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第三章 心生好感

书名:以她为名的光芒  作者:宅小花  本章字数:11193 字  创建时间:2018-03-21 11:30

1.

“周末!周末!快快快!你晚上有时间吗?”

周末手里拿着耳麦,看路骁风风火火地闯进宿舍大门,一脸茫然地回答:“有倒是有……”

今天是双数日,晚上本来是要和在水一方指导戏感的,但师父刚刚在QQ上跟她说“晚上临时有事”,所以周末的晚上就空了出来。

她将耳麦放到一边,好奇地问路骁:“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薛氏集团三十周年庆的晚会邀请函!”路骁将一张设计精美的信函拍在桌上,“要不是这张邀请函,我都不知道原来我们家和薛氏集团还有商业合作呢!”

周末知道一点路骁家里的情况,虽然不是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但是公司也不小,妥妥的高产阶层。

但是她对于商业啊公司什么的兴趣并不是很大,所以听到这话也没什么反应。

她拿起请柬瞧了瞧,镶嵌着银边的邀请函带着圆润的手感,上面用钢笔端端正正地写着邀人参加的诚意,然而看到落款那眼熟的签名时,周末不由得一愣。

“薛……晟?”

“对啊!你忘记啦?我们上次还看过他的画展呢。不过我向你介没介绍过他是薛氏电商的未来继承人来着……算了也不重要。”路骁捧着脸颊美滋滋地说,“‘下次见面’,果然又见到了。”

薛晟不是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男人,周末当然还记得他。她将邀请函放回路骁的面前,疑惑不解:“所以,你问我晚上有没有空是要做什么?让我帮你在宿舍里看着零食,以防被人偷吃?”

“周末!你怎么跟我堂哥似的学会挤对我了!”路骁不满地嚷嚷。

周末笑起来,但是听到路骁提起韩邵,她还是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催促她:“有什么事你快说吧。”

“嘿嘿。”路骁笑了两声,凑到周末的身边,生怕她跑了似的抱住她的胳膊:“周末,你陪我一起去参加晚会吧!”

“我?”周末诧异地眨眨眼,“那种地方我去做什么?”

“你看,我一个小女生,人不生地不熟的……”路骁装着可怜,还顺手从纸抽里扯出来两张纸,擦着不存在的眼泪,“我一个人去,你也肯定放心不下我,不如陪着我一起去吧。”

路骁就像是一个活宝,周末明知道她这是装的,但还是不太忍心拒绝,可是光从“薛氏”和“三十周年”这两个词,周末就知道这个晚会的排场不会小。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参加过什么宴会,去了也肯定是手足无措。思来想去,她还是摇摇头,狠心拒绝:“还是算了吧,我去那里也没什么意思。”

“怎么没意思?可有意思了!”路骁绞尽脑汁想着宴会的好处,“有好多好多蛋糕甜品,最少两大桌子的自助餐,还有……”她见周末依旧不太感兴趣的样子,索性拉着周末的手摇了摇,可怜兮兮地说,“周末你就陪我去嘛!我一个人去更没意思啊。”

“可是……”周末心软,不是一个招架得住别人这样恳求的人,她抿抿唇,对路骁看了又看,最后无奈地点点头,“好吧,我和你一起去。”

她低下头瞧了瞧自己,为难道:“可是……晚会是不是需要穿礼服?我没有礼服这种东西。”

“礼服就包在我身上!”路骁信心满满地拍拍自己的胸口,把周末推进洗手间,催促道,“你先打扮打扮,等下我们出门一起选。”

周末觉得这样很奢侈,于是又探出头来:“还要要去买吗?你以前的就行啊……”

“哎呀,你别管啦。”路骁又把她的头按进去。

洗手间的门一关,路骁松一口气:“呼,终于搞定了!”

她轻快地转身,内心喜滋滋地想着,她那个讨人嫌的堂哥能有她这样聪明又可爱的堂妹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午后的阳光轻柔地洒在商场前的喷泉广场,清澈的水面折射出绚丽多彩的光。

她们到达礼服店时,才下午两点,距离晚会的开始还有五个小时。

周末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晚会,对晚会的印象也仅止步于电视剧当中呈现出的华丽景象,她本来还担心自己会承担不起礼服的价格,但她跟着路骁左右看了看,发现这家礼服店的价格意外很平常。

“你看,这条怎么样?”路骁跑到衣架前,弯下腰,细细瞧了瞧,拿出一条设计精美的露背礼裙,“紫罗兰色!很适合你,要不要试一试?”

周末为难地看着那几乎要将整个后背露出来的倒V开口:“太暴露了点吧……”

“说得也是。”路骁爽快地放弃,又拿起另外一条,“这个酒红色的呢?周末你那么苗条,穿这种保守款式也很适合啊。还有这条黄色的,你喜欢哪款?”

酒红色的张扬,黄色的娇俏。周末不想穿那么亮眼的颜色,她只是陪来的啊。偏过头,正有些犹豫,忽然一道沉稳的声音插进了对话,一抹清新的白映入眼帘:“周小姐不如试试看这条白裙子,与你很相称。”

周末一怔,顺着那双拿着礼服的手向上看去,只见薛晟西装笔挺地站在她们面前,双眸如玉,藏着柔和的光,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彬彬有礼地向她们打招呼:“路小姐,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路骁睁圆了双眼,惊讶道:“薛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我恰好路过,见到你们,想着上次没时间好好招待,就进来打声招呼。”薛晟微低着头,看了看手中的礼服,笑道,“刚才听到你们苦恼,就擅自提了意见,没打扰到你们吧?”

“怎么会呢!不打扰,不打扰。”路骁眉开眼笑地接过薛晟推荐的白礼裙,兴致勃勃地对周末说道:“周末你快看!这条裙子确实特别适合你的气质!”

薛晟推荐的礼服,是一条纯白素雅的衣裙,右肩处别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胸口到腹部用奶白色的线绣着一段笔直向上的枝叶,灯光下还泛着隐隐的金色。整体既不会显得过于素净,也不会张扬浮夸,确实很适合周末文文静静的性子。

这件礼服设计精美,周末也确实喜欢,然而看到上面的标价时,她又有些犹豫了起来。要是买下来,几乎要花光她这个月的生活费了。

薛晟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微微一笑,将礼服交给一旁等候的售货员,说道:“包起来吧,送给这位小姐。”

送给她?周末讶然地睁大了眼睛,连连摆手回绝:“不不不,不用了,薛先生!我们又不熟……”

啊,说走嘴了。

周末懊恼地抿了抿嘴,偷瞄了一下薛晟的神情,慌张改口:“那个,我的意思是,这太贵重了,而且我们只见过两面,我不能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多见几面你就会收下了是吗?”薛晟见她慌慌张张的样子,觉得有趣,于是起了坏心眼,故意这样问她。

她不是这个意思啊!周末懊恼。

好在薛晟也并没有过多地为难她,只是笑了笑,纤长的手指整理着西装的袖口,慢条斯理地说:“有个词叫一见如故,上次没有机会和周小姐多说几句,但我总觉得周小姐身上有种令人熟悉的气息……”他说到这里笑了笑,话锋一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为了参加薛氏三十周年的晚会才来选购礼服的吧,我作为宴会的举办方,总不能看着客人暗自苦恼。”

薛晟的声音低沉,谈吐亲切而又大方,带着令人不可拒绝的魅力。

旁边的路骁将手搭在周末的肩膀上,意味深长地看着薛晟,笑嘻嘻地问:“我也是晚会的客人,怎么薛先生只送周末,不送我啊?”

薛晟微弯唇角,礼貌地回应着:“路小姐喜欢哪一件,一起送。”

“唔……”路骁假装思考着,然后她摆了摆手,开朗地说道,“我就算了吧,还没看中喜欢的,你们两个先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啊?你就留下我……”

周末还没反应过来,路骁的身影就已经从不远处的拐角消失了。

她还是第一次和薛晟独处,不自在地将手背在身后,礼貌而又固执地回绝:“薛先生实在太客气了,但礼服我真的不能收,我会自己买的。所以就算你强行送了我,我也不会穿去宴会的。”

周末在某些方面总是会显出自己特有的坚持,从前还被不了解的人说过古板。

薛晟偏过头看她,眼中浮上光华,似乎有几分惊讶和欣赏的味道。

他也不再坚持,果断放弃了自己的提议,看了看手腕上做工精湛的银表,已经到了下午三点。

“既然周小姐这样说,那我就不再强人所难了。我还要去看一下晚会的布置情况,就先走一步了。”薛晟俊俏的脸庞带着几分笑意,“期待晚上的见面。”

周末目送他离开,终于松了口气:“没想到薛先生原来是这么热情的人啊……”

爱惜地摸了摸售货员捧着的那条白色礼服,周末咬咬牙,还是决定买下来。

然而等她结算完,提着装礼服的纸袋站在大厅等了好久也没见到路骁回来。

她觉得有点奇怪,问清洗手间的路,她往那个方向去,刚出走廊,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倚靠在墙边,小声地说着:“没错,我感觉他肯定是对周末有意思,你得抓紧啊,要不然……”

“路骁。”周末在身后喊道,她觉得路骁古古怪怪的,不由问道,“你干吗呢?”

“啊?”路骁吓了一大跳,几乎要蹦起来了,手忙脚乱地挂断电话,干笑着,“没,没什么啊,就是,就是打个电话。”

打个电话用那么鬼鬼祟祟的吗?

“好啦,好啦,我们继续挑选礼服吧,时间不多了。”路骁连忙挂了电话。

周末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路骁拉着手匆匆忙忙跑出了走廊,她只好无奈说道:“你慢点啊,礼服又不会跑……”

2.

晚会的开场,热闹而又喧哗,耀眼的灯光将内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一瓶瓶垒起的香槟塔摆在晚会的正中央,折射出琉璃般澄澈的光彩。

“好了,周末你就别害羞了,快进来。”

路骁拉着周末走进了会场大厅,拿起自助餐桌上的餐盘,一边忙着夹东西,一边含糊不清地招呼着:“这个酒店的蛋糕可好吃了,这块芝士蛋糕给你。”

哪有人刚进晚会的会场就直接奔着吃的来啊?

周末无奈,从路骁的手中接过盘子,调侃道:“我看你一点也不像人生地不熟的样子。”

“啊?这个……那不是因为有你陪嘛。”路骁笑嘻嘻地回了一句,刚要说些什么,却见一个侍从模样的人走了过来,低声对她问道,“请问是路小姐吗?路豫戚路先生在找您。”

“我爸找我干什么呀?”路骁叼着个勺子,含含糊糊地说着,“不是都说好了,来宴会,他负责商谈我负责吃吗?”

“或许找你有事吧。”周末催促道,“你还是快去吧,省得让路叔叔担心。”

路骁想了想,点点头:“那我去了,周末你稍等我一会儿哦,我马上就回来。”

造型如同空中城堡一般的水晶灯高高地悬挂在金碧辉煌的屋顶,灯光下拿着酒杯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一张让周末觉得十分陌生的面孔。

路骁还在的时候,周末只是觉得这里流光溢彩,令人目眩神迷,路骁离开之后,所有陌生的一切都让人不安了起来。

“原来真有这样的宴会啊,我还以为偶像剧是夸张呢。”周末带着那盘芝士蛋糕,选了个不会引人注意的角落坐了下来,嘟囔了一声,“不过蛋糕确实挺好吃的。”

听路骁说,薛氏集团的董事长发完言这场晚会才算正式开始,至于什么时候结束就不清楚了。

周末悄悄捏了捏因为不常穿高跟鞋而有点发酸的小腿,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

比起参加这种盛大的晚会,她宁愿在宿舍挂YY聊广播剧聊剧本,也不知道师父和无声大神现在在做什么,屏幕外的他们每天都会做些什么呢?

周末撑着下巴,无所事事地看着远处,喃喃自答:“声音那么好听,说不定在屏幕外也会是个精英……不对,我想这些干什么!”

网络世界就算彼此之间谈得再熟,也像隔了一道沟,周末很早就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从没对电脑那端的人有过多留意,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却有些莫名在意无声。

虽然她向路骁求证过,知道是自己的错觉,但她还是觉得韩邵和无声有种说不上来的相像。

“看来是我最近睡多了,开始做起白日梦来了。”周末一拍脑袋,嘟囔起来,“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话说,路骁好慢啊,怎么还没回来?”

“路小姐的话,我刚刚看到她和白家的少爷去了花园。”

突然在身边响起的声音,将周末远去的思绪一下子拉回了晚会,她惊讶地看向朝她搭话的那人,结巴了一声:“薛,薛先生?好,好巧啊。”

说完,周末懊恼地一咬唇。这本来就是薛氏集团的晚会,肯定会遇到薛晟啊。

“没必要那么客气,叫我薛晟就好。”

薛晟穿着一身纯白西服,领口处别着一枚玫瑰胸针,如同童话中描述的王子一般,一只手拿着玻璃酒杯,醇香的红酒折射出杯底的波纹,就好似平静的湖面泛起了微波。

他对她眨了眨眼,唇角勾起几分迷人的弧度,轻声细语地说道:“以后,我也叫你周末了。”

既然见过了三面,应该还算有点熟悉的关系了。

周末正想点头答应,却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总觉得周围有人在盯着自己似的,那视线扎在她的后背上,带着难以忽视的存在感。然而她回过头向四周张望,却找不出到底是谁在看着自己。

薛晟见她突然左顾右盼起来,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周末摸了摸自己的脖颈,缓缓收回视线,困惑不解地回答:“没什么,可能是错觉吧。”

“韩邵,韩邵?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是,您刚才在说公司和薛氏合作的事情吧。”韩邵摇晃着杯中的红酒,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低声淡淡道,“关于这次合作,我建议……”

“停停停!”路豫戚忙伸出一只手来,打断了韩邵的话,无奈地说,“谁跟你说公司的事情了,我是说瑾瑜就快回来了,你是不是故意装作听不见?”

“哦,这件事啊。”韩邵抿了口红酒,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目光不知不觉又飘向了他在意的位置,漫不经心地说着,“我知道了。”

“要我说你就是迈不出心里的那个坎儿,虽然她确实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毕竟也过去这么多年了。”

路豫戚看韩邵不感兴趣的样子,接着劝道,“她的事业毕竟是模特,想要去国外发展也很正常,而且她去国外打拼了这么多年,坐上了顶级模特的位置,肯定要比那个时候懂事多了。路叔看你们还是挺般配的,要不然还是忘掉过去的不愉快,重新在一起吧。”

听到路豫戚的劝说,韩邵就好似没有听见一般,表情没什么波动,只是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一个位置,久久都没有移动,专注而又认真。忽然,他皱了下眉头,深如黑潭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悦,将酒杯放到一旁,他转过头来对路豫戚说道:“伯父,我有点事情,先走了。”

“有事……”路豫戚看韩邵头也不回地离开,心想深深叹了口气,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之前闹得那么不愉快。只是韩邵的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成家了,不然他也不会劝他和林瑾瑜和好。

不过……顺着韩邵离开的方向看过去,那边那个不是薛晟和小骁的……室友?韩邵去那里干什么?

周末还不知道韩邵就在晚会的会场,顺着薛晟刚刚发出的邀请,她为难地说道:“我对美术其实不是很懂,也感受不出什么内涵,顶多就是觉得好看和不好看,就算请我去美术展肯定也没什么意思的……”

比起她还不如去邀请路骁,她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对美术鉴赏方面很有基础。

薛晟身子微微向后,倚靠在松软的沙发靠垫上,一手支着头,感兴趣地问着:“那你喜欢什么?音乐?话剧?”

要是说喜欢广播剧,会不会被笑话啊?

周末坐在离他稍远的单人沙发上,手指抚着酒杯,正因为苦恼而犹豫,一道冷清的声音却忽然响起,替她回应:“周末喜欢什么,和薛先生你没什么关系吧。”

这个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周末猛地抬起头:“韩邵?”

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韩邵冷漠的脸庞浮现出了几分笑意,黑曜石般深邃的双眸盛满了她的影子。

他今日穿了一身裁剪匀称的黑色西服,修长的体型,将他淡然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薛晟似乎对韩邵的出现并不吃惊,听到韩邵说出这样不客气的话,他也没有生气,反而唇角一弯笑了起来,从沙发上站起,他慢条斯理地回应:“那我问她喜欢什么,和韩先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他们面对面站在一起,黑与白相互对立,就像是两个永远不会相融的极端。

周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敏感地察觉到气氛不对,连忙也站了起来,劝道:“要不然你们两个坐下来谈吧……”

“有关系。”韩邵一把拉起周末的手臂,向薛晟宣告,“她是我邀请来的客人。”

薛晟低低笑了起来:“韩先生,如果我没记错,这里是薛家举办的晚会吧。”

“可是你们的邀请函没有发到她手里,但我的到了。”

“该不会路骁又是……”

周末听到这里顿时反应了过来。她刚开始就奇怪为什么路骁一定要让她来参加这个晚会,那个吃货,肯定又是收了韩邵什么好处!

韩邵食指抵在唇边,轻轻“嘘”了一声,顺手揉了揉她的头:“安静一会儿,等下再跟你解释。”

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摸她的头?周末捂着自己的头发,偷偷瞄着他。

韩邵转过头,面对薛晟时,那副温柔的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淡淡的冷漠:“薛先生应该听得够清楚了,晚会即将开场,那我就先带她走了。”

“嗯?走?去哪里啊,路骁她还……”周末话都没说完就被拉走了。

薛晟站在原地,微眯双眼,目送他们离开。恰好一个侍从走过来,低声通知道:“薛少爷,董事长要您事先准备准备,等下您要在晚会的开场发言。”

“我知道了。”薛晟头也不回地应着。

真是一件有趣的事。薛晟看着那双背影,眉眼弯起,满是愉悦的样子,心里琢磨着,怎么呢,韩邵似乎对这个女生有点特别,而他,刚好也有兴趣。

3.

“到,到底去哪里啊?”

周末被韩邵拉着手腕,直接从晚会的大厅中走了出来,现在正走向酒店的大门。

他拉着她的力道并不重,但也没那么容易挣开,温热的手掌贴在她微凉的手腕上,带着一种微痒的感觉,就像拿着根羽毛在心尖轻轻扫。

他没有回答,而是带着她来到一辆黑色的敞篷跑车前。

虽然黑色不如别的颜色那么显眼,但流畅的线条,和那富有品味的设计,却让它在黑夜中也散发着难以忽视的存在感,就像韩邵一样,哪怕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自然而然地聚集了许多路人的目光。

“快看快看!那个人好帅啊!是不是什么明星?”

“旁边那个女生是谁啊?该不会是他女朋友吧。”

“完了,好看的男生都有主了,这可让我们怎么活。”

听到路人的议论声,周末窘迫地红了脸,虽然她想解释自己不是韩邵的女朋友,但突然和路人解释这些好像也怪怪的。

她只好往韩邵的身边缩了缩,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小声地问道:“你把我带这里来干什么?”

该不会突然给她介绍起自己的跑车吧?她有个同学是个汽车迷,看到个车就爱拉着大家科普,搞得她现在看到车都有点阴影。

还好,韩邵并不是那样的汽车发烧友,他体贴地拉开车门,提议道:“我们出去兜风吧。”

“兜风?”周末怔了怔,傻气地指着自己,“和我?”

韩邵失笑,身子倚靠在车身上?“这里还有别人吗?你不是不喜欢这种晚会吗?”

能不用在晚会继续熬时间,周末当然求之不得。她想起韩邵刚才对薛晟说的话,嘟囔了一句:“那你还让路骁把我带到这里来……”

她抱怨的声音很小,但韩邵却听见了。

他略偏过头,垂下眸子,唇角勾起些许弧度,却莫名带着些许惆怅的味道。

他的声音低沉,在这夜空下带着流水般的轻缓:“我只是想见你。如果不通过路骁,由我亲自来邀请你,我怕你不肯见我,躲着我。”

周末对韩邵的印象总是停留在主动和强势上,即便被她拒绝过,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似的,所以能从他的口中听到这样小心翼翼的字眼,周末吃了一惊。

她眨了眨眼,仔细看着韩邵,居然觉得他低着头的样子,有点可怜兮兮的。

不对不对,周末你在想什么,那可是韩邵啊!

周末对这意料外的情况,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只好磕磕巴巴地说着:“那,那个,其实也没有躲着你……偶,偶尔见一下也行。”

韩邵顿时抬起头来,眉梢微挑:“那就这么说好了。下次,下下次的邀约你都要来。这次就先从兜风开始吧。”

“啊?哦。”周末迷迷糊糊地应着,顺着他的话上了跑车,她侧过头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种掉入陷阱的感觉。

为了避免发生和上次一样的错误,周末刚一上副驾驶座,就把安全带牢牢地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随意地向着后座一瞧,忽然想起路骁,连忙向已经发动引擎的韩邵问道:“对了,路骁还在晚会上呢!她怎么办?”

“她现在忙着相亲,之后会有人送她回去的。”韩邵淡淡地回答。

“相,相亲?”周末被口水一呛,猛地咳了起来。

韩邵放缓了车速:“伯父不知道最近怎么了,热衷于给大家牵线搭桥,正好有这样一个晚会,青年才俊们聚在一起,伯父少说给她安排了七个相亲对象吧。”

周末:“……”

她已经预见到路骁哭哭啼啼地跑回来找自己诉苦的样子了。鬼使神差地,她忽然问了一句:“路叔叔,也给你牵线搭桥了吗?”

这句话明明是从自己的口中说出的,周末却比听到这个问题的人还要惊慌。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这样不就显得好像自己很在意的样子吗?

果然,韩邵挑挑眉,调笑般地问道:“怎么?我有没有相亲,你很在意吗?”

“没,就是好奇,问一问。”周末底气不足地回应。

“你放心。”韩邵注视着前方略显曲折的道路,好似漫不经心,又像是发自真心,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带着显而易见的柔和,“我的桥搭在你那里,红线也连着你。”

言语一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周末思来想去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回应,只好故意别过头看向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街上五颜六色的灯光连成一片闪耀的星河,即便是夜晚的凉风也没能吹散她脸颊上的热度。

韩邵偏过头看了看她,唇角牵起了浅淡而温柔的弧度。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韩邵将车停在一个会馆前,为周末拉开车门:“到了。”

周末拍了拍还带点余热的脸颊,从车上走下,好奇地向四周看了看,确认道:“这里……是个网球场?”

网球会馆似乎到了闭馆的时间,大楼上只有应急灯的光在闪,然而院子内却有一大块平整的网球比赛场地,路灯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将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

周末小心翼翼地踏进仿佛被光芒笼罩着的网球场,向着四周瞧了又瞧,手指拂过崭新的球网杆,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你怎么会带我来网球场?是不是路骁又被你收买了,说我喜欢网球?”

她从小就喜欢网球,放学路上看到别人打网球,总要看上半个多小时。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她一直没机会好好学习,久而久之也就淡了下来。

韩邵没有回答,只是将拘谨的西服扔进车里,随手挽起白色衬衫的衣袖,露出小臂上恰到好处的肌理。

他拿出放在跑车里的网球拍,还有一件纯黑色的外套,走到周末的面前,含笑问道:“怎么,你要试试看吗?我可以教你。”

“好啊好啊!”周末忙不迭地应了下来。

她伸手去拿球拍,却被韩邵轻轻一躲,身上落了一件温暖的大衣,恰好包裹住了她的礼服,避免了她在运动时走光。韩邵先是拉她坐下来帮她换了运动鞋,接着站起身来认真地为她系上领口的扣子,又体贴地整了整衣袖,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就好了。”

周末缩了缩脖子,将半张脸隐藏在立起的领子里,薄荷的清香萦绕在鼻尖,带着一股让人安心的味道。

她露出一双灵动的双眼看向韩邵,忍不住调侃他:“你们男生追女生是不是套路都这么多啊?”

啊……这种话由她来说,不太合适。

周末正懊恼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却听韩邵那边轻松地回应:“如果我说是你就能同意和我交往的话,那我一定会承认。”

他将球拍交给她,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走吧,我带你打。”

几乎都快成为习惯的动作了,但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让她害羞了起来。

周末握紧了球拍,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总觉得那上面还残留着他手心的温度。

不得不说,韩邵是个很好的老师,他讲起发球的动作要领时,每一点都讲得很清晰。周末拿着球拍,按照他所说的,摆出发球的姿势,小心地确认着:“我这样对吗?”

韩邵双臂抱胸,歪着头看了看:“脚要向后撤一点,腿微弯,手拿球拍的姿势……”

他说着索性走了过来,从背后握住周末拿着球拍的手,低声教导:“手腕不太提得太高,保持这种高度就好,否则太用力手腕会损伤的。打网球要借着巧劲,不是蛮力……”

周末虽然不算矮,但被韩邵拥在怀中,就显得十分娇小,整个人都埋在了他的怀里。

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边,将她的双耳烫得通红,沉稳而有力的心跳贴近她的后背,与她因为害羞而乱蹦的心跳,共奏出一首奇妙却又和谐的乐章。

太、太太太近了吧?

她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五官好像都罢工了,听不清韩邵说的话,也看不到自己握着网球拍的手,只知道韩邵就在她的身边,离她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周末?听懂了吗?”

就在她差点要憋死自己的时候,韩邵终于放了手,稍稍后撤了两步。她听到他问话,满脸通红,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知道了,挥拍嘛。”

她猛地一挥,惯性太大,竟把自己带着转了两圈,踉跄了一下,才勉强站稳了身体。

看到韩邵忍笑的表情,她挫败地一捂脸:“不用忍啦,你想笑就笑吧,反正我从小体育就不好……”

没错!她虽然对网球感兴趣,但一直都没接触的原因,就是她实在没什么运动细胞。本来还以为长大了,自己的体育能力能跟着也上个档次,没想到还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没关系。”韩邵拿起球拍,掂量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只要你相信我。”

4.

夜风微凉,吹动树梢上的柳叶。喧闹的夜市人来人往,到处都散发着一股美食的气息。

“没想到你会带我来路边摊吃夜宵。”周末披着韩邵的外套,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我还以为你一定会去什么高档的西餐厅呢。”

毕竟韩邵的气质总是清清冷冷的贵公子模样,实在和这种小集市特别不搭。

经过刚刚在网球场的相处,两人之间熟络了很多,周末面对他也不紧张了。

“路骁说你喜欢路边摊。”韩邵轻笑着看了她一眼,随后说,“如果你想去西餐厅,我们现在也可以去。”

“不了,我还是喜欢这里。”周末连忙回绝。

虽然西餐厅无论是氛围还是食物都很好,但比起路边摊来,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烟火味。

她又回头看了看,看着韩邵的跑车与平民街市的格格不入,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里是网球场附近的夜市,他们打完网球,消耗了体力,就想找个地方吃点宵夜。

韩邵虽然知道这里,但好像也是第一次来,而周末是夜市的常客,天下夜市都一样,于是她就不客气地主动担当起了向导的责任,边走边向身旁的男人解释:“这叫炒焖子,那个是‘炸炸炸’,前面好像还有小龙虾,你……有想吃的吗?”

因为她怕韩邵会吃不惯路边摊的东西,所以先询问他的意见。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是个男人,没那么娇气,你不用特意考虑我。”韩邵说完,伸手将她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夜市里,人多又杂,他不希望她有任何不舒适,这是他唯一在意的事情。

周末没在意他的举动,咽了咽口水,说道:“那不如吃小龙虾?最近正好是季节,小龙虾应该很肥美。”而且,夜市里的小龙虾最好吃了!

韩邵点头,一边跟着她,一边护着她。

卖麻辣小龙虾的店十分受欢迎,他们到达时,露天的店铺就只剩下两套桌椅。

韩邵选了个离人远一点的座位,先用纸巾细致地擦了擦椅子,又擦了擦桌子,这才放心地坐下来。

老板娘热情地拿来菜单,打着招呼:“哟,二位是生面孔啊,第一次来我们家吃吧,怎么样?要多少斤小龙虾?有三斤五斤和十斤。”

周末正想询问一下韩邵的意见,就听他平淡地说道:“十斤。”

周末:“……”

“好嘞!”老板娘麻利地向后厨吩咐了一声,笑嘻嘻地说,“难得来了个大帅哥,这单我做主,给你们免一半!”

周末瞪大了眼睛,这都行?还带刷脸的?

韩邵说了声谢谢,目送着老板娘离开,随后将视线转向满是惊讶的周末身上,调侃着说:“划算吧?所以以后要不要多考虑带我吃饭?”

周末咳了两声,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提议,只好转移话题道:“那个……十斤小龙虾我们好像吃不完?”

“没关系。”韩邵眨了眨眼,“吃不完就打包回去给路骁,她绝对能吃完。”

周末尴尬地笑,心想,这对堂兄妹某些方面,真的……非常相似了。

月光孤高而清冷地挂在黑夜中,将通往宿舍的小路笼罩上一层朦胧的光辉。

周末和韩邵并排走,偷瞄了一下对方手中拎着的七斤小龙虾,有点遗憾还剩这么多。

她虽然喜欢吃东西,但其实胃口很小,而韩邵呢,比起自己吃,好像更喜欢剥给她吃?虽然她极力抗议了,但对方仍旧这样做……所以,剩下的,就只能带回来给路骁了。

也不知道这七斤小龙虾,能不能安抚路骁被骗去和七个青年才俊相亲的心。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马上就要到了宿舍门禁的时间,宿舍大楼只剩两个楼层还在执着地亮着灯。

周末站到宿舍门口,将披在身上的外套脱下,递给韩邵,真心实意地道着谢:“那个……今天晚上谢谢你,不仅教了我打网球,还请我吃美味的小龙虾。”

韩邵将那衣服重新披在她的身上,低声道:“夜里凉,披着吧,不用急着还我。”

“可是……”周末捏着衣服的衣角,“反正也没几步路了,我跑上去不会着凉的。”

“那就当是我擅自约定的下次见面的借口吧。”韩邵的眉眼舒缓,站在灯光下,显得格外温柔,随后,他轻声催促道,“上去吧,路骁应该已经回来了。”

周末想了想,“嗯”一声,接过对方手里打包的小龙虾。

今天和韩邵的见面,让她对他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因此比起之前的警惕和退缩,她似乎能接受了一些,也愿意和他好好相处了。

周末转身,正想要上楼,却听他忽然叫她的名字:“周末!”

周末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看韩邵,只见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声音轻柔地对她说:“晚安。”

男人的脸极其认真,又温柔,周末的心脏不争气地“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她又赶紧“嗯”一声,转身跑了上去,脸上莫名绯红。

真会撩人啊,周末心想,拍拍脸进宿舍,果不其然,路骁已经回来了。看到她的小龙虾,路骁惊叫了起来,连说怎么知道她今晚没吃饱。

周末把小龙虾递给她,顺便叫了旁边宿舍的同学过来一起吃,几个女生嘻嘻哈哈,很快就解决了一大半。

周末洗了个澡,坐在床边,看着窗外晴朗夜空的明月,唇角浮起了一抹笑。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欲望青春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350625
更新:08-11
[阅读]
魔术师谋杀
作者:
类别:悬疑出版
点击:137793
更新:09-06
[阅读]
薰衣草之恋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114758
更新:12-14
[阅读]
遇见你时,花满倾城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70811
更新:01-2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