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第二章 多想是罪

书名:以她为名的光芒  作者:宅小花  本章字数:12981 字  创建时间:2018-03-21 11:30

1.

这个星期天,周末又被路骁拉出来了。地铁上,路骁拿着两张画展门票对她喋喋不休地说:“我跟你说,薛晟可是又有才又帅。”

周末听她说这句话不下十遍,耳朵都起茧了,笑着叹气道:“不知道你到底是贪图人家的才华还是样貌。”

“实话说,这两者都有。”路骁扬起下巴,眼里闪着光,毫不掩饰对那位画家的崇拜之情,“你都不知道,我等这天等了好久!”她看向周末,极为认真地说,“要知道,薛晟虽然很出名,但是开画展的次数少之又少,他的门票很难抢的,这还是我求了我爸好久才要过来的两张呢。”

“是是是。”周末对付花痴少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无论对方说什么,她都说是。

地铁到站,她拉了拉还陷在知名画家的魅力里无法自拔的路骁,忍俊不禁道:“路骁小姐,等会儿我一定好好观赏那位薛画家的作品,但是现在,能不能劳烦您挪下步子下车?”

路骁“哎呀”一声,连忙牵着她跑下了车。

虽然说了“一定好好观赏”,可事实上,周末对画作真的欣赏不来,也找不出它们的迷人之处,看向一旁的路骁,她倒是看得如痴如醉。周末又转回视线到自己眼前的这幅画作上,极为简单的画框裱起来一幅画,画上是一堵白墙上爬满了鲜艳繁多的花,右下角是画家的署名:薛晟。这两个字签得可谓是潇洒自如。

看到周末微微弯起嘴角,路骁揽着她的肩膀,问:“怎么,看出什么来了?”

周末摇摇头,如实回复:“看不出什么,只是觉得画得挺像的。”

路骁忍不住调侃道:“果然不能问不懂艺术的人这种问题啊。”

“我倒觉得她回答得很好。”

突如其来的插话,两人均是一愣。转身看向声源处,映入周末眼帘的是一位极为英俊的男人,男人深邃的眼里带着隐隐的笑意,目光停留在她和路骁的身上。

身旁的路骁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搭在她肩上的手微微颤抖。

“薛……晟先生?”路骁不确定地问。男人浅浅一笑,上前迈了一小步,伸出手,温和地自我介绍道:“是,我是薛晟。你好,路小姐。”

路骁吃惊地用手指着自己:“你认识我?”

“我和你的父亲路先生有过交谈。”薛晟说完看向周末,无奈道:“不过这位小姐,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路骁连忙介绍道:“她是我舍友,和我一起来看画展的。”

为了表示尊敬,周末露出一个微笑,“你好,薛先生,我叫周末。”

薛晟张口,似乎是还要再说些什么,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匆匆从他身后走过来,朝他说道:“薛先生,合作方来了。”

薛晟了然地点点头,望向她们,抱歉地说:“不好意思,那我们下次有机会再聊。”

“好的。”路骁的声音清甜可爱,眼里好似含着星子,一闪一闪地望着那抹挺拔的身影远去。等到薛晟彻底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周末这才拍了拍沉迷于“男色”的路骁的头,没好气地说:“瞧你这出息,魂都被勾走了吧?”

路骁恍如梦中惊醒,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情,叹了口气:“可惜只说了几句话。”转而她又说,“不过,刚才他说下回有机会再聊呢。”

谁都知道这是一句客套话啊,但周末并不打算打击她的积极性,潦草地回答:“是啊。”

后来路骁拉着她一块儿把薛晟的每一幅画都看得十分仔细,就差没凿出一个洞来。两人走出美术馆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路骁和她打了个招呼,转身跑去找洗手间。她趁着这个功夫,走进了对面的一家面包店。其实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就眼尖地注意到了这家店,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面包看起来就清新可口的样子。

面包店里弥漫的香味诱人至极,周末在门口的架子上拿起餐盘和夹子,在陈列着面包、蛋糕的柜子前慢慢挪动,将看中的面包夹到餐盘上。过了一会儿,她面临了一个世纪难题。玻璃窗里,小巧的蓝莓乳酪蛋糕看起来十分不错,可是旁边的焦糖蛋奶布丁也很可口的样子,这让她纠结了起来。

服务员走过来问她:“小姐,您想要哪个呢?我帮您取。”

周末有点选择困难:“呃……”半天没选出来,可是要多了又不能在一天内吃完。

“蓝莓乳酪蛋糕和焦糖蛋奶布丁都要了。”

周末这时才发现身旁竟然站了一个男人,看向那个男人的脸时,她正好撞进一双幽深晦暗的眼里,心跳不禁漏了一拍。随后,她的心底有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路骁,又是你搞的鬼!

韩邵看着她,丝毫没有不自在的感觉,笑着说:“没错吧?”

没错是没错,问题是她现在不是特别想要了,周末心里想着。他突然又伸出手,周末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动作是什么意思,自己手上的餐盘就被对方拿了过去。

“还需要别的吗?”他看着她问。周末赶紧摇了摇头。韩邵把餐盘往收银台上一放,轻描淡写地说:“这些一起结账。”他自己也买了一些。

周末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用力抓着他的手臂,说:“那个……我的不用了。”她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韩邵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并不打算理会她,自然地从钱包里拿出钞票递给服务员。周末看着服务员接过那张鲜艳的红色钞票,深深地觉得,完了,又多了笔债要还。

服务员将面包和蛋糕打包好,笑盈盈地递给韩邵:“先生,您的。”

韩邵单手接过袋子,转头对她说:“你要是一直这样抓着我走,我也不介意。”

周末:“……”

她恍如触电般缩回手,抬眼间,似乎是看见他笑了?周末回味起刚才他说的那句话,后知后觉自己是被他调戏了啊!

她鼓着脸,跟在韩邵的身后走出了面包店,看着眼前挺得笔直的后背,周末又认怂般地叹了口气。

她好像总是无法对韩邵生气?如果换了别人,她现在肯定炸毛了吧?又想了想,可能是对方长得好吧……毕竟……颜值即是正义。

“那个,我来拿吧。”周末小跑两步赶上他。毕竟是她的东西,既然他付款了,她也不好意思还让他提着。

“没关系,麻烦。”韩邵轻而易举地拒绝了她的请求。

周末小声地反驳道:“也没那么麻烦吧,不就是过一下手吗?”

“嗯?”他的声调带着细腻的尾音,听在周末的耳朵里慵懒又性感,她忍不住微微抬头看了身旁的人一眼,正巧与他对上目光,韩邵趁机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有些感慨地说道,“好久没这样了。”

没这样什么?没这样摸她的头?周末想不通,不过说起来,韩邵好像特别喜欢揉她头发。但是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啊!

周末退后一步,让自己的脑袋从他的手下逃出来。和他隔着一段距离,周末继而义正辞严地说:“韩先生,请你以后不要再对我做这么亲昵的举动。”明明应该是警告他的,可是从她的嘴巴里说出来,莫名多了一丝请求的意味。

韩邵收回顿在空气中的手,低声问道:“周末,你讨厌我吗?”

周末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他,随后又低下头,结巴着说:“不,不讨厌吧。”

韩邵的眼微微眯着,眼中似乎多了几分凌厉:“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排斥我追求你?”

他的语气极淡,但却像钟杵敲响她脑海里的那口钟,一下一下地发出沉重的回声。

周末迅速红了脸,我我我了半天,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最后,跑过来的路骁解救了她。

“堂哥?你……你怎么在这里?”路骁惊奇地看着面前的人。

周末也跟着吃惊,难道他不是路骁特意喊来的?

韩邵这才肯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转向他的堂妹:“伯父叫我来的,怕你不准时回校,叫我来接你们。”

路骁双手叉腰,皱起眉头,不悦地反问:“我看起来是那种人吗?”

韩邵一点面子也不给,勾起薄唇,带着讥讽的笑意出声:“你难道不是吗?”

“堂哥!你真是一天不损我都不舒服啊,不过嘛……”路骁笑了一声,“我看在面包和蛋糕的份上就饶你了!”

说着,她伸手去抢韩邵手里提着的袋子,韩邵眼疾手快,瞬间就将袋子举了起来,凭他的身高优势,路骁自然是拿不到。

“谁说是给你的。”他冷哼一声,自然地说道,“这是周末的。”

周末:“……”

虽然东西是她的没错,可是……总觉得不对劲是怎么回事?

果然,路骁立马就被气笑了,狐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吓得周末连忙解释:“我刚刚在对面的面包店刚好碰到了你堂哥……”

路骁“奸笑”着问:“那么巧?”

周末:“嗯……”

不远处,西装革履的男人弯着腰,看向面前停顿下来的人道:“薛先生?怎么了?”

薛晟一双漂亮的狐狸眼转了一圈,收回停驻在那三人身上的目光,微微一笑,声调平静地回复:“没事,走吧。”

2.

回到宿舍,周末刚上QQ,就发现了一个陌生号码添加她为好友,添加消息那里显示四个字:在水一方。她揉了揉眼,确认自己没看错后,激动地点击了通过。

在水一方是她刚入广播剧社团时带她的师傅,也是圈内知名CV,但他又不仅是CV,策划、导演、各方面他都有独到的见解与深厚的经验,是周末非常钦佩和敬爱的人。

添加好友之后,周末迅速就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左左默:师傅?

对方几乎是秒回:在。

周末吁了口气,挺起腰杆,打字:好久不见啊,师傅。接着,她连发了几个大哭的表情过去,以表自己的思念之情。

在水一方:现在方便吗?上YY说。

周末进了他报的房间号里,开了麦。

“好久不见,左左默。”

与无声温润清朗的音色相比,在水一方的音色是偏向低沉如珠石型的,因此他接的角色大多霸道冷酷,而他本人几乎与角色性格相反,在圈内是出了名的人缘好,但即使这样,他为人依旧低调,不卑不亢。

周末清了清喉咙,刻意地压住自己的兴奋之情,不确切地问:“师傅,你回来了?”

一年前,也就是她备战高考的那段时期,不仅无声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就连在水一方也离开了网配圈。而关于他的离开,圈内众说纷纭,可说来说去,最终也只剩下了微博上那一句:我空手来,自清风去。

“是啊。”他的声音好像是从很远处传来,“我回来了。”

周末忍不住眼眶湿润,如果没有过喜爱他的声音时的痴狂,没有过知道他离去时的心碎,没有过漫长煎熬的苦苦等待,恐怕是难以体会到这种感觉的。

“师傅……”

在水一方听出了她的不对劲,低低地笑出了声:“傻徒弟,你哭了?这有什么好哭的。”

“就是太感动了。”周末抹了抹眼尾的泪,心想,如果他的粉丝们知道,一定会更加疯狂的!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她又问道:“师傅,你回来的事情告诉了谁?”

“没呢,你是第一个。”他悠悠地说。

怎么办,更加感动了!她居然是第一个知道师傅回来的人!

在水一方问:“你最近怎么样?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周末如实报告最近的情况:“前几天接了一部广播剧,帮忙嘛……”她略微沉吟,“对了!”

此话一出,周末都被自己吓到,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对着麦说:“不好意思啊,师傅,我太大声了,声音没有震到你吧?”

在水一方被她逗笑,温和地说:“没事,你说。”

周末在电脑上打开文档,边看边说:“今天有个CV说他最近家里出了事不能接剧了,而这个角色又在剧本里十分重要,需要的感觉和师傅您也挺相似的。”

在水一方听完后叹了口气,无奈道:“又是那种无情的角色吗?”

周末不厚道地笑了:“嗯……是的。”

对方开始自嘲:“看来我还真是转不了型了。”

“师傅,下次有其他类型的角色我一定优先留给你!”周末自信满满地保证。

“行了吧,每个策划都这么和我说,下次又下次,转型无绝期。”

周末有些心虚,哀求道:“师傅……”

“行吧,等会儿把剧本给我,别忘了和你们策划说一下。”

这是答应了?果然还是熟人靠谱!周末动了动鼠标,迅速把文档发给在水一方的QQ,同时她听见耳麦里传来清脆的滴滴声。

“今晚我看看剧本,有问题再找你。”

叙旧就此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周末随意地瞥了眼左侧一栏的名字,等等!怎么有三个人在聊天室里?除了她和师傅,这个眼熟且重量级的名字……

“大……大神?”

很快耳麦里传来无声的声音:“嗯?”

这句清冷的应答让周末不禁联想到,古代骄矜的贵公子缓缓地摇着一把折扇,坐在三角椅上,翘着小二郎腿,用好看狭长的眼睛瞧她,眼里含着万千冷然。

在水一方最先反应过来,主动和他问好:“无声,久仰大名。”

“同样。”大神惜字如金。

周末下意识地问:“大神,你怎么进来了?”

无声淡淡地说明来意:“以为你要在这个房间给我指导戏感,我就进来了。”

周末看向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恨不得一头撞上电脑,她怎么忘了这个时间段是她和无声约好指导戏感的时间呢,她咬了咬下唇,不好意思地抱歉:“对不起,大神,我忘了。”

“没关系。”无声的语气变得平和,但只持续了一句话,下一句话就毫不客气道,“所以,他还要留在这里吗?”

这浓浓的火药味是怎么回事?周末在心里想,难道无声和在水一方两人有私仇?也不像啊,他们刚刚打招呼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第一次遇见对方。

在水一方没太在意无声不客气的态度,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那份冷静自持,随意道:“我刚才接了这部剧的一个角色,正好现在闲着,不如跟着听听你们指导戏感,我自己也好找感觉。”在水一方叫了声她的名字,“左左默,这个角色我刚才看了一下,发现和男主戏份还是挺多的。”

虽然她没说,但显然在水一方已经猜到了这部剧的主角是无声。这样也好,还省时间了,周末心想,但嘴上还是问了无声:“大神,你应该不介意吧?”

无声不明意味地笑了一声:“不介意。”

可是这听起来怎么不像不介意的样子?

周末也只能硬着头皮翻起剧本,勉强说了关于两个角色的定位。结束之后,她如同大赦一般,飞快地退出了YY房间。这简直比她高三那年写完一套数学题还要艰难啊!救命,她只是一个广播剧导演,可不是FT录制节目里控场的啊。

也不知道若鱼鱼是从哪里收到的风声,在QQ上敲她,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在水一方重返配音圈了?听说刚才你和在水一方还有无声在一个房间里?你们在聊什么?求告知啊!

周末无语地发了省略号过去,惹得若鱼鱼更是发狂,连忙追问情况。她只能老实回答她的问题:1.在水一方回来了。2.刚才我确实和他们在一起。3.指导戏感。

若鱼鱼:坏笑,看来你艳福不浅哦。

周末心想,这算哪门子的艳福,天知道她刚刚指导戏感的时候有多尴尬。她还在腹诽时,又收到了两条消息,不过是分别来自两个人的消息。

在水一方:早点睡吧,晚安。

无声:十一点,该睡觉了,明天见。

这两个人是约好的吗……

周末统一回复了一个“嗯”字后迅速下线。坐在椅子上思考良久,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很明显,无声不喜欢有人和他一起指导戏感,他更钟情于1对1的辅导,所以才导致对在水一方有莫名的敌意。一定是这样!周末点点头,得出一个所以然的结论后,她开始想,如何把两人的时间错开分别指导。

3.

网络上的广播剧正制作得如火如荼,学校里派发的学习任务自然也不少,就比如说系里要做一样调查,走访市内各地发传单让路人填写,之后整理资料。大多数人的心理都一样,肯定不会舍近求远,所以靠近学校附近传单派发点差不多都被人选光了,周末很大度的把最后一个名额让给了路骁。

路骁因此感动得涕泗横流,恨不得抱着她的大腿蹭:“周末,以后我有啥好吃的第一口都给你。”

“然后剩下的几口都是你的对吧?”周末毫不留情地说。

被揭穿的路骁瞬间涨红了脸,嘴硬道:“哪有的话!你不能这样冤枉我呀!”

第二日,周末穿上了方便活动的运动装,在路骁看来,虽然她青春活力,但是人靠衣装啊,忍不住多嘴了几句:“虽然你有颜值摆在那儿,但是不够夺目啊,你确定有人会过来填你的传单?”

周末正站在镜子面前扎着马尾:“要不然打扮成马戏团小丑?”

路骁想了想,算了,当自己没说过。

周末背上书包,按照指定的时间赶到校门口,一行人坐上校车去到了商业区。这会儿,男生在搭棚子,女生则在整理资料。她忍不住余光瞥向身旁一群有说有笑的女生们,个个走的都是气质文艺风啊……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周末觉得,她似乎真有些不合群了。

“怎么,有需要帮忙的吗?”

周末回过神,发现是同班的一名男生在与她说话,她摇摇头,推拒道:“暂时没有需要,谢谢。”

然而这名男生的热情丝毫没有因为她的推拒而减退,反而主动请缨和她一块儿派发传单,期间还不断地找话题和她聊天。只不过周末连他的名字都记得不太清,是陈远还是赵远来着?

临近午饭时间,不少上班族陆陆续续地从大楼里出来,路过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周末趁机摆脱这位絮絮叨叨的男生,跑到远处发传单。不过……也不知道男生哪来的一股持之以恒的劲儿,又贴着她跟了过来。

“周末,我跟你说,我们家乡的面可是一绝。”

她无心听他说话,僵硬地笑着给来往的人递传单,只不过都被摆手拒绝了,发传单到这个份上,她有些头昏脑涨,加上旁边还有人在干扰,她更烦了。

韩邵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在她最为狼狈的时候,衣冠整洁,气质翩翩地站在她的面前。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接过她的传单,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压袭来。周末抬眼看他,只觉得阳光刺眼,这一幕与上回相见时一模一样,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韩邵眉梢轻动,声音低缓清冽:“学校安排的作业?”

周末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身旁的男生就上前一步,插入他俩中间:“叔叔,您好,请帮忙填一下我们的调查问卷吧,谢谢!”

叔叔……

顿时,周末发现韩邵的脸色沉了下来。

看到他这副样子,周末忍不住想笑,但她笑过之后又立马端正了神色,看向韩邵的脸,她在心里默默地想,这种脸都能被叫叔叔,那她很快也要被叫阿姨了吧。

即使心里很不高兴,韩邵还是若无其事地朝周末说:“走吧,带我去填单子。”

男生还想有进一步的动作,但被韩邵用冷厉的眼神制止了,他愣了一愣,在原地默不作声地看两人走向棚子的方向。

有的人就是这样,出众的外貌,自带强大的气场,很难让人忽视掉他的存在,即使他只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但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却步。

周末看着他填表,拿笔的手指白皙修长,下笔刚劲有力,一撇一捺恰到好处。

“周末。”

韩邵叫她,她回过神,看向他的时候心头一跳,不自然地笑笑,问:“怎么了?”

他用笔尖敲了敲桌上的表格:“这样填,可以了吗?”

周末赶紧将表格拿过来,认真地检查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才点头说道:“这样就可以了。”

然后她将表格递给站在一旁的另一个女生,转头对他笑笑,礼貌又疏离地道谢:“感谢你的配合,可以了。”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尽量努力地看着他的眼睛。她都这样说了,他应该会识趣地走了吧?然而对方好像读不懂她话中的意思,微微扬眉,问:“你们发得很不顺利,需要我帮忙吗?”

她吃惊地将嘴微张成O型,愣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好啊!好啊!先生,我们很需要你的帮助。”旁边的女生说道。

“是啊!”另一个女生附和。

她还没答话,同行的女生们就热情地希望他留下来帮忙。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周末也不好意思扫了这份兴,于是也不再多说。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她终于不用再和刚才那个叫陈远还是赵远的男生在同一处发表格了。相比起方才的嘈杂,现在的气氛是极为安静,虽然来往的人还是不少,但总有股低气压在空气中盘旋。

周末注意到,其实她变轻松了许多,因为大多数表格都是韩邵主动上前去递,即便自己再去多拿表格,他都会从她的手上拿走大部分,剩下的也不过十张左右。

看着对方忙碌着的背影,周末默默想着,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感觉自己要沦陷了。但同时她也发现,每位经过的女生都会主动接过韩邵手中的传单,有些胆大的还来问他的手机号。

周末在他身后不远处,抱着刚拿来的一打表格,轻声数着人数:“第十九个。”第十九个来拿号码的人。果然,帅哥的魅力就是无法抵抗。

突然,前方几人不约而同地转头过来看她,周末莫名其妙,看向韩邵,发现韩邵也用极为温柔的眼神注视着她,她顿时就成了大庭广众之下的焦点。

傍晚时刻,调查工作即将结束,他们坐在旁边的石椅上小憩,周末忍不住好奇地问身旁的人:“刚才是怎么回事?她们为什么都看我?”

韩邵原本是倚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听到她问,说:“刚才她们想要我的联系方式,我说……”

他沉默了一会儿,睁开眼,目光直视着她。她从他如墨的眼里也清楚地看见自己,和夕阳洒下的细碎的光。

周末听见他说:“我告诉她们,我未来的女朋友正在后面盯着我呢,我希望我所有的联系方式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如此直白露骨的情话,如此不动声色的表达,也只有韩邵能做到吧?周末的心里仿佛点燃了一根烟花棒,噼里啪啦地作响,烧得她心慌意乱。

“韩邵!哈哈!撩妹被我抓个正着吧!”

一道声音不适宜地插入,周末发现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她细细打量起了男人,随后吃了一惊,果然,帅哥的身边都是帅哥!

那个男人也正打量着她,脸上露出不明意味的笑容:“这位小美女是谁啊?”他问韩邵。

“和你有什么关系。”韩邵瞥了他一眼,向后靠在椅背上,“你下班了?下班了就赶紧回去,别一副纨绔子弟讨人嫌的样子。”

叶蕴泽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像纨绔子弟吗?我这不是见到了美女,有些情不自禁嘛!”

“我知道。”韩邵说。

“你知道什么?”叶蕴泽奇怪。

“我知道她美。”

叶蕴泽:“……”

周末被夸得猝不及防,脸颊发烫,连着耳根子都在热,整个人好似一下掉入了滚烫的熔岩里。叶蕴泽的反应更加激烈,似乎是不敢相信这是从“他认识的韩邵”的嘴里说出的话,啧啧两声,他说:“行,我不看她还不行吗?但是你不介绍一下?”

韩邵没说话,过了片刻才不情不愿地侧过身子,叶蕴泽知道他这是同意了,便上前一步,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叶蕴泽,韩邵的朋友。”

“你好,我是周末。”周末自然地回应。

原来叫周末啊,叶蕴泽心想,这个名字可真让人心情愉悦,他都好久没过周末了。

“叶蕴泽?”周末有些迟疑地问:“你是那个电台的主持人吗?”

叶蕴泽眼前一亮:“怎么,你也是我的小粉丝?”

周末有些窘迫,为难地回答:“这倒不是……不过我爸妈特别喜欢听你的广播。”

“岳父岳母啊?”

话还没说完,韩邵轻踹他一脚,替周末回应:“讲清楚,谁是你的岳父岳母?”

叶蕴泽灵活地往旁边一躲,连忙改口:“叔叔阿姨啊?那真是太荣幸了,哪天合适的时候,我上门拜访拜访。”

韩邵嘲讽般轻笑一声,目光看向远方,悠然地说着风凉话:“那你的表情可要收敛点,别让叔叔阿姨认为你是流氓,把你给乱棍打出来。”

叶蕴泽不满地嘀咕一句:“谁是流氓了,我这可是标准的帅哥相。”说完,他怕韩邵又用话堵他,连忙转移话题,“相逢不如偶遇,刚好是饭点的时间,不如我请你们吃饭?”

周末在一旁抿着唇偷笑,没想到这个知名的帅哥电台主持人居然是个活宝。

因为这两人的关系,周末和带队的老师说不跟着他们一同回去。晚饭时,叶蕴泽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问东又问西,疯狂地调侃他们之间的关系,直到晚饭结束。周末脸皮薄,听得脸颊烧成一片红,晕晕乎乎地低头吃菜,全程都是韩邵给她夹的菜,他夹什么,她埋头就吃,应付叶蕴泽,也都是他在做。

后来想起,周末也觉得奇怪,明明他们两个之间还没有什么呢,怎么她就不好意思成这样了?她盯着前方路口的红灯发呆时,安静的车厢内响起男人如沐春风的声音。

“周末,我之前说的每字每句都是真的。”

她转过头,看到的是他坚定的神情,怔了一下,嘴唇微动,她刚要说话,后面就响起一阵连鸣的喇叭声。韩邵看向前方,油门一踩,车子往前驶去。她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拳,看向窗外迅速往后倒退的街道。

周末一直很好奇,为什么韩邵对她的执念这么深,几乎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的追求者也不少,但只要她表示一丝的不情愿,他们就会很识相地离去,不再打扰她的生活。

而他,却偏偏是个例外。

他这么积极,好像再打击也不好?但如果一下跳跃到男女朋友关系,这也太快了。她还是觉得太快了,她还根本不了解对方,而对方,也并不了解她吧?

车子缓缓驶到校门口,周末赶紧叫停,别让他开车进校,看着他放缓了车速,这才吁了口气。周末在下车前的一刻,鼓足勇气和他说:“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开始。”

然后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见,她再次落荒而逃,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开车门关车门一系列动作流利快速,背着书包跑进学校。奔跑的时候,迎着吹来的风都带着他车内古龙水的味道,久久萦绕在她的鼻尖。

4.

自上回后,周末就开始考虑把无声和在水一方的时间合理分配,无声继续做单人指导,至于自己的师傅就比较好商量一些,将他和另外几位CV的时间合在一起就行。

挑选时间的话……还是先给无声做选择权。毕竟是好不容易请来的一尊大神,谁也得罪不起啊。

“大神,我和你说件事。”她上麦找他。

无声的声音极其温柔:“你说。”

周末听见后,放宽了心问:“就是关于时间上的安排,我现在需要调整一下,除去双休日,大神你是想单数日指导还是双数日呢?”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未经思考地回答:“单数日。”

这理应不该继续问下去的,但大神这么果断,她忍不住疑惑地问:“为什么?”

对面的人回答她:“因为单数日比较多。”

比较多?为什么要选比较多的单数日?她把这个问题咽下喉不再多问,既然是他选的,那么就有他的理由,如果她问多了,反倒八卦了。

周末立刻快速简洁地将这个话题画上一个段落:“好的,那么大神,我们继续上回的情节往下说吧。”

她等了很久,才听见耳麦里传来一声极轻的“嗯”字。

“熏盐水鸭,蛋烧卖,油氽馒头……因为不知道林小姐的喜好,所以都点了遍。”

听声音好听的人一一报着菜名,好像连耳朵都大饱口福,周末看着剧本上写着的菜名,暗想:这大晚上的折磨谁呢。

“左左默,你喜欢吃什么?”

“啊?”周末没料到无声从念着台词,话头一转到问她喜欢吃什么,反应有些跟不过来。她若有所思起来,把自己喜欢吃的美食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然后发现根本就数不过来啊。如果硬要说上几个最喜欢的……

“我们这儿,城西那里有家粥店,招牌粥还挺好吃的。”

只是离她们学校太远了,而且每天人满为患。她是某次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去那附近偶然发现的,不过就这一次就已经让她印象深刻,念念不忘到现在。

他问她:“有多好吃?”

周末想了想,形容道:“苏东坡的饮酒观念是‘我饮不尽器,半酣味尤长’,换我这里是,我食不尽器。”

无声似乎是被她逗笑:“我们这里,城北有家甜品店还挺好吃的,哪天有空带你尝尝。”

她只当是句玩笑话,应了一声:“好。”

不能再这么说下去了……再说下去,她就要流口水了。结果,周末还是想了一晚上的美食,城西的粥,城东的包,城北的面,城南的粉,可馋死她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收到了一份令她意外的礼物,大概是昨天她说的话给了韩邵希望,她醒来迷迷糊糊地用手机看时间,有一条来自他的短信,时间是在半小时前发的。

周末浑身一个激灵,草草地收拾了自己跑下去,就看见他如之前一样站在路灯旁,手插进口袋里,清俊的脸上带着笑意,缓缓地朝她走去。

她问:“你不会在这里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吧?”现在的天气可算不上温暖。

他伸手捋了捋她掉落在额前的碎发,温和地说:“粥在车里,我拿着冷了,你等会儿不好吃。”

周末睁大着眼睛,惊讶地问:“你怎么不在车里等。”这么冷的天气,反倒是人在车外,粥在车内。

“我怕你找不到我。”

周末叹了口气,从他手中接过粥,一闻这香味便能轻易猜出是哪家的,即便她只尝过一次。还没让她理清思路,韩邵便催促着她上去多穿些衣服。

诱人的香味在宿舍里传开,路骁伸了个懒腰,不满地说:“周末,你怎么出去买早饭也不给我带一份。”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这……这个是你堂哥带来的。”

“我堂哥?”路骁躺在床上掩面哀号,“天理不容啊,居然也不给我这个堂妹带一份。”之后她又絮絮叨叨地抱怨起来,周末站在桌前盯着这一碗粥默不作声。

这未免也过于巧合了。她昨晚才刚和无声垂涎她们这里城西的粥,今天一早,韩邵就送来了。该不会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吧?

“路骁,我问你件事。”

路骁安静了下来,她极少听见周末用这么严肃的语气和她说话。

周末问:“你堂哥,平常有没有接触网络配音这一块?”

路骁回忆了一下,如实回答:“这我倒不清楚,他家都是画画的工具多,虽然他现在也不怎么画画了,但是还真没见过有配音器材什么的。”

听到这里,周末才松了口气,看来是她疑心过重想多了。再想想,城西那家店的粥那么出名,韩邵身为本地人,知道也很正常。

下午没课,周末在QQ上挨个问谁现在有时间指导戏感,回复她现在有空的只有在水一方和另一名男CV。

周末进房间,开麦后叹气说:“我还以为没人呢。”

这名叫归舟的男CV笑道:“我会不会打扰到你们师徒俩叙旧?”

她刚想解释,就听在水一方用清淡的语气说:“不会,上回已经叙旧完了。”

归舟又调侃几句,三人这才开始进入正题。戏感指导进行到一半,周末听见耳麦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她不舒适地微微皱起眉头,问:“是谁的出了问题?”

“归舟的,我这里没问题。”在水一方回答她。

两人等了一会儿,才听归舟用十分抱歉的语气说:“不好意思啊,我临时有事,现在得出门一趟。”

房间里突然少了一个人,氛围变得有些安静。上回两人的交谈还停留在被无声大神打断的那一次,之后她再找在水一方也都是因为工作的事。

“徒弟。”

周末被他叫得一怔,因为在水一方称呼她都直接叫她的圈内名字,也就是左左默。

“师傅,怎么了?”

在水一方压低着声音,声音近乎极致的诱人:“想听师傅唱歌吗?”

听他唱歌?那肯定是想的啊!

在水一方为人低调,很少露出自己的锋芒,他不仅是在配音上有天赋,而且在唱歌方面也很有造诣,甚至涉及作词作曲。圈内人都知道他是个全能天才,不过他在这些方面每项也就展露过一次,只是一次就足以让人惊叹,印象至深。

就比如说,他唯一献出歌声还是在三年前的社团庆典上,他作为特邀嘉宾压轴出场,把《牵丝戏》这首歌唱得哀怨动人。后来听说有不少人私信他请他唱歌,商演的也有,他都一一拒绝了。再后来他被邀请参加什么活动,也都只是走个过场,再没开口唱过一句。

周末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压抑着内心的兴奋问:“真的吗?”

在水一方听她这么小心翼翼,忍不住笑了一声,肯定地回复她:“真的。你想听什么?”

她不太常听古风圈歌曲之类的,于是说:“其实都可以,如果你能再唱一次《牵丝戏》,我也不介意。”

“好。”他回答得言简意赅。

正当周末双手托着脸颊,准备享受接下来美妙的歌声,又听在水一方说:“不过现在好像不太方便,因为大神驾到了。”

大神?什么大神?

周末看见屏幕上两人的名字下面又多了一个名字:无声。她欲哭无泪,甚至有一种被抓奸的感觉?隐隐觉得等会儿一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我也很想听听你的歌声,怎么不方便了?”无声清冷的声音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在水一方淡淡地说:“因为我只想唱给我徒弟一个人听。”

周末心弦一动,换在平常,她听见这句话铁定少女心泛滥了,可按目前这种局势来说,很明显这两个人是要“搞事情”啊。

过了一会儿,她才听无声发出一声短暂的冷笑:“那就算了。”随后,他转了话头,“不是要指导戏感吗,我正好现在有时间。”

轮到周末困惑了,她记得她可没有敲无声指导戏感啊,她只问了其他几名CV,因为和无声约的时间一直是晚上。思来想去,要不就是无声有通天的本领,要不就是若鱼鱼背叛了她,很明显后一个推论比较靠谱,听说最近若鱼鱼加上了无声的QQ……

周末想,如果再这么下去,她的尴尬症可能就要转变为尴尬癌了,于是婉转地解释道:“是这样的,你们两个暂时没什么对手戏,而且……大神,我们不是约好单数日晚上给你指导吗?”

等了很久无声都没有回应,周末倒吸了口冷气。

“那如果我现在非要呢。”无声的语调很平静,听不出丝毫喜怒。

如果你现在非要……那她也没办法,她有这个胆子拒绝吗?周末在心里想,果然啊,平易近人什么的都是浮云,不过她也理解,大神嘛,可不是得供着。

最后无声没有“非要”,而是沉默着离开了房间。经过刚才那么一出,在水一方也没心情唱歌了,两人简单说了几句,也都下线。

吃晚餐的时候,路骁看对面的人一副恹恹的模样,弯起嘴角:“你这是失恋了吗?颓丧得我都看不下去了。”

周末还宁愿自己是失恋了呢。网络上的事情一时半会儿和她说不清楚,况且她现在也没那个心情说。她放下筷子,叹口气后起身,对饭菜还剩一大半没吃的路骁说道:“我回宿舍了,你继续吃。”

到了原本和无声约好的时间。

无声很准时,她回来冲了杯麦片瞧了眼时间,就听见电脑在嘀嘀嘀地响。她赶紧放下水杯,戴上耳麦,进YY房间里。

“吃晚饭了吗?”刚进去无声就问她。

周末应道:“吃了,刚才冲了杯麦片喝。”她犹豫了半晌,怎么说也要“礼尚往来”一下,“大神你吃了吗?”

“吃了。”

“那……我们开始吧?”

面对无声,周末也就只有在工作起来时才能完全放开自己。指导了有一个小时,她的话逐渐多了起来,不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工作进行到最后,无声跳开工作,单刀直入地问她:“左左默,你喜欢你的师傅吗?”

“啊?”周末一脸惊诧。

大概是无声缓了过来,觉得自己这样问过于突兀,太欠妥当,于是解释说道:“随口问问。”

周末如实回答:“我喜欢我师傅,不过是崇拜和敬仰的那种喜欢。”

“那……”他欲言又止。

“什么?”

“没什么,我能听你唱歌吗?”他突然问。

周末惊讶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我唱歌可是灾难现场。”

她这句话还真没夸大,就连她亲生父母都曾毫不留情地打击过她:“怎么我和你爸唱歌都不差,偏偏就生出了你这个五音不全的女儿。”

“怎么办,还是想听你唱。”他的低音饱含着宠溺,特别是“怎么办”这三个字,简直可以让耳朵怀孕。周末指尖无意间触碰到旁边温热的水杯,这才回过神,努力克制住自己早已化成一地的心。救命,谁来救救她这个声控啊!

等了很久没有回复,无声不再为难她,自己收了尾:“我开玩笑的,时间不早了,你去睡觉吧。”

“好的,晚安。”

“晚安。”

还好无声及时下了线,不然她就要因脑内充血过多而身亡了。周末挺直着腰板坐在桌前,深吸了口气,以自己青葱时期曾体验过的惨痛经历告诉自己。

周末!想多是罪!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欲望青春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350625
更新:08-11
[阅读]
魔术师谋杀
作者:
类别:悬疑出版
点击:137793
更新:09-06
[阅读]
薰衣草之恋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114758
更新:12-14
[阅读]
遇见你时,花满倾城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70811
更新:01-2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