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第四章蜜月中的催命电话

书名:扰婚  作者:心香一瓣  本章字数:7799 字  创建时间:2020-07-06 17:07

1

宝马里的那个女人不是陈晨,是宋浩天自己神经过敏,鬼使神差竟然看走了眼。

此刻,陈晨正游荡在美丽的江南。从周庄到乌镇,陈晨一路淋漓地享受着沿途的特色美味,以及祖国的一派大好河山。心情说不上特别的好,也说不上特别的糟,犹如她这次意外的江南之行,可有,可无。

陈晨对宋浩天一直抱有强烈的好感。这种好感,虽然有点儿离谱古怪,不同于男女之间纯粹的爱情或者情爱,但有时候,甚至比这些来得还要真切和猛烈。当然,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宋浩天还曾经是陈晨在最痛苦无助时的一根救命稻草。

她惊奇于宋浩天嘴上油皮,实则还算纯善,有着坐怀不乱的心性。当油皮和纯善这两种看似完全不搭调的东西,同时体现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就会形成了一种强烈的气场,这气场就会不时地散发出一种魅力和吸引。特别是在视情感如游戏的当下,这样的雄性,那简直就如一稀世珍宝似的,烁烁生辉。

江南的小镇古朴清秀,清一色的古老房屋,许多屋顶都有着好看的飞檐。陈晨眯缝着眼睛,看清清的溪水,潺潺地绕过一排排青石铺就的路面。屋前,偶尔有晾着的渔网,渔船悠远在天边的淡淡雾气里,如一张大写意的水墨画。孩子们天真的笑脸,无端地在阳光下光芒灿烂。

陈晨的心情,也跟着这沿途的一切,妖娆澎湃,起起伏伏,灿然一片。在家宅得太久,再不出来溜溜,连身体也要发霉。她不紧不慢地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在淡淡的烟雾里,思绪游弋。

这还真要感谢宋浩天,要不是自己刻意回避参加他和郭伊然的婚礼,很有可能,也就没有了这次的意外出行。可自己为什么要刻意回避参加他的婚礼?是自己太宅?还是害怕受不了婚礼上的闹腾和刺激?

一时间,陈晨还真是搞不大明白。看来,她得好好想想这个艰涩的问题,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放任自己,再这样一直浑浑噩噩下去,她得整点儿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来干干。尽管,她并不需要用做事儿,来赚钱一日三餐地养活自己。

可做什么好呢?当然,自己毅然决然,让大家羡慕嫉妒地从《江城晚报》社闪亮辞职,一心想做个贤妻良母型的专业小煮妇,却无奈被“小三”搅局。专业小妇人没有做成,反而险些被“小三”暗算轻生。出了这么个崩溃惨烈的状况,《江城晚报》社,说什么陈晨是再也不好意思回去了。但是,转行开个什么公司跻身商界女强,她有这个经济实力,但并不是她的擅长和喜好。这个问题,一时间让陈晨犯了难。要不,在网上开个神马“剩余人生店”来打发下无聊的时光?

“剩余人生店”,也就是出售自己闲暇的时间。“出售时间”,也就是拍卖自己的时间去给别人办事儿。你想干嘛,让我帮你来完成。给你节约了时间,然后,你支付我一定的费用,双赢。

陈晨有大把无聊得可以任意挥霍的时间,而且衣食无忧。她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在《江城晚报》社时,曾采写过的那个首创第一家“剩余人生店”的小女子陈潇。

2

人无论处于何种境地,在某一瞬间都曾有过近乎于绝望的孤独与颓败,这无关乎身份的高低,事业的成败。

2008年冬天,一向阳光自信的女孩子陈潇,突然感觉迷失了方向。她因一时工作疏忽被领导痛批,瞬间感觉满目皆空。原来,自己整天驰骋拼杀,也只不过为了混口饭吃。她感觉自己累了,很累很累……她辞去工作,关掉手机,切断和外界的任何联系,蒙头大睡。

昏睡之后,陈潇却更加一脸迷离。面对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她甚至失去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活着真没啥意思!她忽然想惨烈地放弃自己的生命。

打开电脑,她把自己的想法写进了心情日记。可写着写着,她的心情竟豁然开朗。她喜欢网络,喜欢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晃荡,于其这样灰暗到死都不怕,还不如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网络,由网友们来安排自己的生活。

精疲力竭的陈潇,就在论坛上发了一个题目为《我把自己的下半生交给网络》的古怪帖文。她在贴文里说:我想由网友来安排我剩余的生命,在你们的安排下,我或许会找到活着的理由和价值,或许可以为你们做点什么事情……

写完这些,陈潇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好象冥冥之中有种冲动,就想在这里发泄一下,她想知道有多少人和她一样正感觉孤独无助。或者,她想换一种生活方式也不定。这个霹雳古怪的贴子,瞬间令无数网友目瞪口呆,热血澎湃。立刻,陈潇就收到了很多网友下达的任务,定车票,送鲜花,送外卖等等。

陈晨正一边悠然地吐着烟圈儿,一边沉醉于自己对昔日采访的美好回忆。此刻,正好有一对儿恋人,从陈晨的身边经过。只听那女的说:“你丫的不要一直死缠着我好不好?我不告诉过你,咱们已经没有任何的交集。你这样死缠烂打,只会让我更加讨厌和鄙视你。以后,连朋友我们都没得做。”

听女的这么说,男的就怯怯地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咱们以前很有感觉。”

女的把眼睛一横:“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昨天过去了,你还能让它重新回来?别这么无聊地跟着我,整得跟丢了魂似的娘儿,让我瞧不起你。”

男的不敢再满脸忧伤地跟着女的,殷勤讨好,他木然地站在青青的草地上发呆。女的一扭细腰,愤然离去。

陈晨看着他们,突然也就那么眼睛一亮,一个近乎崇高的决定,在她的脑子里突然闪现。

要不,我在网上开个“失恋刻录店”?

人们都有倾述的欲望,特别是在失去痴爱和被甩的时候。如果自己别出心裁的首创这么一个网店,让人们把这些珍贵的记忆,变成一段回忆永远封存起来,岂不是一件特伟大特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自己真建个这么个“失恋刻录店”,不仅会让失恋者看到别人的爱情碎片,更容易释怀,还可以让正在恋爱的人们,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而且,“失恋刻录店”还能把这些曾经失恋的朋友聚在一起,相互倾述取经,总结失败教训,重新投入轰轰烈烈的爱情和生活,一定大受欢迎。

她甚至开始构想,“失恋刻录店”的宣传语:似水流年,我们彼此之间错过了彼此。失去的永远不会回来,但你可以选择在此刻录,你曾经的点点滴滴。

或是一段伤痛的记忆,或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或是一句终生难过的爱情耳语,或是一直无法释然的爱情背叛,“小三”插足……昔日的恋人已去,这些曾经的爱情誓言故事,是否还一直缠绕着你?你是否还一直为此伤心绝望,耿耿于怀,撕心裂肺,而迟迟不能打开心结步入新的旅程?

也许,心有千千结的你,可以把这些刻心铭骨的回忆写成一段文字,放在“失恋刻录店”里珍存。现在,“失恋刻录店”专门收藏这些让人纠结的回忆。

对,就这么办。这个“失恋刻录店”,陈晨我是开定了。

3

次日一早,宋浩天和郭伊然,也踏上了他们的新婚蜜月之旅——云南。

云南一直是郭伊然的梦想。早在上中学的时候,郭伊然因语文课本上的一篇“澜沧江边的蝴蝶会”,开始对那里充满了好奇。课本中描写的那副情景,郭伊然不仅至今记忆犹新,而且还能倒背如流。“……山麓有树大合抱,倚崖而耸立,下有泉,东向漱根窍而出,清洌可鉴。稍东,其下又有一树,仍有一小泉,亦漱根而出,二泉汇为方丈之沼,即所溯之上流也。泉上大树,当四月初,即发花如蛱蝶,须翅栩然,与生蝶无异;又有真蝶千万,连须钩足,自树巅倒悬而下,及于泉面,缤纷络绎,五色焕然……”

这是一幅多么令人目眩神迷,而又美妙奇丽的景象啊。初恋那会儿,郭伊然曾无数次闭着眼睛,猫咪似的赖在宋浩天暖暖的怀里憧憬。宋浩天就抚摸着她毛绒绒的脑袋瞎吹:傻不傻啊,你能不能有点儿理想,不就这么个小小的愿望,却整日挂在嘴边念叨。等我发达了,一定带你去看。

郭伊然就等啊等,可是,等了这么若干年,也一直没见宋浩天发达。不但没有发达,而且还没见他有什么发达的迹象。他们的蜜月旅行,当然就步调一致,毫不犹豫的定在了云南。背上行囊,他们的第一站,理所当然的就是语文课本中所描写的大理。只可惜到了那里,并没看到传说中的绮丽景象。蝴蝶倒是有,不过,只是稀稀落落的几只而已,还被圈养在一个玻璃房里,供游人观察。

这多多少少,让郭伊然感觉有点儿遗憾,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再美的风景,也要有一个好的心情。再愉快的旅程,也要有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旅伴。旅行如此,人生之旅更是如此。

现在,宋浩天和郭伊然就是彼此心中的那片最美的风景,彼此心里的那个最赏心悦目的旅伴。是谁说的来着,有情饮水饱。更何况抛却了折腾房子的身心疲惫,远离了工作的紧张压力,抛弃了生活中那些细枝末节的小琐碎,放眼大自然所赋予人们的青山绿水,使宋浩天和郭伊然,都有种回到了初恋的心跳和恍惚。

从大理到西双版纳,再到香格里拉和古城丽江,点点滴滴,都留下了他们的耳鬓厮磨,以及爱的脚步。宋浩天和郭伊然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住农家客栈,吃粗茶淡饭,自由散漫得如同一真正醉心于一方乐土的快乐小农。

有时,郭伊然会因昨晚上的和谐运动,慵懒地赖在床上不起,宋浩天就拍她光溜溜的屁股。拍着拍着,就发现自己身体的那个部分,又开始蠢蠢欲动。宋浩天就把嘴巴移向郭伊然的耳朵轻声问她,要不要老公进去?郭伊然说讨厌。他强行抱紧她,从后面袭击。郭伊然佯装抵抗的扭动身体,越扭动,宋浩天越控制不住的加紧袭击。直到郭伊然柔软着身体就范,和他一起翻云覆雨。

那个时候,窗外早已鸟声婉转清脆,阳光满地流金。

4

遗憾的是,这种彻心彻肺,让人醉生梦死的迷醉和快乐,并没有得到发扬光大和延续。蜜月刚刚回来,宋浩天就沮丧地接到吴总吴淼淼催命似的电话,让他提前上班。

吴总在电话里轻言婉语,语气却不容置疑。她说:“浩天啊,公司要上个新项目,你这个策划总监还是别蜜月了吧,提前上班。当然,王董事长说项目弄好,会给你不菲的提成和奖励。”

宋浩天本来不大乐意。新婚蜜月,那可是一刻千金的充满感觉和刺激。但当听到提成奖励,宋浩天马上一激灵,贪婪的眼睛立刻大放光彩。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财不富,有奖励这就好商量,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钞票钞票还是钞票。何况,不好商量他就不去上班?玩笑,不想混了,这可是他的工作饭碗。这年月弄份还行的工作多么不易,他就靠这份工作来养家糊口,连同供养房子,他没得选择。

宋浩天不仅要去上班,他还要把这个意外的惊喜告诉郭伊然。但他转念一想,不成。他可以告诉伊然提前上班,但关于提成奖励这事儿,说什么也不能告诉她。他要用这个钱,去偷偷偿还陈晨的借款。他正闹心自己的薪水在伊然面前几乎透明,正为怎么偿还这笔款项而犯难。真乃傻人傻福,天助,天助。

郭伊然听说宋浩天要提前上班,小脸一拉极不愉快,她还没有从甜蜜的感觉中苏醒过来。宋浩天就打趣:“傻瓜,是上班又不是失踪,急什么急?你对我还真是一会儿不见,就如同隔了三秋。”

郭伊然说:“晕,一大男人也这么自恋。谁稀罕你,赶紧去吧,最好能得到你们领导的赏识,给你来个加薪连带提升,也好尽快还我们的房贷。”

宋浩天笑:“你认为升职像飞机起飞那么容易?就是飞机起飞,也要在地上滑翔那么几圈吧。”

郭伊然说:“你滑翔的有一阵子了吧?你就不会像架直升机?不用滑翔就直接蓝天。”

宋浩天抱过郭伊然,亲昵地捏捏伊然的脸蛋:“老婆大人放心,房子有了,面包当然也会有的。你要充分相信你的男人。”

郭伊然对宋浩天的话基本不抱什么希望,也懒得和他贫嘴,就乖乖地赖在宋浩天的怀里,不再吱声。

宋浩天去公司上班后,偌大个空间,就剩下郭伊然一人孤孤零零。这一阵子紧张忙碌惯了,突然清净下来,郭伊然竟然感觉有点儿不很适应。她先是可着性子睡足睡够,睡醒后,就开始在房间里折腾。

她利索地把浩天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整理一遍儿,接着,她开始擦桌拖地井然有条地打扫卫生。等一切整理妥帖,郭伊然擦了把额头上细碎的汗珠,洗脸、梳理头发。她把散着的长发在脑袋后面,松松散散地挽了个漂亮的髻,就很小妇人的去菜市场买菜。

郭伊然在菜市场里溜来溜去,菜的价格触目惊心。只一把小青菜,就能卖到3元一斤。3元钱啊,就那么一把青菜。放到锅里那么一翻腾,也就那么几小口,还让人活不?但一路问下去,更让她手心发汗,心灰意冷。

郭伊然这才感到,做一个家庭主妇是多么的不易。回想起没结婚以前,妈妈做的饭菜一不可口,自己就会使小性子,把嘴一撇去啃水果。残羹剩饭,当然还得妈妈下一顿应付。郭伊然就在心里怪自己不孝,她下决心以后要对妈妈好,哪怕饭菜不对自己胃口,也要面带微笑,满含感激地吃下去,这至少是对妈妈辛苦劳动的尊重。

可眼下问题,她得先把宋浩天的肚子给整服帖,这才是一个良家小女人,应树立起来的美德形象。但是,这杀人的菜价,郭伊然恨得咬牙。

就这样转来转去,郭伊然就转出了一股豪迈。不就一顿美味,能破费到哪里去。想起曾经在网上看到的一道法式牛排浓汤,郭伊然精神一震,她今天要给宋浩天来个意外惊喜,权当给他辛苦赚钱的奖赏。

5

宋浩天的公司,离他们居住的小区还有一大段儿距离。他的午饭,因此也就在公司解决。

郭伊然一个人懒得去做,也就随便吃了一碗泡面了事。上网重新找到那个道法式牛排浓汤的帖子,郭伊然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精心准备好晚饭,郭伊然看看时间还早,感觉闲得无聊,就趴在新房的阳台上,一边欣赏窗前,那颗枝叶繁茂的大榕树,一边等待宋浩天下班。可是,一直等到太阳西沉,路灯放亮,脖子发酸,郭伊然才等到宋浩天风尘仆仆的回来。

宋浩天一进屋,就看到餐桌上漂漂亮亮地摆放着牛排,清蒸芋头,还有一大碗五颜六色的汤。宋浩天高兴地尝尝牛排,嗯,味道儿不错,很是西洋。再尝尝清蒸芋头,有股儿乡土的新鲜。他正想夸奖郭伊然怎么突然厨艺进展,却发觉汤的味道不怎么对劲儿。宋浩天只喝了一小口,就起迅速身跑到洗手间,哇地一下,吐了。然后,他问:“伊然,这汤,你到底怎么做的?

郭伊然斜眼看看宋浩天,一脸无辜。她说:“这个法式牛腩浓汤,是我刚在网上学的。因洋酒太贵,我不舍得买,就在楼下超市买了蒙古口杯来充当。没想到,口感就这样了。”宋浩天一听,差点笑死。笑过之后,宋浩天说什么也不啃,再喝一口这伪造的牛腩法式汤。

郭伊然看宋浩天不喝,感觉倒掉实在可惜,就赌气自己去喝。可是,那么老大一碗,味道确实不怎么地,郭伊然喝着喝着就来了气。心想,不就是味道儿不怎么好,营养成分总还是有的吧?德行,喝点汤真能把他喝死?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两个人一起,就应该处处理解和尊重,还应该感激和包容。他这样算什么?完全就大男子主义,完全就是对自己的无视。

偏偏宋浩天忙碌了一整天,根本没有觉察出郭伊然的这些细密的心思。看伊然喝得一脸痛苦不堪,宋浩天说:“不好喝你就别勉强啊,倒掉得了。”说着,关切地伸手过来,想拿掉伊然手里盛汤的汤勺。

郭伊然正暗自恼火,一反手打在了宋浩天伸过来的手上,她说:“倒掉?说的轻巧,你以为这都天上掉下来的现成?这都是掏钱买来的知道不,都是钱啊。扣掉房贷,你算算这个月还有几个钱?没有钱,还瞎讲究摆谱儿。”

宋浩天本来好心好意,不想莫名其妙地换来一巴掌,以及无端地抢白,心里自然不爽,就顺口说:“整天钱钱钱的,你能不能说点别的?谁讲究摆谱儿?没有钱你还买什么牛排?不就一碗汤,味道不好我也没说什么对吧,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神经?”

郭伊然委屈:“好啊浩天,你个狼心狗肺。我好心想给你个惊喜,你不领情,反倒说我神经。”说着,她把碗筷一推,赌气回了卧房。本来一顿欢欢喜喜的惊喜大餐,就这样被一碗汤给搅局。

宋浩天一个人闷头吃过饭,就窝在沙发里打开电视。郭伊然以为宋浩天会来哄哄自己,至少说句软话儿神马的,也算是对自己辛苦劳动的肯定和鼓励。可等了老半天,却发现他只当自己空气,竟没事人一样地自个看起了电视。郭伊然狠得咬牙,她几步冲进客厅,一把夺过了宋浩天手里的遥控器,狠狠地拿眼睛瞪他。

宋浩天一看郭伊然那架势,整个一枚一触即发的炸弹。不想自找麻烦,宋浩天知趣地去洗手间洗漱睡觉,留下郭伊然一个人,握着遥控器发呆。

那夜,宋浩天和郭伊然背对背睡在新婚的大床上,谁也懒得理谁,床头是贴着的烫金大红喜字。

6

宋浩天从洗手间出来,正要回办公室收拾东西下班走人,却在门口被吴总吴淼淼拦住。

她一改平日的傲气,神情凄然地用一双妩媚的眼睛盯住宋浩天:“新项目的方案你感觉怎样?”

宋浩天说:“感觉蛮不错,很有钱途。”

吴总勉强笑笑:“7点半到艳阳天饭店368房间等我,我有事儿,想请你帮忙。”

宋浩天纳闷,本想和她开玩笑说有什么吴总你尽管吩咐,还什么请不请的。但看看她的脸色不对,就知趣地郑重点头。

宋浩天之所以私下敢和吴总玩笑,是他和吴总吴淼淼在公司的关系非同一般。同样公司的骨干精英,同样的将近三十而立,论学历吴淼淼本科,宋浩天硕士。

吴淼淼之所以年级轻轻就爬上了总经理的位置,而宋浩天却只混了个策划总监,是因为吴淼淼和风华正茂的董事长王博有那么一腿。为此,公司里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暗暗为宋浩天不值。

这个说:“傲什么傲,也不看看自己是怎么上去的。靠身体往上爬,有什么好傲的。”

那个说:“可不,还指挥宋浩天?是能力比宋浩天强?还是文凭比宋浩天高?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能吃几两干饭,想想自己是凭什么爬到今天这个位子。真装。”

甚至有人看不惯吴淼淼,愤然不满:“她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就凭她的床上功夫?”传言归传言,也大都空口无凭,倒是大家一致感觉憋屈不值的宋浩天,真真正正地见识过,吴淼淼和董事长王博,那传言中的激情一幕。

说来也巧,有一次,宋浩天带郭伊然和朋友一起,喝酒吹牛到深夜一点。回家时,才猛然发现,钥匙忘在了公司办公室里。因饭局离公司不远,宋浩天就让郭伊然在公司门口等,自己去办公室取。

在路过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宋浩天透过玻璃窗子,正看到吴淼淼和董事长王博,紧紧地抱在一起。抱就抱吧,令人尴尬的是,吴淼淼那如痴如醉的脸,却正好对着窗子。这样一来,她的眼睛,就和宋浩天的眼睛,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吴淼淼是满眼的慌乱羞惭,宋浩天是满眼的惊慌尴尬。可他们那风华正茂的董事长王博,偏偏面朝室内,并不知道此刻正发生的一切。他实在是太投入了,还在扭动着健硕躯体,一边用他那长满胡茬的下巴,激情地蹭着吴淼淼白皙的脖子,一边忘情地把手深进吴淼淼的衣服里,在她的腰部游弋。

宋浩天只惊慌失措地呆愣了几秒钟,没敢去取钥匙,就赶忙做贼似的悄悄溜开。以致那天晚上回家敲门,被已经睡熟了的老妈狠一顿批,这么大人了还整天丢三落四忘记带钥匙。

次日上班,再看吴淼淼,宋浩天总感觉不敢正眼对视,就好像被人偷看到私密的,不是吴淼淼而是他自己。而吴淼淼的心里,也不比宋浩天好到哪去,更是在宋浩天面前羞愧难当,手足无措。

就这样僵持到下班,吴淼淼电话向宋浩天坦白:说自己也是稀里糊涂。有时候,人的情感很难把控。听到这话,宋浩天感觉有点释然。这女人倒挺坦白,没有忸怩作态地编些理由,顾左右而言他的企图瞒山过海,不由得对她另眼看待。

自此,两人心照不宣,竟私下由领导与部下关系,俨然变成了没有秘密的狐朋狗友。

宋浩天希望关于那晚尴尬的一幕,吴淼淼能对董事长王博闭口不提。省得节外生枝,让王博找借口炒他的鱿鱼,整没了他的饭碗。或者,凭空给他一双小鞋子穿。吴淼淼自然希望宋浩天可以对公司的上上下下,闭口不谈她和领导的激情表演,以保住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声名和清白,以及作为一个领导者的良好形象和威望。

宋浩天曾偷偷问郭伊然,你说吴淼淼到底和王博混个什么劲儿。

吴淼淼生于江南,虽然有着南方女人的妩媚和灵性,但她已经不再是青春萌动的小女生。她的青春花颜,正在一日日地消减。王博四十来岁,属于比较早的一批“海龟”,从澳大利亚留学归来,创办了这家博艺传媒营销公司。虽然男人四十一枝花,何况他海龟多金,可关键是他有妻有子。

郭伊然随口就是一句,还不是为了钱。

时间久了,宋浩天也曾私下里问过吴淼淼:王博有妻有子,你就打算把自己的青春,这样的耗费在他这儿?吴淼淼一脸茫然,不置可否。

宋浩天也不再追问,虽然他们已经狐朋狗友,可谁还没点不想告人的小心思,哪怕是朝夕相处的小夫小妻。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首发

(←快捷键)<<上一章目录 (快捷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热门关注:美女图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小说网|玄幻小说完本

同好作品推荐

欲望青春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350625
更新:08-11
[阅读]
魔术师谋杀
作者:
类别:悬疑出版
点击:137793
更新:09-06
[阅读]
薰衣草之恋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114758
更新:12-14
[阅读]
遇见你时,花满倾城
作者:
类别:当代小说
点击:70811
更新:01-20
[阅读]