如雪、皇甫英、琼瑶姐妹与左车,在姬玉娘墓前再拜。

拜毕在悲哀中转过了身。

皇甫林突然说道:“厉老儿,虽然不是时候,但我不得不说,请恕我擅自作主,琼儿她理当居侧。”

厉勿邪忙道:“皇甫,这是什么话,她两个该是姐妹……”

皇甫林道:“礼不可失,理不可悖,英儿,上前拜见。”

皇甫英应声上前,大礼拜下。

厉冰心,她霞生双颊,垂下了螓首。

转眼间一行人下了君山,渐去渐远,渐去渐远,终于消失在八百里浩瀚烟波之旁………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亩羭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不灭神印
作者:戏风
类别:玄幻小说
点击:
更新:10-31
[阅读]
白莲集
作者:
类别:古典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巴人源流及其文化
作者:
类别:世界名著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
艾蕾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
更新:11-2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