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第二章 唐代帝陵概况述论 唐代帝陵的营建与基本结构

书名:丝绸之路(6):丝绸之路鼎盛时期的唐代帝陵  作者:刘向阳 王效锋 李阿能  本章字数:12114 字  创建时间:2019-06-26 11:21

唐代帝陵在陵址的选定、陵名的确定、陵墓的营建和营建的时间上,都形成了一定的制度和规范。唐代帝陵的营建可以分为地面建筑与地下宫室两部分,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立体建筑群。

1选择陵址与确定陵名

唐代帝王生前选定陵址的,在文献记载中只见到唐太宗和唐玄宗。其余各帝没有生前选定陵址的记载,都是死后由继位皇帝派人堪舆选定的,因此关中唐十八陵的分布排列并无次序。

唐朝建国初年,李世民率军出征平定各地割据势力时,多次路过今陕西礼泉县的九崾山。唐朝统一全国后,他又经常在九崾山一带畋猎,因而对九崾山一带的山川地貌及风水环境非常熟悉。贞观十年636六月,唐太宗的皇后长孙氏因病崩逝,按照长孙皇后“薄葬”的遗愿,唐太宗命人在九崾山南腰开凿石洞,釆取“因山而葬”的形式,把长孙皇后安厝(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进去,定陵名为“昭陵”。而且决定把昭陵也作为自己的归宿之地,等他驾崩后与皇后合葬,长相厮守于此。

贞观十年十一月,葬长孙皇后于昭陵后,唐太宗亲自为皇后撰写碑文,记叙了选择九崾山为山陵址的缘由。《唐鉴》卷二《太宗上》曰:

及葬,帝复为文刻之石,称“皇后节俭,遗言薄葬。以为‘盗贼之心,止求珍货,既无珍货,复何所求’。朕之本志,亦复如此。主者以天下为家,何必物在陵中,乃为己有。今因九崚山为陵,凿石之功才百余人,数十日而毕。不藏金玉、人马、器皿,皆用土木,形具而已,庶几奸盗息心,存没无累。当使百世子孙,奉以为法”。至是,帝以汉世预作山陵,免子孙仓猝劳费。又志在俭葬,恐子孙从俗奢靡,于是自为终制,因山为陵,容棺而已。

根据《唐会要》记载,他曾对侍臣说:“昔汉家皆先造山陵,既达始终,身复亲见,又省子孙经营,不烦费人功,我深以此为是。古者因山为坟,此诚便事。我看九峻山孤耸回绕,因而傍凿,可置山陵处。朕实有终焉之理(志)。”以汉家生前营陵的先例,为自己预选了陵地,同时也开启了唐代帝王“因山为陵”之风气。

唐朝另一位生前选定陵址的皇帝是唐玄宗,《唐会要》记载,开元十七年(729十一月,玄宗李隆基拜谒其父睿宗李旦的桥陵时,“至金粟山,观冈峦有龙盘凤翥之势,谓左右曰:‘吾千秋后宜葬于此地。’后遂追先旨葬焉”。玄宗生前为自己预选陵地,理由是死后仍然能够“孝敬”他的父亲,死后即葬于此地,曰“泰陵”。由此说明,玄宗在拜谒父祖陵寝时,已经开始留意自己的陵地。

唐朝其他各帝虽然没有生前选定陵址的史料记载,但并不等于这些帝王生前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陵址。一般在位时间较长的,按以往惯例都在生前有所选定据文献记载,不少唐代皇帝从驾崩到安葬仅数月时间,倘若生前未选定陵址且未预先营筑,则很难在数月之间完成规模宏大的陵寝营建工程。文献记载,唐高宗李治在位34年,时间较长,但因突然去世,生前并未确定陵址。《旧唐书》卷五《高宗本纪下》记载:

永淳二年十二月己酉(初四日。683年12月27日),诏改永淳二年为弘道元年。将宣敕书,上(高宗李治)欲亲御洛阳则天门楼,气逆不能上马,遂召百姓于殿前宣之。礼毕,上问侍臣曰:“民庶喜否?”曰:“百姓蒙敕,无不感悦。”上曰:“苍生虽喜,我命危笃。天地神祇若延吾一两月之命,得还长安,死亦无恨。”是夕,帝崩于真贞)观殿,时年五十六。宣遗诏:“七曰而殡,皇太子即位于柩前。园陵制度,务从节俭。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取天后武则天)处分。”群臣上谥曰天皇大帝,庙号高宗。文明元年八月庚寅(十一日。684年9月25日),葬于乾陵。

据文献记载,高宗驾崩后,关于葬地的选择问题,朝廷还发生过一场争论。有人主张遵照遗诏,灵驾回西京长安,有人则主张葬于东都洛阳。当时进士陈子昂曾冒死诣阙上书武则天:

梓州射洪县草莽愚臣子昂,谨顿首冒死献书阙下。……臣伏见诏书,梓官将迁西京,鸾舆亦欲陪幸,计非上策,智者失图,庙堂未闻有骨鲠之谟,朝廷多见有顺从之议;臣窃惑以为过矣。……所以不顾万死,乞献一言,愿蒙听览,甘就鼎镬,伏惟陛下察之。

臣闻秦都咸阳之时,汉都长安之日,山河为固,天下服矣。然犹北取胡、宛之利,南资巴蜀之饶。自渭入河,转关东之粟;逾沙绝漠,致山西之储。然后能削平天下,弹压诸侯,长辔利策,横制宇宙。今则不然。燕、代迫匈奴之侵,巴、陇婴吐蕃之患;西蜀疲老,千里赢粮;北国丁男,十五乘塞;岁月奔命,其弊不堪。秦之首尾,今为阙矣!即所余者,独三辅之间耳。顷遭荒馑,人被荐饥。自河已西,莫非赤地;循陇已北,罕逢青草。莫不父兄转徙,妻子流离,委家丧业,膏原润莽,此朝廷之所备知也。赖以宗庙神灵,皇天悔祸,去岁薄稔,前秋稍登,使羸饿之余,得保性命,天下幸甚,可谓厚矣!然而流人未返,田野尚芜,白骨纵横,阡陌无主。至于蓄积,尤可哀伤。陛下不料其难,贵从先意,遂欲长驱大驾,按节秦京,千乘万骑,何方取给?况山陵初制,穿复未央;土木工匠,必资徒役。今欲率疲弊之众,兴数万之军,征发近畿,鞭扑羸老,黹山采石,驱以就功。春作无时,秋成绝望,凋瘵遗噍,再罹艰苦。倘不堪弊,必有逋逃,“子来”之颂,将何以述之?此亦宗庙之大机,不可不审图也!况国无兼岁之储,家鲜匝时之蓄。一旬不雨,犹可深忧,忽加水旱,人何以济?陛下不深察始终,独违群议,臣恐三辅之弊,不止如前日矣!且天子以四海为家,圣人包六合为宇。历观邃古,以至于今,何尝不以三王为仁,五帝为圣!虽周公制作,夫子著明,莫不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为百王之鸿烈,作千载之雄图!然而舜死陟方,葬苍梧而不返;禹会群后,殁稽山而永终。岂其爱蛮夷之乡而鄙中国哉?实将欲示圣人无外也。故能使坟籍以为美谈,帝王以为高范。况我巍巍大圣,栎帝登皇,日月所照,莫不率俾。何独秦、丰之地,可置山陵;河、洛之都,不堪园寝?陛下岂不察之,愚臣窃为陛下惜也!且景山崇丽,秀冠群峰,北对嵩、邙,西望汝海,居祝融之故地,连太昊之遗墟。帝王图迹,纵横左右;园陵之美,复何加焉。陛下曾未察之,谓其不可;愚臣鄙见,良足尚矣。况灌、涧之中,天地交会,北有太行之险,南有宛、叶之饶,东压江、淮,食湖淮之利,西驰崤、渑,据关河之宝。以聪明之主,养纯粹之人,天下和平,恭己正南面而已。陛下不思溏、洛之壮观,关、陇之荒芜,乃欲弃太山之安,履焦原之险,忘神器之大宝,徇曾、闵之小节。愚臣暗昧,以为甚也。陛下何不览争臣之策,釆行路之谣,珞谟太后,平章宰辅,使苍生之望,知有所安,天下岂不幸甚。

昔者平王迁都,光武都洛,山陵寝庙,不在东京;宗社坟茔,并居西土。然而《春秋》美为始王,《汉书》载为代祖,岂其不愿孝哉?何圣贤褒贬于斯滥矣?实以时有不可,事有必然。盖欲遗小存大,去祸归福,圣人所以贵也。夫小不忍乱大谋,仲尼之至诫,愿陛下察之。若以臣愚不用,朝议遂行,臣恐关、陇之忧,无时休也!

臣又闻太原蓄钜万之仓,洛口积天下之粟,国家之资,斯为大矣。今欲舍而不顾,背以长驱,使有识惊嗟,天下失望。倘鼠窃狗盗,万一不图,西入陕州之郊,东犯武牢之镇,盗敖仓一杯之粟,陛下何以遏之?此天下之至机,不可不深惧也。虽则盗未旋踵,诛刑已及,灭其九族,焚其妻子,泣辜虽恨,将何及焉!故曰:“先谋后事者逸,先事后谋者失。”“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斯言岂徒设也,固愿陛下念之!

陈子昂,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人,尤善属文,举进士。在这篇谏疏宏文中,陈子昂援古比今,仔细分析了当朝的政治和经济形势;慷慨陈词,“盛陈东都形胜,可以安置山陵,关中旱俭,灵驾西行不便”,执意劝说武则天将高宗李治葬在东都洛阳附近。武则天惊叹陈子昂的奇文宏论,“奇其对”,拜陈子昂为麟台正字,但并未釆纳他的意见。毕竟长安是高宗的出生地,其祖父、父亲即葬于此,是高宗的根脉所在。作为当时的实际决策者,她还是按照高宗的遗愿,选择九崾山西侧的梁山作为高宗的葬地。武则天此举,既实现了高宗叶落归根的遗愿,又报答了高宗的知遇之恩。由此亦可说明,唐高宗生前并未选定长安的陵址,如果生前已选定陵址,就不会有这场是“回长安”还是“留洛阳”的争论了!

为先祖或自己选择陵址,是当朝皇帝最重要的事情,也是关乎社稷长久和佑及子孙的大事,当朝者往往慎之又慎。现存的唐十八陵,座座陵山恢弘壮观,各抱地势,形态各异,气势不凡,莫不是精心选择的。唐高宗与武则天合葬的乾陵位于陕西乾县城北峻峭的梁山之上,梁山由三座呈圆锥形的自然山峰组成,北峰高耸,南二峰较低且东西对峙,从古长安城方向向西北眺望,就像一位新浴之后的少妇平躺在苍穹之下。关于乾陵选址,其所在地乾县民间至今流传着两个故事:其一是说唐高宗登基不久,就派自己的舅父长孙无忌和专管天文历法的太史令李淳风为自己选择陵寝之地。一日,两人巡视到梁山上,只见此山三峰高耸,主峰直插天际。东隔乌水与九崾山(唐太宗昭陵所在地)相望,西有漆水与娄敬山、岐山相连。乌、漆两水在山前相合抱,形成水垣,围住地中龙气。梁山乃是世间少有的一块“龙脉圣地”。长孙无忌和李淳风选好陵址后,回京禀报高宗。袁天罡听说后,极力反对。原来他曾为高祖选陵址到过梁山,深知此山风水的优劣之处。他对高宗说:“梁山从外表上看是一块风水宝地,但细看有许多不足之处:一是梁山虽东西两面环水,能围住龙气,但与太宗龙脉隔断,假如百姓选祖茔于此,是可以兴盛三代,但作为帝王之山陵址,恐三代后江山有危。大唐龙脉从昆仑山分出一支过黄河,人关中,以岐山为首向东蔓延至九_山、金粟山、嵯峨山、尧山。今太宗已葬九礙山,为龙首。陛下不可以后居前,况梁山又非龙首,而是周代龙脉之尾,尾气必衰,主陛下治国无力。二是梁山北峰居高,前有两峰似女乳状,整个山形远观似少妇平躺一般。陛下选陵于此,恐从此后为女人所控。三是梁山主峰直秀,属木格,南二峰圆利,属金格。三座山峰虽挺拔,但远看方平,为土相。金能克木,土能生金,整座山形龙气助金,地宫营主峰之下,主陛下必为金格之人所控。依臣愚见,若陵址定于此山,陛下日后必为女人所伤!”听了袁天g—番宏论,高宗犹豫不决,遂退朝不议。早有武则天亲信告知武氏,武氏听了十分高兴,她暗自思忖:小时候听父亲说,袁天罡说我将来能做皇帝,看来要应验了。其后武则天向唐高宗建议,自然是褒扬长孙无忌,贬低袁天罡了。

第二天早朝时,高宗传出圣旨,定梁山为陵址。袁天罡一听,仰天叹曰:“代唐者,必武昭仪!”他怕将来受牵连,就辞官不做,出外云游去了。陵址选好后,如何定名,群臣争论不休。有大臣建议:太宗山陵名日昭陵,有昭示帝气之意,陛下陵就定名为承陵,以承接太宗恩泽。长孙无忌奏曰:“梁山位于长安西北,在八卦中属乾位,乾为阳,为天,为帝。长安是陛下今世帝都,梁山自然为陛下万年寿域的天堂帝都,人间、天堂,天地合一,乾坤相合,注定陛下永世为帝王。依臣之见,就定名为乾陵吧!”高宗闻听十分髙兴,遂定名为乾陵。长孙无忌哪里知道,袁天罡所言,是说梁山阴气弥漫,不能选作陵址。今定名为乾陵,岂不注定有女人为帝吗?后来的一切发展都应了袁天罡的预言。

其二是说高宗病逝后,武则天诏令当时朝野闻名的大术士袁天罡和太史令李淳风,要他们为皇上选择陵寝宝地。两人遍游九州,半年后回京交旨,都说把陵址选在好畤县(今陕西乾县)的梁山上,武则天便派使臣同去察看。到了梁山,两人不约而同地走到主峰半山腰停下,指着一块地方说,这就是选定的地点。使臣问何以为据,袁天罡说,他在这里埋下一枚铜钱,李淳风说他在这里插下一枚发簪。刨开土,李淳风的发簪正好插在袁天罡铜钱的方孔中,在场的人无不拍手称奇。使臣回京后将所见情况如实禀报,武则天听后十分高兴,重赏了袁、李两人,并决定把陵址选在梁山。

传说终归是传说,但在唐十八陵中,乾陵确实最具特色。而要正确回答有关帝陵选址的问题,则应从我国古代的陵墓史说起。我国古代皇帝陵,自春秋战国时赵肃侯的寿陵起,以坐西向东,方形封土堆式为主,隋唐以后逐渐发展演变成坐北向南依山为陵式。这两种模式,在确定陵址时有以下相同点:一是历朝都有自己的陵区,如无特殊情况,本朝皇帝去世后,都埋在陵区之内;二是为了便于保护、管理、供奉以及朝拜祭祀,陵区往往修建在离京城不远的地方;三是陵区的位置大都选择在很少发生水灾、地势比较高峻之处。如位于今咸阳市周陵乡以公陵、永陵为主的先秦陵区;位于湖北荆州楚都纪南城周围的楚陵区;位于咸阳北塬的汉代五陵源和位于北京近郊的明十三陵,都是符合历代帝王陵址选择的基本规律的。唐陵只是鉴于历史上堆土式陵墓每每被盗的教训,遂改变了选择陵地的原则,开创了依山为陵的先河。

事实上,在埋葬高宗之前,高祖李渊的献陵和太宗李世民的昭陵已经修建在渭北高原的崇山峻岭之中,以长安城北部山峦丘岭作为大唐陵区的格局已初步形成。作为高祖之孙、太宗之子的高宗李治,其陵址在这个大范围内选择已属必然。尽管我们难以用风水术语道出关中唐十八陵每座陵山形胜中的玄妙,但它们在唐人眼里是不可多得的龙脉宝地,是经过术士们精心堪舆而酌定的,这是肯定无疑的。

既然是风水宝地,可能会人皆知之,如果被他人作为墓地先行利用,如何处理?唐玄宗开元二十三年(736十二月下令说:“诸陵使至先立封,封内有旧坟墓,不可移改,自今以后,不得更有埋葬。”

中国历史上君王坟墓称“陵”的最早记载,是从战国中期开始的,首先出现于赵、楚、秦等国。《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记载:赵肃侯“十五年(前335,起寿陵”;同书卷五《秦本纪》载:“惠文王葬公陵,悼武王葬永陵,孝文王葬寿陵。”到了汉代,则无帝不称陵。有陵就有名,那么它们当初是怎么确定的呢?纵观我国古代皇帝陵的取名,不外乎三种情况:一是后代人所起,如黄帝陵、秦公一号大墓、秦始皇陵等;二是当时人根据陵墓所在地而命名,如秦始皇帝陵葬地当时称“酾”,故又称“麵山”;西汉高祖的长陵(位于今咸阳市秦都区窑店乡三义村之北)、惠帝的安陵(位于今咸阳城东18千米处渭城区韩家湾乡白庙村南),是以西汉都城“长安”而得名(此二陵陵名来源还有其他的说法,如取名“长陵”或因与所在地古称“长平”或“长平阪”有关);阳陵因位于弋阳县而得名,平陵因位于平原乡而得名,茂陵因位于茂乡而得名,霸陵因灞水而得名,等等;三是当朝的礼部大臣根据皇帝生前的尊号和死后的谥号,选取一些与之德行相应的吉祥、平和、美好的字眼或词语做陵名,因而历代皇帝陵名称雷同者甚多。

中国历代帝陵陵名有相当的一致性,唐代诸帝陵也不例外,如唐太宗昭陵中的“昭”字,就是一褒义词,也和太宗的尊号“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相吻合。据古代谥法解释,“圣文周达曰昭”、“明德有功曰昭”。综观唐太宗一生,文能知人善任,安邦治国;武能统帅千军,征讨疆场,即所谓“圣文周达”。唐代其他皇帝陵的取名,也大致如此,如髙祖李渊献陵(谥法:聪明睿哲曰献)、中宗李显定陵、睿宗李旦桥陵、玄宗李隆基泰陵、德宗李适崇陵、穆宗李恒光陵等,其献、定、桥、泰、崇等,都是与皇帝的尊号或谥号有关的褒义词。

需要说明的是,位于陕西乾县的乾陵并不是因县名而得陵名的。唐初,乾陵所在的梁山归好畤县管辖,今乾县县城一带还是一片荒野,到武则天光宅元年(684八月埋葬高宗后,才始分好畤、礼泉、始平、武功、永寿五县部分辖区置“奉天县”,以奉养埋葬天皇大帝的“天陵”,即乾陵,县治即选定在梁山脚下约十里处的今乾县城址。奉天城实为奉养和管理乾陵的陵邑所在。唐昭宗乾宁二年(895,奉天县更名为乾州,州名取境内乾陵之“乾”字,至中华民国二年(1913始改乾州为乾县至今。由此看来,乾县是因乾陵而得名的,而乾陵并非因乾县而得名。

埋葬天皇大帝的陵取名“乾陵”,“乾”为八卦之首,也是一个含有褒义色彩的词。在我国古代,“乾”还代表“天”。《易经·八卦》有“乾为天……为君、为父”的说法。既然“乾”能代表“天”,那么以“乾”定名,就与高宗的尊号“天皇大圣皇帝”和谥号“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相吻合。唐以后各代,皇帝陵名大多也依此原则。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昭陵一名,唐代以前的北周有,唐代以后的五代十国、明、清各代也有,而乾、献、泰、定、景、庄、崇等陵名,也见于好几个朝代。

另外,有人认为,在八卦中,“乾”代表着西北方,乾陵也正好位于长安西北,故名乾陵。这种以方位定陵名的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在唐长安城北至东北方向,还有几座唐陵,却再未见用八卦中的坎、艮、震、坤、离、巽、兑命名的情况。我国古代数百座皇帝陵,也均未有以八卦方位命名的例子,相反,以献、泰、定、崇这一类吉祥字眼命名的皇帝陵却几乎历代都有。这更进一步说明:乾陵中的“乾”字,是依高宗的尊号、谥号,取“乾为天”之意而来的,其他唐陵的命名也都遵循这个原则。

2营建过程与各陵营建时间

选择好陵址以后,就可以正式营建了。中国古代帝王多是登上皇帝宝座后,就开始为自己选择陵地并营建“万年寿域”的,其规模大小和豪华程度宛若生前,即“事死如生”。早在战国时期,诸侯国王生前造陵已蔚然成风,如赵肃侯“十五年起寿陵”;位于河北平山县中山国王的陵墓也是生前营造的。秦始皇赢政刚一登基就仿照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在酾山脚下建造自己的山陵,其陵园工程前后动用了70余万人,历时39年时间,一直到秦始皇临死时仍尚未竣工。二世皇帝胡亥即位后,接着又修建了一年多才基本完工。汉武帝刘彻即位的第二年,即建元二年(前139就开始大兴土木,为他营建茂陵,至公元前87年竣工,整整花费了53年时间。每年动用全国赋税的三分之一,作为建陵和征集随葬物品的费用。茂陵建筑宏伟,墓内殉葬品极为豪华丰厚,史称“金钱财物、鸟兽鱼鳖、牛马虎豹生禽,凡百九十物,尽瘗藏之”。

唐太宗昭陵自贞观十年(636十一月安葬文德皇后开始大规模营建,至贞观二十三年(649八月安葬太宗李世民,营建了13年,而埋葬一对夫妻皇帝的乾陵的营建时间就更长了。据两《唐书》、《唐会要》卷二十《陵议》、乾陵《述圣纪》碑和《新唐书》卷一百七《陈子昂传》等记载,弘道元年(683十二月高宗死后,武则天遵照高宗“得还长安”的遗愿,选取雍州好畤县之梁山为陵址,以司徒摄司空霍王李元轨(高祖李渊第14子,高宗李治叔父)为山陵使,侍中同中书门下三品刘齐贤和吏部尚书韦待价(贞观旧臣韦挺之子)为山陵副使,户部郎中、朝散大夫韦泰真(两《唐书》无传,其墓志现藏洛阳古代石刻艺术馆)为将作大匠,开始在梁山营建乾陵。当时因袭太宗昭陵陵寝建制,依山建陵,而梁山又是一座圆锥形石灰岩质的自然石山。要在山腰凿洞建造墓道和地下寝官,工程艰巨浩大,而且工期也非常紧迫。韦待价重任难辞,奉命征调了军队、役使罪犯和京城附近的老百姓20万人修建乾陵,终于在次年八月埋葬高宗时,完成了乾陵地面和地下的主要工程。

埋葬高宗后,乾陵的营建工程继续进行。其地面上的诸多宫殿建筑以及司马道列置的石柱(华表)、翼马、鸵鸟、石仗马、翁仲、六十一蕃臣石像群等大型石雕都是武则天统治时期逐渐建造和雕刻竖立的。中宗李显继位后,于神龙二年(706五月重启乾陵玄宫隧道,合葬母后武则天,并迁葬永泰公主李仙蕙、懿德太子李重润、雍王李贤等陪葬乾陵;赐赠豆卢钦望、杨再思等大臣陪葬乾陵。唐睿宗李旦时,追封李贤为章怀太子,令合葬章怀太子妃清河房氏,重刻墓志。开元二十九年(741,玄宗李隆基赐赠邠王李守礼等陪葬乾陵。因此,乾陵陵园及其陪葬墓的所有营建工程,经历了武则天、中宗、睿宗和玄宗执政初期才最终全部竣工,历时长达57年之久。乾陵以后的诸帝陵,规模没有乾陵大,营建时间可能会短一些。

文献中没有明确记载唐代每座帝陵的营建时间,我们试从唐代皇帝的死亡和安葬历时做一粗略比较(见附录二:唐朝皇帝基本情况一览表):从附表可以看出,除去陪葬墓不算,依山为陵者中,除生前选定陵址营建者和在位时间短的皇帝外,陵园营建时间最长的是埋葬两位皇帝的乾陵,达23年之久;最短的是睿宗桥陵和宪宗景陵,仅有4到5个月时间。唐睿宗死于开元四年(716六月,当时社会经济呈上升趋势,玄宗李隆基穷其国力,在最短的时间内为其父营建山陵。宪宗李纯虽然是唐代后期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在位15年,但社会经济发展停滞,很难想象其在位时没有为自己营建山陵。但是因为文献缺少这一方面的记载,事秘无宣,亦无法探究。

至于每座帝陵的具体修建过程,史书更是语焉不详,我们只能从文献中看到一些蛛丝马迹。《唐会要》卷二十一记载了孝敬皇帝李弘恭陵的一些修建过程:

孝敬皇帝(李弘)恭陵,在河南府缑氏县界,上元二年八月十九曰675年9月13日)葬。初修陵,蒲州刺史李仲寂充使,将成,而以元玄)官狭小,不容送终之具。遽欲改拆之,留役滑、泽等州丁夫数千人,过期不遣。丁夫恚苦,夜中投砖瓦,以击当作官,烧营而逃。遂遣司农卿韦机,续成其功。韦机始于隧道左右,开便房四所,以贮明器。于是,撙节礼物,校量功程,不改元官,及期而就。

当时由户部郎中韦泰真担任为陵冢封土的任务。韦泰真史书无传,据《大唐故使持节怀州诸军事怀州刺史上柱国临都县开国男京兆韦公墓志铭》记载:韦泰真,字知道,京兆杜陵人(当时分京兆在都为四县,故实为雍州长安县人),高宗时历官甚多,为政宽简,恤下爱人。仪凤三年(678十月,“以恭陵复土,加授朝散大夫”。及高宗死,命泰真为将作大匠,与吏部尚书韦待价一起营建乾陵,泰真“昼则监视众作,夜则寝苫悲涕”,因以成疾,殆至不济。“光宅元年(684事毕,授正议大夫、行洛州长史,赐物六百段”。可见,修建巨大的皇陵,不但对于民众是沉重的负担,主持工程的官员来说也不是什么好差使。修建皇陵,朝廷一般会任命身份最高的官吏去负责或主持工程,如唐昭宗李呼死后,即絲“右仆射、门下侍郎、礼部尚书、平章雜枢宜充大行皇帝山陵礼仪使,门下侍郎、平章事独孤损宜充大行皇帝山陵使,兵部侍郎李燕充卤簿使,权知酿尹韦震充桥道使,宗正卿李克勤充按行使”。筹备皇陵葬礼事宜,一般都由朝廷重臣直接领导,以体现皇权的至高扯。主事者完成任务后往往都能加官晋爵,但也有因修陵时行为不规而送命的,如修建宪宗景陵时,“京瓣户曹参军韦正牧专知景陵工作,刻削厨料充私用,计赃八千七百贯文;石作专知官奉仙县令于晕刻削,计赃一万三千贯,并宜决重杖处死”E1。

3唐陵的地面建筑

唐陵陵园一般由内城(即献殿、寝宫、偏庑、司马院等)、外城(石刻部分)、下宫以及陪葬墓区等四部分组成。陵台(冢)位于内城即司马院北部,为陵园主体建筑。四周夯筑墙垣,四隅筑有角阙,四面正对陵台处各开一门。地面建筑主要有寝殿(献殿)、偏殿、回廊、阙楼、下宫、陵署等建筑。

唐陵营建分为“积土为陵”和“依山为陵”两种形式。依山为陵直接以自然山头取代人为堆积的夯土堆为坟冢,其实质与积土为陵者无异。两者的区别在于陵寝建筑形式不同,这种形式选择除了国力因素之外,又与堪舆、礼制及先帝陵寝形式等因素相联系。唐陵或在陵山顶上还修建有建筑,如昭陵“因九崾层峰,凿山南面……顶上亦起游殿”可知当时九崾山顶原有建筑神游殿,可惜今遗址已经不存。另据《旧唐书》卷十一《代宗本纪》记载:“大历八年夏四月戊申(初三。773年4月29日),乾陵上仙观天尊殿有双鹤衔紫泥补殿之隙缺,凡十五处。”因此可知在乾陵梁山顶也建有上仙观,其主殿为天尊殿,亦称“三尊殿”或“三清殿”,可惜原址现已荡然无存。今梁山顶上有一较方整的石城遗址,可能就是乾陵上仙观的基址。

依山为陵的唐陵玄官营建于自然山峰南部的中腰上,然后在山峰的四周围修筑内城城墙,在每一面的中央各开一神门,南神门为正门。东、西、南三门正对玄宫,而北门多因地势而筑,方位不正。一般陵冢(台)或玄宫所处山峰在陵园内东西居中,因献殿筑于陵冢台)或玄宫南边,使陵台或山陵南麓至南神门的距离较北门长,唯昭陵不在其列。昭陵因九崾山山南陡峭,在陵北建有司马院。积土为陵的唐陵封土则位于陵园中部偏北处,四门外各置石虎或石狮1对,为陵园或兆门门狮(虎)。南神门之内有献殿,门前有司马神道。《后汉书》卷四十二《光武十王传》云:“中山简王焉薨,诏大为修冢茔,开神道。”唐李贤注曰:“墓前开道建石材以为神道。”可知唐人以墓前石刻之间的部位为神道。南神门外筑有三道门阙,在自北而南第一、二道门阙之间为神道,列置石刻。除了献陵、庄陵陪葬墓位于陵园东北处外,第二、三道门阙之间正南和偏东处为陪葬墓区。唐陵石刻主要分布在神道两旁及陵园四门之外,皆成对排列,内容有石柱(华表)、翼马天马)或麒麟、鸵鸟(朱雀)、御马和驭者、石人(翁仲)、石碑、蕃酋像、狮子、虎、犀牛等。在神道石刻最北部,立有“蕃臣”或“蕃酋”石像下官位于陵园的西南,为后世皇帝谒陵的行官,平时是守贿员及宫人的居所。据有关地方志记载,唐陵下宫距离主陵多在五里左右,陵墓多距当地陵邑(县城)二十里左右。积土为陵的唐陵除了玄宫的选址与依山为陵者有异外,余者皆同。

从唐陵陵区的平面布局可以看出,其与唐长安城的平面布局有惊人的相似。唐长安城分为皇城、宫城和外郭城,都城坐北朝南,宫城、皇城和外郭城为三重城,有三座南门(中门),南北一线,形成都城中轴线。唐陵三道门象征都城的郭城、皇城和官城的正门。唐陵第一道门和第二道门之间的神道石刻,象征皇城中的百官衙署;第二道门与第三道门间的陵区陪葬墓,象征郭城之中的里坊之贵族宅邸。

4唐陵的地下结构

唐陵整个结构体系中,除了地表建筑外,地下宫殿也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整个陵园的核心部分,也是陵墓中墓主人的最神圣和不容侵犯的地方,是有别于墓主人现世生活的另一个神秘世界。由于因山为陵的唐陵尚未发掘,因此唐代帝陵墓室的地下结构,目前还不太清楚。但是统观目前已经发掘的唐陵和陪葬墓,其地下部分均由埏道(墓道)、墓门、墓室和梓宫四大部分组成。唐代墓葬地下部分以最后一道封门为界,通常可分为墓道和墓室两大部分。

唐代帝陵的墓道又称“隧”、“埏道”、“隧道”,或是“羡道”,是陵墓地下部分的重要组成之一,是陵园通向墓室的主要干道,多为南北方向。《新唐书》卷一百八十二《夏侯孜传》云:

懿宗立,进门下侍郎、谯郡侯。俄以同平章事出为西川节度使。召拜尚书左仆射,还执政,进司空,为贞陵山陵使。坐隧坏,出为河中节度使,犹同平章事。

《唐会要》卷二十一《诸陵杂录》云:“于恭陵隧道左右开便房四所,以It明器。”所谓“便房”就是墓道中的侧食。从目前考古发掘的实际情况看,唐代墓葬的“过洞”、“天井”位置都有侧龛,因此可以判定所谓的隧道应该包括“过洞”、“天井”。《史记正义》有云:“羡:谓冢中神道。”可见“羡道”就是地上神道向地下的延伸。不过,据《周礼》“隧道则上有负土……羡道上无负土”的记载,则墓葬地下第一个过洞之前(亦即所谓斜坡墓道)可称“墓道”,余者为“隧道”。因此,墓道部分可细分为斜坡墓道或竖井墓道、过洞、天井(早期简报称天窗)、小龛(又称壁龛、窟室、便房)等。

考古工作者曾对乾陵、桥陵的墓道进行过试掘勘探,知其埏道用排列整齐有序的石条填封。乾陵埏道口封砌石条有刻字和编号,如“常惠”、“常黄”、“常则”、“高便文”、“焦才”、“王积”,以及“合一”、“合三”、“元二”、“左二”、“开一”、“六十四”、“六十五”、“左五”等。这些石条刻字,很可能是当时凿石工匠之名,编号很可能是凿石工匠完成的数量或石条筑砌的位置,如“合一”、“合三”、“左二”、“左五”等,可惜次序已乱,可能是为开启墓道合葬武则天时所扰乱。封塞的顺序是从南向北作阶梯式层叠扣砌,如果按埏道斜坡走势和这一部分的长度、深度,并且参照已见的编号来推算,可知北段最深处全部砌石条,最少也得有39层,其全部封塞的石条需要8000多块。桥陵墓道的石条按《千字文》编号,如“天册一”、“地册五”、“玄册”、“黄册四”等。其余唐陵墓道勘探所见砌封石与桥、乾两陵相似,并且都使用燕尾形铁栓板嵌接,铁栓缝隙以锡铅熔液灌注,使石条与铁栓板融为一体,十分坚固,从而达到深埋密封、防止盗掘的目的。

从埏道下直通墓门。唐陵墓门又称“石门”,《唐会要》卷二十《陵议》条称昭陵有“五重石门”。经过墓门,到达墓室。晋时,帝陵墓室称“玄宫”,唐陵依旧。墓室又称“宫室”、“正寝”、“圹”、“玄阙”,中置“千味食”、“明器”等物事。《旧唐书》卷一百九十一《严善思传》云:

则天崩,将合葬乾陵。严善思奏议曰:“谨按《天元房录葬法》云:‘尊者先葬,卑者不合于后开入。’则天太后卑于天皇大帝,今欲开乾陵合葬,即是以卑动尊,事既不经,恐非安稳。臣又闻乾陵玄阙,其门以石闭塞,其石缝隙,铸铁以固其中,今若开陵,必须镌凿。”

玄宫或称“皇堂”。《唐阙史》卷上《真(贞)陵开山》条记载:“測夏侯公(夏侯孜)为宣宗山陵使,有司妙选陵寝,虽山形外正而蕴石中顽。翻衔命,以丰价募丁匠开凿皇堂,弥月不就。京府两邑隶纳锻具,联车以载,職相望。至则麵以沃之,且煎且凿,役百万丁力,孜孜矻矻,竟日所攻,不及函丈。”此皇堂当即玄宫(墓室),大行皇帝的棺柩。

关于唐陵墓室(玄宫)的形制,目前学术界多有不同意见。根据已经发掘的南唐两陵来看,唐陵墓室的主要形式应该是前、中、后三室的石室结构。石椁放在后墓室。后墓室内除皇帝的梓宫(棺柩)外,其中还应随葬有帝王的谥宝(玉玺)、玉质谥册、哀册和随葬物品(明器)等。《新五代史》卷四十《温韬传》载:

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而昭陵最固,韬从埏道下,见官室制度闳丽,不异人间,中为正寝,东西厢列石床,床上石函中为铁匣,悉藏前世图书,钟、王笔迹,纸墨如新,韬悉取之,遂传人间,惟乾陵风雨不可发。

这是目前文献记载唐陵玄宫情况较详细的一则史料,对我们了解唐陵玄宫的结构有一定的意义。

关于玄宫内的随葬品情况,考古工作者根据《大唐元陵仪注》和已发掘的其他朝代帝陵,结合唐陵陪葬墓出土文物的种类,推测唐陵地宫内可能藏有以下六类物品:(1金属类,有金、银、铜、铁等所制的各类礼器,日常生活用具和装饰品、工艺品等;(2陶、瓷、琉璃、玻璃等所制的器物,人物和动物俑类;(3珊瑚、玛瑙、骨、角、象牙等制成的各类器具和装饰物;(4石质品,包括石线刻、石画像、人物及动物石雕像、石棺椁、石函和容器;(5壁画和朱墨题记;(6纸张、典籍、字画、丝绸和麻类织物,漆木器、皮革和草类编织物等。这些物品多为稀世珍品,“皆平生服御玩好之具”,即是皇帝生前的宝藏品和宫廷藏物,代表了当时的经济和文化艺术发展水平。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欲望青春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350625
更新:08-11
[阅读]
魔术师谋杀
作者:
类别:悬疑出版
点击:137793
更新:09-06
[阅读]
薰衣草之恋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114758
更新:12-14
[阅读]
遇见你时,花满倾城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70811
更新:01-20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